第97章 大结局(第1/2页)

作品:《仙界里的科技帝国

        遥远深邃的宇宙星空中……

    一道暗光疾速划过!

    “测试小组第一组报告,空间曲率推进引擎正常。”

    “测试小组第二组报告,反物质引擎运转正常。”

    “测试小组第三组报告,电磁护罩能量下降百分之0.025,放射值正常,衰减比率正常。”

    “测试小组第四组……”

    暗光流动的流线型物体中,一名名年轻人在不徐不缓的忙碌着。一道道术语从他们口中发出。

    在这庞大物体中,有着一个硕大的空间,空间内是数十名充当高级助手的驾驶人员。

    他们盯着屏幕,将下面所有操作人员反馈回来的数据进行最后的处理。

    而在这数十人上方,有着一座高高在上的椅子。

    坐在椅子上的男子,是这艘庞大战舰的‘舰长’!是这标志‘科技帝国’迈入‘宇元大时代’第一艘星际型战舰的最高权利者!

    正是有了这艘能够超远距离作战的终极战舰,科技帝国总算拥有了纵横数百光年星域的能力,不再是从前只能在单个恒星系遨游的水平。

    这男子的权力是极高的,但相比他的另一个身份,在区区一艘战舰中担当舰长一职,又不算什么了。

    工作中不断有年轻人用自己崇拜的目标望向男子,对于那引领整个帝国的男人,没有人会小气自己的敬仰之意,正是这个男人的出现,让从前蒙昧无知的科技星人类,走出了贫瘠和低贱的状况,在无数修仙势力的围堵剿杀下,越战越强,越战越庞大,最终,令周遭恒星域的修仙势力,不敢再有任何的小看和敌视。

    “走出星域,既是本帝国的跃进,也是本帝国新的一个开始。”此话是男子在这艘‘科技号’宇宙战舰试航前所说的词语。

    人们很清楚他话语中的意思。

    在这个全被修仙文明包围的宇宙星空中,一个明显不同于所有文明方式的帝国想要发展,不引起摩擦是不可能的。

    而且科技帝国相对于真正强大的修仙文明,仍旧是弱小不堪的存在……

    可是论强者,本帝国……一点也不会输!

    所有年轻人望着坐在舰长位置的男子,他们眼中的狂热没有丝毫的减退!

    陆霖,一个让科技帝国上下民众无比崇敬的名字。一个让修仙势力闻之变色的名字!

    一个仅凭一人,将真正的文明传递到这庞大修仙文明中的强者!

    一个仅凭一人,生生抵抗无数强者碾压的终极战力!

    从前的代言官、后来的护卫军统帅,直至最后的科技帝国‘议会大议长’!他的身份一直在改变,唯一不变的,就是将先进文明传播到这个世界的决心。

    人们不知道如何形容这名无私的强者,哪怕成天挂在嘴边,哪怕报刊、影视,一次次将他形容成圣人,可仍旧无法表达其中的万一。

    没有他,帝国不会建立。没有他,不要说科技帝国现在的高度发达,或许帝国还处在连‘电’都没有的世界。

    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个状态啊……

    这些战舰中的年轻人,都无法想象自己生活在一个连电力都不存在的地方该怎么生存下去。

    “韦龙,没想到你也能来这艘战舰,按你的成绩,那些考核都过得了?不会是动用你爹的力量了吧?”

    数公里长的战舰中,有着数个休息区,此时一个休息区中的吧台前,两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正轻松的坐者。

    灯红酒绿,一名男子趁着酒意调侃起另一人来。

    “呵呵……”另一人并未生气,他只是淡淡笑了笑:“这种事情,你觉得可能吗?我爹虽然是大元帅,但在大议长面前耍手段,我估计他也没有那个胆量。”

    “那倒也是!不过我说你小子,据说前些日子追那位‘公主大人’,可是追得很急,在太岁头上动土,你就不怕大议长生气?”

    听对方说到此处,那年轻男子仿佛想到什么不好的回忆,咧嘴苦笑了一声:“别提这档子事了,说出来兄弟我面子都不知该丢哪去。来来来,喝酒!”

    “嘿嘿。”另一人却是飒然一笑:“你不说,我倒是听说个流言,据说某人啊,追求十六岁的小公主大人,居然被她煽动进行了一场全方位较量,没想到却大败而归,连一点反手之力都没有。这要换做是我啊,也不敢再出现在对方面前了。真真丢脸之极!”

    “好啊你小子!”年轻男子将口中喝着的美酒喷出,没想到他自认为的最大秘密,已经被这至交好友知道了:“我擦,你也不想想,人家虽然才十六岁,可她爹是谁?可是大议长他老人家啊!我输她还不是十分正常,好过连动手都不敢的那些人吧。”

    “那倒是。”另一人捧起通透的高脚杯,淡淡抿了一口。“陆超琴,在同年龄段怎么可能找到敌手……”

    与此同时,‘科技号’某个华丽的舱室内。

    唇角留有淡淡胡须,却仍旧显得年轻的男子,坐在办公桌前。

    他的面前堆满了需要他处理的文件。

    此人处理间,却是听得舱室某个房间内微微声息。

    轻叹口气,男子将桌上的文件收拾干净,然后望着那舱室淡淡道:“出来吧。”

    过不多久,只见一条犹犹豫豫的小腿,从本该摆放杂物的小房间中伸出。伴随这小腿的出现,小腿主人很快从其中步出,之前的犹豫转变为坦荡荡,颇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