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0章 263龙真覆灭的局,疯子(第1/6页)

作品:《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263

    “让老子尝一个又怎么样?”捧着手,纳兰清皱着眉,满眼的抗议。

    而龙泽那美丽魔魅的双眸静静的扫了她一眼,“去洗手!还有,再让我听你自称‘老子’的……后果,你自己明白!”

    纳兰清讪讪的收回了手,乖乖的走到一边去洗手。

    楚容珍也走了过来,拿肩撞了撞她,“以前就有一种感觉了,你很怕父皇?”

    “切,谁怕他了?”纳兰清横了龙泽一眼,她下意识的反驳,不过想到以前的事情她又难得沉默了下来,淡淡道:“也不是说怕,你不知道,你肆意自在习惯了,头上突然有一天压着一座恐怖的魔神,你说这滋味怎么样?”

    楚容珍微愣:“……”

    “你怕非墨吗?”突然,纳兰清转移了一个话题。

    楚容珍想了一下,“倒也不是的怕,就是不想跟他吵,而且他常常会迁就我,所以没有多少的感觉……不过跟非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差点小命都丢了,可以说是不太美好的初遇……”

    纳兰清拿着手帕擦了擦手,“你不知道,龙泽年轻的时候脾气太差劲了,那简直就是顺者昌逆者亡,老子跟他斗就没有讨过什么好处,次次被压着打!”

    “真的假的,你都斗不赢他?”楚容珍瞪大了双眼,她的眼中满是好奇。

    “怎么说呢,龙泽别看他平时不说多话,他的脑子贼着呢,年少之时跟他不知道斗了多少次,没一次赢过他,反而被吃得死死的……特别是这货想起以前的事情之后简直就是像是开挂了,而我却是到了好几年之后才跟他一样想起以前的一切,你说我能斗得过他吗?”想起以前的事情,纳兰清的眼中划过淡淡的甜蜜,还有着怀念。

    “真看不出来,我知道他是不爱吃话平时也不怎么笑,再加上关于他的传言太少,所以一直以前父皇很难相处……”

    “你别怪他,他确实难相处,不然以前也不会出现那种暴君之名!”话虽这么说的着,可是纳兰清的眼中没有任何的不满,而是满满的爱恋。

    目光,对上了龙泽射过来的锐利目光,幽幽盯着她:“还愣着干嘛,过来啊~!”

    “噢!”

    席间,楚容珍一直在打量着龙泽,龙泽与非墨很像,长得格外的俊美,比非墨那清锐的美之中多了几分魔魅,是一种带着女性格阴柔的美丽。

    她有些不明白,他所知道的龙帝传言是,他年少是有名的神子,心善,仁爱,常救百姓于疾苦之中……虽说是宫女所生的无权皇子,后来却因为这善良的心而成为了百姓心中最有威望之人。

    不过后来,皇位之争,龙泽是最不被看好的皇子,他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强大的靠山,是所有皇子之中最为弱势的存在。

    可是皇位之中,纳兰清扶持年少龙泽打的败了纳兰凌所扶持的皇子,最终登上了大统之位。

    那次的皇位之争听说极为的血腥,而当时还是丞相的纳兰清也是在皇位之争中一万敌军人头山做为贺礼,将龙泽迎上了皇位。

    不过在迎上皇位后不久之后,龙泽的性格大变,宫中也传出他独留身为男子的纳兰清于皇宫之中过夜,而纳兰清不从,这闹得十分僵硬……之后,龙泽为了纳兰清不惜所有的一切,屠尽秀女只为了不准有女子嫁他,屠尽了所有人说闲话的朝臣,民间有任何时敢议论说纳兰清是男宠等闲言闲语的声音都会被他强势的一一血洗……

    好好的一个仁君在登基之后性格大变,成为了人人惧怕的妖魔。

    也是在那个时候,纳兰清与纳兰凌之争,纳兰清身死。

    从此龙泽性格变得极为的暴唳,好几年,皇宫之中没有一日不见血,没有一日华国不是一片血海的……后来龙泽娶了一个位平民女子为后,从此独宠一人,直到现在……

    楚容珍有些好奇怪的看着龙泽现在的模样,虽然难相处,可是他并不像传说中那般血腥残暴,反而不怎么理世间的事情,哪怕现在是全面战争开启,他也没有再沾血腥的打算。

    非墨不满楚容珍这么打量龙泽,立马走了过来,伸手拉着她,“吃饭!”

    “噢!”楚容珍回过刘来,她点了点头,低下头吃着碗里的饺子,同时有些好奇。

    又忍不住的看了龙泽几眼。

    龙泽伸手夹了些菜给了纳兰清,********妖娆的双眸轻轻一抬,无意露出什么杀意,可是他眼底那如血海魔魅的眼底深处,那淡淡的光泽,让她免不得有一些儿心惊。

    龙泽一手拿着碗,就这么没有任何情绪的看了她一眼,声音冷漠:“想问什么?”

    楚容珍一惊,好像做错了事情一般连忙回过神来,以前都没有认真的一起交谈过,现在的她才发现,她有些畏惧龙泽。

    一种说不出来的头皮发麻的感觉,好像背上有冷血生物在游走一般。

    纳兰清瞪了龙泽一眼,“珍儿又不是外人,你就不能露出一个笑脸?”

    “你确定?”龙泽十分认真的看着他,泛着琉璃的双眸浮现了一抹认真。

    纳兰清好像想到了什么猛得打了一个寒颤,摇头:“算了算了!”

    目光,看向了楚容珍有些忌惮的模样,纳兰清夹着菜放到了他的碗里,“放心,你父皇就是脑子有些问题无法好好的处理自己的情绪,对你可是极为喜爱的,要知道你可是他的第一个儿媳妇……所以想问的想说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