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贱人(第1/1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辛辣的酒水照着我的脸就泼下来,辣的我睁不开眼睛,眼泪“刷”地滚落下来。

        他手劲很大,我根本闭不上嘴,任由酒水往嗓子里灌,想吐都吐不出来。

        也不知道灌了过久,后来意识渐渐模糊,只听到周围放肆的笑声,吼声。

        再后来一切安静下来,我好像被人扛起来,胃里的酒水一阵翻滚,想吐,却只能干呕。

        我似乎被人扔到了柔软的地方,很舒服。

        可是随即一个重物摔在我身上,我哭着想躲开,却怎么也躲不掉,身上撕裂般的疼。我不停地推拒,手上却没多少力气,只知道浑身都在疼。

        ……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光大亮。

        我躺在床上,骨头像要散架一样,疼的要命。

        愣了好几秒的时间,我才反应过来,我被人给睡了。

        可是睡我的男人是谁,不知道!

        那一瞬间,我甚至顾不上疼,光着身子就往卫生间里冲,趴在马桶圈上吐了个昏天黑地。

        浑身像沾了病毒一样,令我作呕,令我厌恶!

        身上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我站在花洒下面,一边哭一边清理身体里的异物,觉得自己真脏,脏透了,忍不住又吐了一回。

        吐到最后,胃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停地泛酸水。

        重新回到花洒下,我手掌用力,在身上不停揉搓,原本青紫的痕迹迅速被泛红的淤痕代替,直到最后,浑身上下全是交错的伤痕,我才感觉心底浓重的负罪感降低了一些。

        我像条死狗一样,拖着身体从浴室里爬出来。

        昨天穿去车展的衣服变成一堆碎布,惨不忍睹地扔在地上。我胡乱找了一件睡衣,也顾不上羞耻,直接套上就走,直奔浩然公司。

        从酒店里出来,一路上,我脑子里翻来覆去想昨晚的事,陆然那只手就像淬了毒一样,一想到他曾搂着我的肩膀,我就一阵反胃。

        这个畜生,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用力推开经理室的大门,就见陆然老神在在地坐在老板椅上。见我进来,他丝毫不慌张,只挑眉看了我一眼。

        我“砰”一声摔上厚重的磨砂玻璃门,三两步走到办公桌前,愤恨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哑声道:“昨晚的事,你没什么要说的?”

        陆然挑眉望着我,不耐道:“说什么?”

        我就感觉自己像个贱人一样,被人睡了,竟然连一句道歉都得不到!

        看他不屑一顾的样子,昨晚那个无耻的人,除了他还有谁?!

        “陆然!”心底的火气轻而易举被他勾出来,望着他那张满含蔑视的脸,我头脑发热,抬手就朝他那张脸甩过去。

        陆然迅速抬手,牢牢抓住我的手腕,轻而易举就控制住我,手指捏的我手腕生疼。

        他忽然用劲,将我往后一甩,我一屁股摔在地上,“啊”的尖叫一声,胳膊肘和膝盖磕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立刻传来钻心的疼痛。

        正要爬起来跟他撕扯,眼前闪过一道黑影,一样东西砸在我脸上,随即掉在地上,发出“啪”一声轻响。

        我愣了一下,才看清那是厚厚一叠钱。

        “两千,车展的钱;一万,买你一晚。”陆然冷冰冰地望着我,薄唇微掀。

        我心脏皱缩,像被人狠狠打了一个耳光。

        一万块,买我一晚?

        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想要跟陆然干一架的念头瞬间灰飞烟灭。我需要钱,很需要,现在痛快打一架,就意味着我一毛都拿不到。

        狼狈地将钱抓在手里,依然心不甘情不愿地瞪了陆然一眼。

        陆然凉薄的视线盯在我身上,指着他脸上的巴掌印说:“就凭你这一巴掌,我一分钱都不想给你。还不快滚!”

        我慌忙爬起来,揣着钱就想走。

        “等等。”陆然的声音跟追魂一样,硬声道,“这就是你对待老板的态度?”

        我浑身一僵,想想手里的钱,硬生生把所有尊严都踩在脚底下,回头望着他,努力扯出一个笑容,道:“谢谢老板。”

        陆然低声骂了两个字:“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