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陷阱(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我直奔宋城办公室,顺道让雯雯把春姐和霜霜一起叫过去。

        站在办公室内,宋城眉头拧起:“到底怎么回事?”

        我正要开口解释,手机忽然震了一下,是若兰发过来的短信,找我有急事,让我快点出去一趟。

        我看她短信后面一排的感叹号,不由得心惊,朝雯雯使了个眼色,让她来说。

        “怎么了?”若兰在走廊拐角处等我。

        看到我,她立刻急切道:“我之前听到春姐和周红好像商量了什么事情,估计对你不利,你小心点。”

        “周红?”我诧异的瞪大眼睛,“你确定是周红?”

        若兰点点头:“她们私底下商量的,我只听到你的名字,其余的没听清。可是今天霜霜忽然出了事,我怕这其有什么关联,你自己注意点。”

        周红……霜霜……

        一提到这两个名字,我心里忽然咯噔一下。

        “谢谢你若兰。”我匆忙道了谢,赶紧朝宋城办公室赶去。

        一推开门,就见雯雯脸色难看地站在原地,沈春却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雯雯,你怎么能这么污蔑我?”霜霜是个暴脾气,正冲雯雯发火,估计刚刚我离开的时候,雯雯已经把她的事情说了。

        “我……”雯雯张口就要反驳,余光瞥见我进来,立刻朝我望了过来。

        我轻轻地朝她摇了摇头,心底不由得叹息。

        防来防去,结果还是被人耍了一把。

        沈春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抽上,漫不经心道:“想对付我,大可以直接上,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算什么?宋少,你可得评评理啊。”

        雯雯气得脸都憋红了,周红低着头站在一旁,一脸愧疚地对我说:“右右姐,是我手滑,不小心把录音删掉了……”

        我心底冷笑一声,暗道你这手滑的倒是时候。

        刚才给我听的那个录音,恐怕也是断章取义,故意刺激我,让我急急忙忙地来找沈春的麻烦,结果掉进坑里。

        我长长吸了口气,疑惑道:“你说什么呢,什么录音?”

        周红神情一滞,着急道:“就是刚刚给你听的那个录音。”

        我故意皱起眉头,似笑非笑道:“我怎么不记得我听过什么录音?还有你们,我找你们过来,是想商量一下以后的节目问题,怎么你们一个个苦大仇深的?”

        要是搁在以前,以我这个暴脾气,肯定要好好吵一架才肯罢休,到时候拿不出证据,反而让宋城难做。

        好在我现在学聪明了。

        雯雯看我这么说,立刻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不服气地说:“是我的错,我怀疑霜霜这次的事是春姐在捣鬼,所以就随口说了个理由,想诈一诈她。”

        沈春抽烟的手顿了顿,面色不善地看了我一眼。

        我冲她笑了笑,慢慢走到周红身边,满意地看了她一眼,顺便贴近她的耳朵,小声嘀咕了一句,脸上一直带着笑。

        眼角余光却放在沈春身上,果然见她神色阴沉,愤怒地瞪了周红一眼。

        刚才我还对若兰的话半信半疑,现在是不得不信。

        这个周红,胆子倒是不小,两面三刀玩得这么溜。

        “雯雯,还不快给春姐道歉,什么证据都没有就敢这么胡说八道,你让春姐的面子往哪搁?”

        雯雯愤愤不平地道了歉,我笑看着春姐:“雯雯就这个臭脾气,春姐大人大量,应该不会计较吧?”

        沈春的脸色就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

        刚才我没有逮住她死咬着不放,现在她也就没有立场反过来咬我。

        这一次,我们谁也没讨到便宜。

        从宋城办公室出来,我狠狠甩了周红一个耳光,她脑袋被我打得一偏,狼狈地低着头,小声辩解道:“右右姐,我真的是不小心。”

        我哼了一声,转头望着沈春,讥讽道:“真没想到,你也就只会这点下三滥的手段,可惜啊,都是我玩剩下的。”

        “你!”沈春气冲冲地按灭了烟头,愤愤地呸了一声。

        我抬手拍了拍周红的脸颊,阴恻恻地笑起来:“既然你对春姐忠心耿耿,要不要回到她手底下去?”

        周红吓得脸色苍白,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春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跟谁。

        我嗤笑一声,冷冰冰道:“你这样的大佛,我这尊小庙养不起,从今天起,你就滚回去吧。”

        周红一下握紧了拳头,怯生生地看了沈春一眼。

        沈春一把将烟头扔在地上,抬脚踩上去,厌恶地咒骂一声:“废物。”

        霜霜直接跟着我离开,半晌心有余悸地跟我说:“右右姐,当初春姐确实让我假摔,可我没答应,我……”

        “我知道了。”我点点头,打断她的话,“不是你做的,我当然不会冤枉你。”

        我让霜霜先回去休息,等到她走了,这才松了口气。

        雯雯问我怎么知道周红在背后捣鬼,我把若兰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