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番外篇之命中注定5

作品:《错娶毒妃,王爷认栽吧

    神拭仍旧淡漠地扫来视线,淡淡道:“神隐者娶妻,何时需要通知天下人。”

  辗迟眴咬牙,确实是如此,神隐者是独立的,就算是上夷国的人在娶妻时也不可能通知你国师或者皇帝。

  也就是说,你上夷国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些私事。

  在神隐者看来,这就是私事,在天下人看来,这是天下事。

  神隐者是可以娶妻的,命中注定的妻。

  他们一出生,就注定了某些东西,比如妻子。

  更确切的说是情劫,但情劫有大有小。秦玥是神拭的劫,而神拭赋予情。

  两人若有缘有份,便可为夫妻。

  若有缘无份,结局可想而知。

  就像神策与容天音的结局,便是有缘无份。

  “可是当时神隐者也说过,并不识得此女。”君武冷冷地加了一句。

  “对爱人的保护需要,各位又何必追究过甚。”神拭抛下一句,转身去拉住秦玥温凉的玉手,朝大门走出去。

  围着他们的人下意识的让开一条道供他们离开,辗迟眴和君武的脸色极是难看。

  前者是想要活捉秦玥,后者是想要拥有秦玥。

  剧情突然一变,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实在让他们措手不及。

  身后辗迟眴正要下令,唇刚蠕动,前面传来神拭清冷警告的声音:“在下并不介意在此树立一些必要的虚名。”

  刚铡继位的神隐者,可惹不得。否则,他不介意拿上夷国开个刀。

  在很久以前,并不是没有过天下纷乱的时期,那个时候不过是因神隐者的一句话。

  现在神拭,也是在警告他们,他会滥用私权保护秦玥的安危,也不介意一怒为红颜引天下大乱。

  辗迟眴和君武的脸色铁青了。

  他这是直接警告他们不要对秦玥起别的心思,因为,那是神隐者的妻子。

  很顺利的走出上夷国皇宫是秦玥没想过的,被神拭带离过程中,她都处于懵的状态。

  直到神拭松开她的手,才恍惚的想起神拭在宫里都说了些什么。

  月夜下,两人迎着寒风对视。

  四下无人,寂静得连鸟虫叫声都没有。

  静,死一样的静。

  “你……”

  “贤弟为逃避追击,扮作女装,为兄此策也是因救贤弟,方才的话还请贤弟莫要放心上。”神拭声音沙哑,说出了违心的话。

  一双冰紫色的眼眸正深深凝视着秦玥,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不愿再从她的身上移开目光。

  秦玥低叹一声,伸手揭下人皮面具,露出了真容。

  神拭淡紫色刹时变成深紫,直勾勾地凝视女装的秦玥。

  果然是他的贤弟……

  女装的秦玥何其的让人惊艳,这样的秦玥让人忍不住深陷,神拭感受到自己的心不受控制的狂跳着,那晶莹如玉的脸泛着淡淡的圣洁光晕,真想一口咬下去尝尝那味道。

  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张了张唇,神拭发现自己竟发不出声音!

  秦玥哧声一笑,那笑意里全是无奈,“大哥现在还认为秦玥是男儿身?”

  在被他拉出来的那刻,秦玥就想过了,就算真面目露在神拭面前她也只能认了,迟早有一天会知道,不如趁着这样的机会告诉他实情。

  “贤弟?”神拭瞪大了双目。

  “还叫贤弟?”秦玥一张脸似笑非笑的,心中却是紧张,不知神拭心中所想。

  神拭仍旧死死盯着她,眼中全是不可置信的震惊,曾经想过很多种的可能,就是没有想过秦玥是女子的可能。一下子砸得神拭眩晕不已,在知道着女装的秦玥时,他只想到秦玥是男扮女装掩人耳目,自己的贤弟突然摇身一变就成了女儿身,换作是谁都会被砸得七晕八素。

  更遑论对秦玥本就有爱慕之心的神拭了,他对秦玥的情早已生根发芽,本就以为两人同为男子失了常伦,心中正是挣扎万分,当日表明心意后就匆匆转身离去,无脸见秦玥。

  然,此时的秦玥变作女儿身,就如同一个人饿了数月,一块馅饼砸到头顶的感觉。

  “大哥?”

  久久不见神拭回神,秦玥往他面前摆了摆手,心中更是忐忑。

  “贤弟……”声音沙哑得几乎听不见,神拭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大哥,你若是不喜欢……我可以……”可以如何?她也不知道。

  和神拭相处,她整个人都是轻松的,当时神拭说爱慕自己时,她心中是喜悦的。

  可未等她说明自己的性别时,对方就一溜烟的跑了。

  后来又想着神拭在男女之间的选择时,又突然遇上了,她一时未出口解释,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如今见他此种呆滞的表情,秦玥心中更是打鼓,只怕是弄巧成拙了。

  明亮的双目黯淡了下去,“我知道大哥难以接受,我能理解……”神拭果真有断袖之癖。

  神拭见她转身欲要离去,立即回了神,听到她后一句话有些哭笑不得,清哑的声音吐出震惊过后的话,“谁说我有断袖之癖的。”

  秦玥倏地回身,一双黯淡的眼眸又亮了起来,“大哥你愿意接受身为女子的我?”

  低头看着她满脸忐忑和小心翼翼,眼中光辉如月刹是惑人,神拭心头猛地跳动得厉害,心中一阵弱软,抬手覆在她的头上,温声道:“大哥怎会介意。”

  “当真!”秦玥反手握住他的手,神情彼为激动,“大哥不怪玥儿隐瞒?”

  神拭怔住,神秘的紫眸正凝视着她的动作,心中突然激起一圈涟漪。想到秦玥也是对他在意的,如若不然也不会在他面前露出如此神色。

  那个张扬自信的贤弟对他露出这样的神情,她心中……是有他的吧。

  神拭有些不确定,看到秦玥如此模样,心中想怪也怪不起来了。

  “怎会,高兴还来不及,怎会怪你。你也不是有意相瞒,行走在外……男儿身确实安全些的,”神拭在替她说话。

  秦玥心中高兴不已,就知道大哥对她最好了!

  “以前娘亲喜欢将玥儿打扮成这般模样,长大后便习惯了这些,一时改不过来。未能与大哥说明,是玥儿的错,大哥就原谅玥儿这次。”

  虽然神拭没有说怪她的意思,却知道他心中是有不舒服的,解释了自己为何着男装的原因。

  她本身确实是喜欢着男装,久而久之就改不过来了。

  “嗯!”

  “大哥莫要生气,以后玥儿不再瞒大哥任何事了,可好!”秦玥揽过神拭的胳膊,带着撒娇的味道。

  神拭心头狠狠地一跳,从未见过如此的秦玥,一时间呆住了。

  “大哥?”

  “你……男女有别……贤弟还是……”习惯性的出口,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叫她。

  “我与大哥早已睡在同一榻上,如此还分什么男女?大哥往后唤我一声玥儿,娘亲和爹爹都是这么唤我的!”秦玥见他紧张的样子,不禁觉得可爱,笑眯眯地逗着他!

  经秦玥这么提醒,神拭绷紧的脸孔倏地通红!

  当时与秦玥睡在同一张榻上时,他并没有那种想法,后来生了情也不敢多加靠近。

  现在被提起,还是不免有些心颤。

  “贤……玥儿。”

  “大哥!”秦玥勾了勾唇,笑得十分愉悦!

  “你……”

  “大哥觉得玥儿是随便与人同睡一榻的人?”秦玥自然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正色着道。

  “我并非那个意思,”神拭连忙解释,慌乱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冷漠的神隐者。

  秦玥嘴角的笑意加深,“就算身为男儿身,若不想与人同榻,谁能强求得了我?”

  她可不是那种吃亏的人,因为这个人是神拭。

  “玥儿……”

  神拭低首,清哑的声音有些颤意,直直盯视着秦玥。紫瞳中涌出浓浓的情素,直要将秦玥的空缺填满了。

  “大哥,”秦玥迎上如同漩涡的紫瞳,伸手去轻拉着他的衣袖,身形往前倾了倾,“缘份是注定的,在玥儿与大哥相遇的那一刻开始,我们的缘份早就定下了。在那之前我是不相信的,可是因为是大哥你,我总觉得我们之间本就是注定的。大哥可是算不出玥儿的未来与过去?当初策叔叔与娘亲是有缘无份,如今的我们虽没有轰轰烈烈的相遇,更没有震憾彼此的经历,但是在往后,我想与大哥一块经历这些……大哥可愿意!”

  盯着她一张一合嫣红的唇,神拭更加无措,心脏怦怦剧烈跳动着,以至于两耳都赤红发烫。

  那番话,秦玥是在向他表明了爱意?

  神拭似乎不可置信,那些以为只能存在梦里的东西突然变成了现实,他完全无法反应了。

  “大哥可愿意?”

  听不到他的回应,秦玥扯上的胸襟,仰着白皙的脖子,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正直直盯着他。神拭就像是被点了穴位,毫无动作,连神色都未变过。

  就像是没有听到秦玥的那番话般。

  秦玥的眼神渐渐黯淡下去,醒过神来的神拭捕捉到秦玥暗淡的眼眸,心口震了一下彻底的回神。

  在秦玥松手要撤出去时,倏地将其紧紧抱住。

  喉咙似卡住了,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全身的血液像是新注入似的,不断的翻滚着。

  “愿意,大哥当然愿意。玥儿这一生可就没有后悔的可能了,我并非师傅,选择了就不会后退。玥儿以后若想退,我也不肯相让了。”霸道又温柔的清哑声音低低地从耳边传来,两臂用力的将她抱紧,想要将其镶入肉里的感觉。

  秦玥被抱得窒息,嘴角却泛起笑容,那是无法表达出来的笑!

  “大哥!”

  “玥儿。”

  “大哥……”

  “你没有退路了,玥儿。”松开她,低下早已变成深色的紫瞳,用力的凝视着她。

  秦玥失笑,“玥儿早已做好了准备,只是在做神隐者的妻子前,神隐者可能要与玥儿回家见见公婆才行!”

  神拭愣愕片刻,转而微笑。

  伸手覆住她的后脑勺,声音更是温柔,“好!”

  也许有些东西来得太快,可在彼此都有缘份与好感时,他们顺其自然,遵行命中注定!

  秦玥知道神拭对自己的好,而神拭知道自己早已喜爱上这个人,在不经意间,就这么喜欢上了!

  在未来的日子,他们可以过得轰轰烈烈,也可能会是细水长流。

  神隐者,并不孤独。

  神拭身边有一个秦玥相伴行走,未来的日子他会无比的期待。

  两人携手同行,或许不能天荒地老,却相信他们可以与子偕老!

  关于他们的传说,才刚刚开始!

  上夷国后方某处高城上,离此处并不远,一双眼目正沉静地望着相携远去的两人。极到两人相去如一点时,这双可吸人灵魂的黑瞳才慢慢往另一个方向去,眼中倒映出来的情绪极为复杂。

  一道丽影如风而至,立在她身后,“公子。”

  简单束装的月白衣人将负在身后的手放下,抬眸颔首。

  “玥儿跟着他怕是有诸多危难,公子为何不阻止?”立在身边的丽影忍不住开口。

  “神隐者的路艰苦,他们一生多数时候都在孤独中度过。”话落,眼中黯然神伤。

  身边的人再也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眼前人,她明白公子的意思的。

  也许秦玥可以让神拭走上孤独那条路,不用继续神策冰冷的生活。

  神隐者可以过正常人该有的生活,秦玥是一个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