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讨打(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李小墨张开双臂,作势要朝宋城怀里扑过去。

        宋城一个闪身,她一头撞在墙上,抱着脑袋稀里哗啦地大声哭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谁又欺负你了?”宋城抬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像个安慰小孩子的大哥哥。

        李小墨更加委屈,转过身怨恨地瞪着我,告状道:“宋少,沈右宜她……”

        宋城眼神朝我瞥过来,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低着头整理那条裙子。

        “你先出去。”宋城一抬手,李小墨的声音顿时卡在嗓子里。

        她不甘心地摇晃着宋城的手臂:“宋少,这个沈右宜……”

        “我说,出去。”宋城声音冷下来,带着少有的威严。

        李小墨明显被他吓到,肩膀颤了颤,不甘不愿地看了我一眼,又期期艾艾地望着宋城,一步三回头地出了房间。

        宋城将房门“啪嗒”一声摔上,抬脚朝我走过来。

        我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抬手摔上换衣间的门,从里面反锁了。

        “开门。”宋城不耐烦地踹了一脚,我假装没听见,也懒得换衣服,泄气地坐在凳子上,两只手捂住眼睛,感觉眼睛里瑟瑟的,特别难受。

        “我说开门!”他声音里带了火气,这一脚比刚才响亮的多,分明是在发火。

        我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心气得快要吐血。

        他说装死就装死,他说开门就开门,凭什么?

        我深呼吸两口,站起身准备换裙子。

        “轰隆”一声,换衣间的门忽然被他踹开,门板直接砸在我胳膊上,疼得我“啊”一声叫了出来。

        “你出去!”我将裙子抱在胸前,抬起一只手去推他。

        “你跟我犟什么犟?”宋城一只手轻易地就制服我,反手将我按在墙壁上。

        我动弹不得,整个前胸贴在墙上,撞得我胸口闷闷的疼,心里也开始疼。

        宋城一只手压在我后背上,另一只手扳过我的脑袋,嘴巴贴在我耳朵旁边,不满道:“上午那一巴掌,打的可真狠。”

        我心里酸酸的,一想到他的隐瞒和欺骗,就觉得不可原谅。

        不过打了他一巴掌,他就觉得我狠。那他做的事又算什么?

        伪造一场车辆爆炸事故,硬生生在我心底撕了一条口子,难道我就不会痛苦?

        我知道我比不上沈悠悠,那是他的心上人,比不上唐笑,那是他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可是春姐,白叔,难道我连他们也比不上?

        我在他宋城心里,难道就是一个玩物,高兴的时候逗弄一下,忙起来的时候就抛在一边?

        我狠狠抽了抽鼻子,硬声道:“宋少,麻烦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我实在受够了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在墓园门口,他将那朵白花踩在脚底下,轻蔑地望着我笑的时候,跟踩在我胸口上又有什么区别?

        我捧着一颗心去看他,却被他摔个粉碎,我怎么就那么贱!

        尤其是当着沈悠悠的面,我感觉自己简直不配称作一个人。

        “你讨打是不是?”见我丝毫不给他留面子,宋城脸色陡然冷下来,声音也阴沉沉的。

        我从他手掌里挣脱出来,转身仰头望着他,苦笑道:“怎么,宋少想打我?”

        宋城明显噎了一下,愤愤道:“你以为我不敢?”

        “你当然敢。”我悲哀地望着他,声音凉凉的,“那么请问宋少,是要打我的脸报上午那一巴掌的仇,还是要打断我的腿?”

        “你!”宋城神情一滞,脸颊上的肌肉快速抖动了一下,眼睛里的火焰陡然升了起来,哑声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知道。”我漠然地望着他,唇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冷笑,“一个死了,又活过来的人。”

        “沈右宜,你找死!”宋城暴力地掐住我的喉咙,一把将我按在墙上,整个人气得都在发抖。

        看他愤怒的样子,我却突然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他眉毛一挑,异常气愤地质问我。

        “那你呢,你又气什么?”我毫不客气地反问回去,嘲讽道,“宋少,你要是不把我当回事,就别总是来招惹我,搞不好被人看见,还以为你看上我了。”

        宋城脸色冷下来,阴沉沉的目光盯在我脸上。

        我眯起眼睛打量了他几秒钟,忽然诡异地笑了起来:“你说,我们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让沈悠悠看到了,她会怎么想?”

        一提到沈悠悠,宋城脸色剧变,活像被人抓住了把柄。

        “你心心念念都是她,结果却和另一个女人纠缠不清,你说她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恶心的想吐?”

        我不知道是想恶心宋城,还是想恶心我自己。

        总之我快疯了,不说点什么,我可能会原地爆炸。

        “够了!”宋城硬声打断我,突然将我翻过身,用力压在墙壁上,抬手解开我身后的"xiong zao"扣子,一把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