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线索(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宋城脸上的怒气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我左边的脸颊几乎麻木了,几秒钟之后,才传来一阵一阵的钝痛。

        李小墨偷眼看了我一下,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微笑,脸上的眼泪却流的更欢了。

        “沈右宜,我真没想到,你会心狠手辣到这种地步!”宋城恨恨地望着我,打我的那只手竟然在微微颤抖。

        我用舌头抵了抵脸颊,很疼,比这更疼的是胸口。

        我一直以为李小墨在他眼里不算什么,可是一对比,才发现原来他也很重视这个刁蛮任性的姑娘。

        反倒是我,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我狠狠闭了闭眼,心里痛得无法呼吸,像要辩解,可是话到了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当时是雯雯拖着李小墨下了水,可雯雯这么做,也算是为了我。

        我不能说出她的名字,不能让她跟着我一块倒霉,那就只能自己扛下来。

        “走,我送你回家。”宋城冲进隔间拿了一件西装外套,将李小墨裸露在外的肩膀包裹住,扶着她准备出门。

        李小墨却不肯走,怯生生地看了我一眼,好像怕我生气一样。

        她特别小声地喊我:“右右姐,我可以走吗?”声音柔弱的像一头待宰的羊羔。

        “问她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宋城直接不耐烦地拖着她就想走。

        “我不走。”李小默却挣扎起来,一把推开宋城,快速地跑到我身边,抓着我的胳膊说,“右右姐,我不走,我还要跟着你挣大钱。”

        我心里叹了口气,几乎要为她的演技折服。

        “李小墨,你给我过来!”宋城怒不可遏,骂道,“你看看你现在在干什么?还有没有一个千金小姐的样子?”

        李小墨又哭起来,呜咽道:“我早就不是千金小姐,我爸风,家里的钱也没了,我要跟着右右姐挣钱。”

        宋城几乎倒抽一口凉气,望着我的眼神越发森严。

        我被抱住的那一截胳膊黏黏糊糊的,特别恶心。

        抬手抓住李小墨的手腕,将她往旁边一推。

        李小墨一怔,茫然地望着我,眼睛里满是委屈,小声喊道:“右右姐。”

        我看着她那张虚伪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想想我脸上挨的那一巴掌,更是恨得牙痒痒。

        凭什么你就能摆出一个柔弱的样子,博取男人的同情?

        你沦落成一个小姐,就把所有的错推到我头上,那我当了小姐,又该去怪谁?

        我握了握拳头,望着李小墨那张娃娃般的脸颊,忽然抬起手,朝她那张脸重重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

        耳光声在空阔的办公室里响个透彻,甚至隐隐发出回音。

        李小墨完全懵了,半晌抬手捂住脸颊,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宋城一脸震惊地看着我,嘴巴里吐出一个字:“你……”

        “我什么?”我冷冰冰地回了他一个眼神,目光转向李小墨,激动的手掌还在发抖。

        我硬声道:“刚才这一巴掌,是你挑唆宋少打我的代价。”

        一瞬间,她双眸迸发出一股不忿的怒火,却因为当着宋城的面,不敢爆发出来,硬生生憋了回去。

        我又转向宋城,讥笑道:“拖李小墨下水的命令是春姐下的,当着所有人的面要了李小墨的是赵总,宋少要是怜香惜玉,大可以找他们报仇。”

        “至于我,我当时就是个小喽啰,宋少真以为凭我一个人,就能把她拖下水?不过你要真想把这笔账算在我头上,那我自认倒霉。”

        宋城脸上的肌肉出现片刻的僵硬,脊背猛地绷紧,神色间带着一丝尴尬。

        我冷笑一声,抬手揉了揉脸颊,吐出一口血水,感觉半边牙齿都被震得发麻。

        抬脚准备进洗手间的时候,脚步一顿,转身道:“哦,对了,记得那天晚上唐少也在,宋少如果有什么疑问,也可以问问他,想来他应该忘不了那一晚。”

        连他亲密无间的兄弟,都对李小墨的事熟视无睹,又凭什么把这一切都怪到我头上?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望着镜子里肿了半边脸的人,心忽然释然。

        看吧,刚才我要是一声不吭,任由李小墨在间挑拨离间,那这一巴掌可就白挨了。

        可我反过来扇了李小墨一个耳光,讽刺了宋城几句,还不是屁事没有的出来了?

        现在我总算明白宋城那句话的意思,如果我一直唯唯诺诺,只会一直被人踩在脚下。

        那些以为你好欺负的人,会不停试探你的底线,一次又一次地打压你,直到将你踩在地上,永远不能翻身。

        只有奋起反抗,才有一线生机。

        要想不被人打到毫无还手之力,就要随时做好将别人踩在脚底的准备。

        我轻轻地揉着脸颊,忽然轻声笑出来,觉得这一巴掌挨的真他妈值。

        曾经那个小心翼翼,胆小怕事的沈右宜,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