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独孤剑圣(二更求订)(第1/2页)

作品:《无限穿梭者

        PS:感谢宇智波.君马吕.我爱罗、荒漠‰孤狼大大投出的月票,不过月票和订阅一样好可怜,呼唤订阅啊~

    将李逍遥他们送上天空之后,萧晨便揽着赵灵儿的腰肢,缓步而行,让人错愕的是,他竟然就这么一步步的走上了天空,而且每一步都有数十丈的距离,最主要的是,他那看似闲庭信步般的慢动作,竟然在眨眼之间已经赶上了他们。

    四个蜀山弟子面面相觑,这次他们可以确定,那是真的遇到高人了,而且这高人还不是一般的高,说不得整个蜀山剑派里面,唯一能够掠其锋芒的,也只有掌门人独孤剑圣了。

    虽然他们四个都是修道者,但对于强者的崇拜还是有的,这是一种本能,强者为尊不管在什么世界,那都是一个铁一般的至理。

    “刚才对前辈多有冒犯,还望前辈多多见谅!”为首的蜀山弟子转过身朝着萧晨拱手一礼,略显恭敬。

    萧晨摆摆手,朗声一笑:“无妨,在这天空纵然可以远眺四方,但我还是喜欢脚踏实地,我们还是赶快回蜀山才是正途,一路上就有劳各位了!”

    “不敢当!”四个蜀山弟子齐齐一怔,连忙摆手说了一句,便转身驾驭着长剑朝着来时的路飞速而去。

    后面窝在萧晨怀里的赵灵儿不断的看着四周的景色,双眼都已经眯成了月牙儿,小嘴儿微挑,心情格外的好。

    突然,她的双眼一转,看着云雾平台上面站着的李逍遥,道:“小屁孩儿,现在知道你师父的厉害了吧?哼哼,还想叛投师门,现在赶紧的,省的以后你没有后悔的事情,那该是人生多么大的遗憾啊!”

    噗哧~林月如和彩衣齐齐笑了出来,刘晋元也是一脸轻笑的看着李逍遥,而李逍遥就惨了,他刚才正趴在云团上好奇的看着下面,毕竟是第一次飞天嘛,以前虽然经常在梦里梦到自己如何如何,可这实打实的来,还是头一次,紧张的不行,生怕等会儿会掉下去。

    现在赵灵儿的一句话差点儿将他给吓得自己跳下去,微微不满的回头看了一眼赵灵儿,不过当他看到萧晨的时候,不满立刻化作了委屈,一脸的幽怨。

    萧晨好笑的看着两个人,虽然因为他的出现,赵灵儿和李逍遥两个人之间的姻缘断了,可两个人之间的缘分却并没有断掉,现在看来,两人颇有一种藕断丝连般的欢喜冤家,当然,萧晨不会因为这些去计较什么,毕竟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来,赵灵儿现在一颗心已经完全被他占据。

    “阿七,看好你师父,等会儿他掉下去的话,我可是会找你算账的!”萧晨笑着对刘晋元说了一句,便带着赵灵儿陡然加速,蹿到了云雾平台的前面,一股若有若无的神念驱使着云雾平台跟着他们前行。

    刘晋元嘴角一抽,道:“李公子师父,弟子拜托您,能不能往中间来一点?”

    此话一出,几个人再次轰然大笑,因为刘晋元的潜台词就是:李逍遥啊,你赶紧来中间老实点吧,我可是比你还害怕啊!

    李逍遥不满的瞪了刘晋元一眼,不过看了看前面的萧晨和赵灵儿,再看看下面的高度,嗯,在确认了自己摔下去肯定能够被摔成肉饼之后,他还是果断的……用屁股一点点的挪到了云团的中间,就这么盘坐在那里,闭上了双眼,这叫眼不见,心不想。

    林月如顿时感觉丢脸,一脚踹在了李逍遥的屁股上,嘟着嘴道:“你太不争气了,这么大的地方,你竟然连站都不敢站了,呼呼~气死我了!”

    李逍遥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嗯,继续闭眼,好吧,这孩子现在连说话的勇气都消失了,耳边那忽忽而过的风声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像是一片落叶,下一刻就会被吹到地上,想起被摔成肉泥的情形,他自己先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彩衣好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很是幸福,有了可以依托终身的人,也有了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虽然她的话不多,可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林月如他们的真情实意,这样的生活,她幻想了数百年,现在总算的有了实现的前兆。

    御剑飞行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虽然和萧晨的速度没得比,但也要比现实世界中坐飞机来的快多了。

    从半山腰到蜀山广场,中间足足有数万米的距离,一行人仅仅只花费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落地。

    重新回到地面之后,云雾平台直接消失,重新化作了片片云朵,消散在了广场上面,而李逍遥感觉到地面的坚实,唰的一下站了起来,看着几个人道:“怎么样?阿七,刚才师父有没有一种得道高人的感觉?”

    噗哧~这下就连前面站着的四个蜀山弟子都忍不住笑喷了,拜托,刚才你那是什么情况哪个人不知道啊?

    林月如一捂脸,羞红着脸跑到萧晨的面前,道:“师父,我要退婚,我要休了他,呜呜~太丢人了!”

    萧晨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们,随后才朝着四个蜀山弟子点头示意,为首的弟子跟旁边的三个师弟交代了一下,便独自一个人朝着正前方的大殿走去。

    李逍遥不满的看了一眼众人,怎么了?自己刚才很糗么?那是故意做出来逗你们开心的好不好?不过,仅仅片刻之后,他自己便先叹了口气,好吧,刚才确实是差点被吓尿了,但谁让咱是第一次飞天呢?心中紧张不行么?

    在内心为自己辩解了一会儿之后,他的心情好了起来,笑嘻嘻的跑到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