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章:烟火(第1/2页)

作品:《痴傻毒妃不好惹

        穆清歌冷冷的凝视着凤月冥,那样的眼神让见过大世面的凤月冥都觉得心下微颤,他居然会恐惧一个女人的视线,这说出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吧,凤月冥原本是不想用这份方法的,但是为了确保一定成功所以他只能选择这个,“我知道这样做事委屈你了,但是我会补偿你的,我会给你至尊的位置,不会有任何女人超越你。”

    凤月冥说着说着,只觉得眼睛开始模糊不清,凤月冥猛地摇晃着自己的头,怎么会这样?他只觉得头重脚轻。

    “是不是觉得脑袋晕晕的,有些不舒服啊?”穆清歌站起来看着凤月冥摇摇晃晃的样子,凤月冥瞪大眼睛似乎要看清穆清歌,她挑起一笑道:“刚才趁你去关窗的时候,我已经将我们的酒换了一下。”她一眼便已经发现酒水里面下了迷幻药。

    “你......”凤月冥刚说一个你字再也扛不住直接坐在凳子上然后趴在桌子上晕过去了,迷幻药,昏迷小半个时辰之后便会复发。

    穆清歌端起酒杯饮尽杯中酒,看了眼桌子上面的凤月冥,勾起一丝不屑转身向外面走去,凤月冥还当自己傻吗?他费尽心思邀请自己而来,穆清歌自然不会以为只是游玩那么简单,但是决然想不到凤月冥会用如此卑鄙的手段,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穆清歌这边船舶尾端,就发现有人跟着自己,穆清歌皱了一下眉头,想也没想直接拿出银针往后面刺去,手臂被人扣住,只感觉一阵熟悉的气息向自己而来,穆清歌愣神之际已经被人抱了个满怀,“你怎么会在这里?”

    凤绝尘勾住穆清歌的腰间,“你以为我会放任由着你单独和他一起?”

    “你什么时候来的?”穆清歌问,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凤绝尘抱着穆清歌的手微微一紧,然后就将穆清歌给直接带了出去,“你换酒的时候。”看到她动作那么敏捷的换酒,凤绝尘在一旁真是哑然失笑,“没想到我的小狐狸倒是聪明的狠。”

    “是因为敌人太笨了,这才彰显了我的聪明才智。”穆清歌谦虚的说着,“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不是已经打算好了么?”

    “我可没有,我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事后我还没有想过怎么离开,早知道就应该让凌风跟着来的,这样说不定凌风带着我,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穆清歌略有所指的说着,只乃她的轻功根本就飞不到岸上,否则她还真是一嗖就飞出去了。

    凤绝尘听到穆清歌的话无奈的摇着头,单手抱着穆清歌飞身而起,脚踏水面向岸上飞过去,穆清歌双手环住凤绝尘的腰间,嘴角满足的弯起,直到岸上凤绝尘都没有停,而是一路往城门口飞去。

    穆清歌虽然不知道凤绝尘要将自己带往何处,但是她知道这个人是不会伤害自己。

    “怕吗?”凤绝尘侧头问着旁边的穆清歌。

    穆清歌看了眼下方,何止十尺之远啊,她双手一摊往后直接坐了下来,两只脚在城门之上游荡着,凤绝尘低头看着坐下来的人清眸之中带着一丝暖意,她果然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于是便也跟着坐了下来。

    “你这么大老远带着我来,总不会就这样让我们两个干秃秃的坐在城楼之上吧。”穆清歌问,不会这么不懂浪漫吧,虽然以前穆清歌觉得浪漫什么的都是浮云,如今真的谈了恋爱倒是不觉得了。

    “吹吹冷风也是不错的。”

    “......”穆清歌无语了。

    凤绝尘一直都不敢相信有一日自己的身边居然会出现这样一个女子,让他只想握着她的手再也不放开,凤绝尘正想着去拉穆清歌的手,却发现穆清歌的手已经径直的握住了他的手,凤绝尘侧头看着穆清歌直愣愣睁着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凤绝尘道:“丫头,女子要知道矜持一点。”

    穆清歌微微挑眉:“矜持?你确定?”

    凤绝尘温柔的凑过去亲了亲她的嘴角,“不确定。”

    算你识相,穆清歌嫣然一笑抱着凤绝尘的胳膊然后靠在凤绝尘的肩膀上,“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男人,从来不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现在我倒是知道了。”

    凤绝尘拂过她的黑发,“我怎么记得你曾经爱凤月冥爱的要死要活的。”

    “如果我告诉你,那不是我,你相不相信?”若是别人,穆清歌根本就不会想要澄清,现在她却非常认真的想要告诉凤绝尘。

    凤绝尘看着她漆黑却又如同星空一般皎洁的双眸,“我信。”

    穆清歌眉眼之间满是温柔的笑,然后凑过去在凤绝尘的双唇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分开之际两人凑得很近,几乎都可以闻到对方的呼吸声,凤绝尘伸手扣住穆清歌的后脑,两人正要有动作之际,天空之上就出现了烟花,响声惊动了原本沉醉的两个人。

    穆清歌瞪大眼睛看着天空消散又再次出现的烟火,犹记很多年前别的小朋友们玩烟花,她也偷偷跑出去玩,结果后来得到的便是爷爷的一顿皮鞭,那种被打的滋味历历在目,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再也没有看过烟火,纵然是看到别人玩,她也只是一撇,再也不敢带着欣赏的目光,这种习惯一直保留了很多年。

    “怎么?你不喜欢?”凤绝尘看着穆清歌脸色莫名的神色问。

    穆清歌回过神来,摇摇头道:“只是很多年都不曾看过一场烟火了。”多年前的一场让她触目惊心,难以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