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酒醉激情(第1/2页)

作品:《墓地封印

        时间一晃过去了三天,李冰等一行人也不禁有些按捺不住,没见到王百万那小别墅有什么异样,更没见到有其他人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

    施丽娅也在悄悄发生着改变,举止言行不见了一些轻佻,却依旧保持着那风骚入骨的迷人成熟风韵。倒是赵婉儿,时不时地接到母亲张丽丽和夫婚夫王立平打来问候她的电话,仍是显得不大耐烦,前段时间的紧张,在这几天突然松驰平静下来后,却莫名地多了一此焦躁不安的情绪。

    对面王百万的小别墅里那五个大学生,经常结伴或单独前来串门,大家一下子互相熟悉了起来。

    李冰一行也看出了苗头,那个罗莉般的女大学生陈倩,在四个男大学生中相当受欢迎,除了看上去敦厚老实的余帆外,其他三人似乎都在暗中追着陈倩。

    活泼开朗的陈倩,也渐渐地表露出她开始和王凯亲近起来了。从双方的来往中,李冰他们也知道了一些情况。这个陈倩,家境颇为不错,人也长得漂亮,在原来的学校里就是有名的系花,而与她同一学校的余帆,是农家子弟,家境较差,平时相对沉默,但有强烈的上进心,是陈倩学校里的学生会主席。王凯则长得极是帅气,来自另一所并不知名的大学,在学校里是众多女生追捧的对象。另一个王杰,年龄偏大,已经工作过两年,后来考上了研究生,已经读了三年,也将在明年夏天取得硕士学位。最令人注意的则是那个个子最高的孙阳,全身名牌,虽然头脑简单,有时言行也颇让人觉得搞笑,但他却是一个典型的拼爹族,他爸爸是当地的一个副县长。

    李冰他们发现,老实肯干的余帆,在那五个大学生中,人缘最好,几乎承包了他们五个大学生的生活起居,也不禁对他着实生出了好感。

    陈倩经常喜欢和施丽娅还有赵婉儿谈论起那四个男大学生,言辞之中,充溢了对王凯的喜爱之情。经常见到王凯和陈倩成双成对地在小山村的各个僻静处亲密地聊着什么,而那个个子高高的孙阳,则经常嫉妒地在远处冷眼看着他们。

    这天晚上,那四个男大学生又到李冰他们那儿一起喝酒,陈倩则独自在她的房间内看着书。

    酒喝得差不多时,大家兴致颇高,还都不想散去,余帆提议玩纸牌斗地主。一听到众人想玩纸牌,不会玩的孙阳立即满脸沮丧,很扫兴地和大家告别,他想着还是回卧室,却看看他那笔记本上快把硬盘空间爆了的AV。

    孙阳醉醺醺地回到小别墅中,来到了自己房间。他醉眼朦胧地打开笔记本电脑,随意点击了一部AV,不一会就看得血脉贲张。

    门轻轻地敲了几下,没等他作出任何反应,一个让他魂牵梦萦的身影出现在了孙阳面前。

    孙阳醉眼朦胧地盯着眼前的陈倩,完全不同平日,今夜惊艳打扮的陈倩一时之间让孙阳看得竟然忘记了关掉AV,淫靡的肉体撞击之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平时喜欢扎成马尾辫的陈倩,似乎是刚梳洗完毕,让一头乌黑顺滑的长发,很自然地披散着,发出一股淡淡的幽香。尤其是平时素面朝天的陈倩,今夜居然化了个淡妆,更显得妖娆妩媚,一件洁白的蕾丝连衣睡裙,把玲珑的曲线勾勒得若隐若现,更让孙阳窒息的是,穿着一双白色绣花拖鞋的陈倩,竟然还穿着一双淡紫色的吊带袜。

    陈倩妩媚地一笑:“孙阳,是不是酒喝多了口渴?我给你冲杯开水喝了吧。”

    孙阳恍如置身于梦中,他做梦也没想到,似乎已和王凯进入热恋状态的陈倩,今夜竟然会打扮得如此性感诱人地出现在他的房间中,而且又如此媚眼如水地看着自己。

    陈倩转身给孙阳倒了杯热水,趁孙阳不注意,偷偷拿出一粒小小的蓝色药丸放入了茶杯中。不一会,那药丸就融化在了开水中,陈倩又冲了点凉水,对着杯中吹了几口气,端到了孙阳面前。

    在美人面前,一贯粗鲁的孙阳,也不禁局促起来,呼吸也变得粗重,尽力克制住自己激动,很有礼貌地说了声谢谢,便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孙阳不禁煞起了眉问道:“倩倩,这茶怎么有点苦?”

    陈倩故作惊讶道:“不会吧?是不是你酒喝多了,嘴里发苦?”她抢下孙阳的茶杯,端在自己手里看了一会,很直走向卫生间,拧开水笼头,把那杯子冲刷了几遍。

    当陈倩回到孙阳的房间时,她看到孙阳双眼喷血似地紧紧盯着笔记本屏幕上那激烈的男女赤身裸体激情的画面,双手也在不自觉地自慰着,陈倩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阳阳,你在看什么?”陈倩温柔地附耳在孙阳耳边说道,把孙阳笑了一大跳,然后尴尬地低下了头,两只手也不知所措。

    孙阳敏感地感觉到,陈倩那饱满圆润的胸部正在他的背上有意无意地轻轻摩挲着,孙阳再也控制不住,转身抱住了陈倩,疯狂地吻着陈倩。

    陈倩也配合地倒在了床上,用那穿着淡紫色吊带袜的修长的双腿紧紧地勾在孙阳的腰间。

    孙阳有些近乎疯狂地揉搓着陈倩的胸部,来不及褪下陈倩的连衣裙,用力把她的裙子掀到腰部,他竟然看到连衣裙下,陈倩竟然没有穿内裤,把孙阳刺激得瞬间失去了任何思维。

    房间内传来激烈的踹气声和肉体不断撞击的声音,床上的两个人不断地翻滚,把原本洁白的床单弄得皱巴巴的,潮湿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