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9章:发病(第1/2页)

作品:《痴傻毒妃不好惹

        凤绝尘伸手刮了一下穆清歌的鼻梁,笑了笑。

    “不要瞒着我。”穆清歌拉住凤绝尘的手,她不喜欢被人瞒着的感觉。

    凤绝尘叹了口气,“你所想的没错。”

    穆清歌眼中闪过诧异,竟然真的和凤皓轩有关系,“我想着他多年也算是云游天下了,肯定会结识很多江湖友人,但是没有想到他的北宗还有关系?”

    “北宗宗师最为得意的徒弟便是凤皓轩。”

    穆清歌的眼睛瞪的更大了,“我听说北宗收弟子非常严格,从来没有收过皇室中人为弟子更别说是北宗宗师了。”

    北宗宗师和华老一样对收徒非常严格,已经年迈却从未传出过收徒的消息,而且他的武功也已经到了神出鬼没的地步,所创紫砂掌更是独步天下,虽比不得卧月蚕功,但是攻击人却非常毒辣,天下不少人都畏惧不已,跟卧月蚕功是完全两种不同功法。

    “北宗宗师和杨家有些关系,而凤皓轩资质不错,北宗宗师便收了他,就连紫砂掌都传授给了他,足以证明北宗宗师对凤皓轩的重视。”

    如今想来,北宗能够为凤皓轩这样做,足以证明凤皓轩在北宗的地步已经到了无法撼动的地步,也说明了北宗宗师有心要将北宗交给凤皓轩,就如同华老将寒门交给凤绝尘一样。

    “寒门对上北宗谁胜谁负还不一定了。”而且穆清歌倒是觉得寒门会输的机率并不高,“北宗虽然也是人才济济,但是如今寒门有华铃和暗一撑着。”

    凤绝尘点点头,“寒门和北宗的事情并不需要太担心,如今铃儿也长大了,有暗一在旁边帮她,不会出太大的乱子。”

    穆清歌点头。

    XXXX

    耶律宛手中拿着一个小瓷瓶走到易水寒的营帐之中,易水寒正在看兵书听到声音抬头便看到耶律宛向自己走来,易水寒眉头微蹙,门口的守卫是怎么回事!?

    耶律宛已经知道易水寒在想什么了,当下说道:“外面的守卫不敢拦我,这是我们大戎最好的治疗药。”说着便大步走向易水寒,而后伸手抓住易水寒的手臂,要给他上药。

    易水寒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大戎公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我是大戎女子,你们南楚这些规矩根本束缚不了我。”耶律宛伸手去抓易水寒的手。

    易水寒站起来躲过耶律宛的手,“公主......你回去吧。”

    “易水寒。”耶律宛也跟着站起来,“不要一味的拒绝我,你不喜欢我,我可以等,但是不要连这样一个等待的机会都不给我。”她从小到大极少哭,可是知道他娶妻之后她却哭了,她不怕等待,因为她等得起,就算知道前途漫漫,她也不会放弃,但是他却这样一个机会都吝啬的不想要给她。

    “......”

    耶律宛垂眸微叹了口气而后将手中的药瓶放在桌子上,“......这药效果很好,你记得抹。”

    耶律宛说完直直的向着前面外面走去,世间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强求的,感情就当属第一,她无法强求。

    易水寒看着耶律宛离去的背影,而后回头看着桌子上拿瓶药,伸手拿过之后紧紧的握在手心。

    翌日。

    耶律宛一直站在营帐外面,一袭银白色的衣裙,乌黑的长发飞扬着,明明是很柔美的脸可偏生她的眼眸有着不逊男子的英气,让她看起来添加几分英气,白裙摆动,黑发飞扬,她的眸光却直直的望着一个方向。

    那个正在练兵的将军,易水寒。

    穆清歌走出营帐便看到一直站在那里的耶律宛,穆清歌缓缓走了过去。

    耶律宛侧头看着穆清歌说:“我不知道天底下有多少女子羡慕你,但是我真的很羡慕你,九王爷的眼中永远都只有你一个人。”

    穆清歌笑笑,她何尝不知道呢,可是又有几个人知道她曾经在接受这段感情的时候徘徊了多久呢,“大戎公主......”

    “不用那么见外,直接唤我名字便好。”

    穆清歌淡淡笑了一下,“你打算放弃了?”

    耶律宛低眸笑了下,“我会等,不知道会不会很漫长,但是我知道我会等。”

    人生匆匆,却又人一辈子都花在等待上面,一段感情最长的便是等待,几乎每个人都需要经历。

    耶律宛捂住心口咳嗽了好几下,穆清歌侧目看向她:“怎么了?”刚才便觉得她脸色不是很好。

    耶律宛摇摇头摆手:“没什么大碍,可能感染了点风寒。”她身体很好,很少生病,如今只是有些发热,可能是风寒。

    穆清歌看着耶律宛的神色沉思的蹙起眉头,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跳入脑海之中却一直抓不到到底是什么。

    凤绝尘和易水寒坐在主军营中,凤绝尘说:“已经收到从京都传来的旨意,让我们即刻启程回京。”

    易水寒点点头,这是他们意料之中的事情,皇上希望大戎归顺,但是却不希望大戎归顺王爷。

    “大戎那边已经派人过来了,大戎王将会和我们一起回京。”易水寒说。

    “嗯。”

    穆清歌走进来,“看起来你们已经决定什么时候回京了?”

    易水寒站起来唤了声:“九王妃。”然后准备退下。

    穆清歌却在这个时候说道:“易将军,莫要等到失去了之后才知道珍惜,错过了,便是终身的遗憾,到时候心伤的不只是你,还有一个流着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