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欠条(第1/3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我只知道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眼珠子都开始疼。

        宋城终于在我身上发泄出来,心满意足地翻到一旁躺着,嘴里还在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我胸口疼得要命,下身已经麻木,没有一点知觉,两条腿像木棍一样瘫在床上。

        喉咙嘶哑的厉害,心底却升起一股无法言喻的勇气。

        或者说,我只是要破罐子破摔而已。

        “呃……”我用力吸了口气,才能正常说话,“给我张纸。”

        宋城转过身来,手指轻浮地在我胸口戳来戳去,随口问道:“要纸干什么?”

        我任由他戳着,眼珠子慢慢转过去,直到盯着他的双眼。

        勉强勾起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哑声道:“当然是打个欠条,毕竟你累了一晚上,总要……”

        “贱人!”宋城勃然大怒,手指一动,瞬间揪住我头发。

        我头皮一麻,甚至感觉不到痛。

        脑袋被他晃得晕晕乎乎,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终于忍不住,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时,天已经大亮,床头的闹钟显示着下午三点。

        我整整睡了十八个小时。

        卧室里静悄悄的,宋城的影子都找不到。

        我直愣愣地躺在床上,身体摆成一个“大”字,身上搭了一条空调被。

        以前完事后宋城都是直接让我滚蛋,这还是我第一次留在宋家过夜,然而过程惨烈的让我生不如死。

        刚想坐起身来,又疼得一头栽了回去。

        宋城简直猪狗不如。

        我胸口的皮肤一片青紫,全是他掐出来的。下面看不到,可我伸手碰了碰,手指才一碰到,就疼得我瑟缩了一下。

        看这情形,不是撕裂就是发炎了。

        我茫茫然地躺在床上,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

        门“吱呀”一声轻响,随即一个身影闪了进来。

        我心头发毛,以为是宋城,看到来人是个年妇女以后,登时松了口气。

        然而年妇女的神情却让我心底咯噔一下。

        她冷冰冰的望着我,眼睛里带着明显的敌视。

        我莫名其妙,之前在宋家根本没见过她,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位小姐,请你换好衣服马上离开。”她一张口,声音就跟冰渣一样,硬梆梆的,十分不客气。

        将手里的衣服放在床上,随后就像要监视我一样,笔直地站在床边。

        我心里窝着火,看她颐指气使的样子,就觉得气不顺。

        听她说“小姐”“请”,再看她身上穿的衣服,就知道她不是宋家的主人。

        可她这口气,根本就是在赶人。

        我现在就是半个残废,被宋城打了,又被他弄了,没找医生给我看看伤口,直接就要把我轰走?

        我直接翻了个白眼,无动于衷地躺在床上,硬声道:“叫你们家宋少过来。”

        她仇恨地望着我:“宋少在忙正事,请你不要打扰他。”

        “那就等他忙完了再说。”

        “这位小姐,”她明显有点怒气,咬牙道,“请你有点自知之明,我家少爷的身份,不是谁都能高攀得起的。”

        还真是宋家人的嘴脸!

        我闭上眼,懒得跟这个老不死的废话。

        屋内安静了几秒钟,紧接着我就听到她喊保镖,然后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

        我吓了一跳,保镖要是闯进来,我连换衣服的机会都没有。

        我连忙坐起身,知道这个老巫婆跟我来真的。

        真够狠的!

        我身上疼得要命,一边吸气一边把衣服套上。

        老巫婆眼睛直直地盯在我身上,像x光一样上下扫描。

        我下了床,双腿疼得连路都走不动。没办法,只能抬头跟她示弱:“能不能扶我出去?”

        她假装没听见,喊了一声:“进来。”

        随后卧室的门被人推开,两个保镖抓着我的胳膊将我拎出去,扔在大门外,还将那套汉服扔在我旁边。

        “卧槽你特么谁呀!”

        我一屁股摔在地上,疼得面容扭曲,大门已经在面前关上,忍不住狠狠咒骂了一句。

        拖着两条老残腿,抱着衣服一路跌跌撞撞朝前走,还没走出别墅区,就觉得眼前发黑,一头栽在地上。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满眼都是白色。

        雯雯坐在床头,看到我睁开眼,眼眶一下红了,呜咽道:“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我茫然地打量四周,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嗓子眼快要冒烟了,我指了指桌子,雯雯立刻替我倒了杯水递过来,责问我:“说话,这回又是怎么回事?”

        我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水,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还好意思问?宋家直接打了电话给陆总,说你晕倒在他家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