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留宿 推荐票2000加更(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我拿出钥匙开了门,雯雯今晚又不在家。

        小粉在笼子里哼唧哼唧,我看了眼盘子,对宋城说:“冰箱里有小袋的饲料,你拿点出来。”

        宋城拉开冰箱门,把猪饲料拿出来,脸色顿时黑了,无语道:“你这是给猪吃的。”

        我一边倒水一点点头:“对啊。”

        他立刻摆出一副牙酸的表情,指着小粉皱眉道:“这是我送你的宠物。”

        “可它也是猪啊。”我喝了口水,低头逗了小粉两下,它立刻发出哼唧哼唧的声音,跟猪一模一样。

        要不是怕宋城找我麻烦,其实我早想把它送人了。

        宋城嫌弃地倒了点饲料放在盘子里,眼神里全都是对我的鄙夷。

        半晌,他问我:“之前跟沈春是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大事,她闲着无聊想闹一闹,我没给她机会。”我笑了笑,颇有点不把沈春放在眼里的意思。

        感觉她最近黔驴技穷,所以只好找我的麻烦。

        “对了,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吗?”我一想到我妈晚上说的话,心里就堵得慌。

        也不知道是她老糊涂了,还是我记性不好。

        “快了,再等几天,结果出来我直接打你电话。”

        我点点头,准备洗澡睡觉,不过宋城还在家里,不太方便。

        “你今晚还走吗?”想了想,我还是直接开口问他。

        宋城似笑非笑地睨了我一眼,调侃道:“怎么,舍不得?”

        他眼底含着暧昧,一看就在想什么不正经的东西。

        我笑着指了指沙发:“你要是不走,我就大方一点,把沙发贡献出来。”

        “这么小的沙发,你确定够用?”他调侃了一句,忽然走到我身边,一把搂住我的腰。

        我惊了一下,好在也不是很排斥,就没有推开他。

        宋城箍着我的腰不断往前走,我只能不停往后退。

        “干嘛啊你?”我好笑地望着他,他微微勾着唇角,一路将我推进浴室,抬手打开了淋浴喷头。

        冰凉的水珠瞬间打了下来,冻得我一个激灵,浑身都颤了颤。

        几秒钟后,热水才从喷头里涌出来,立刻将冷飕飕的感觉赶走。

        衣服已经湿漉漉的,黏在身上特别难受。

        宋城抬手将我背后的拉链拉开,直接将我的裙子剥掉。

        他自己却穿的整整齐齐的,哪怕衬衫已经紧紧贴在身上,能看到腹部的八块腹肌,依然没有脱掉的意思。

        我狼狈地吞了吞口水,脸上忽然有点发烧,忍不住抬手覆上去,在他的腹肌上抚摸了一把。

        他顿时发出一阵吸气声,嘴唇轻轻地在我耳垂上舔了一口。

        我猝不及防,感觉腿脚发软,两只手攀在他肩膀上。

        “来,替我把衣服脱了。”宋城稍微将我推开一些,抓起我的手指放在他的衬衫纽扣上。

        我就感觉一股热气从脚底升起,迅速爬遍全身,浑身不可控制地热起来。

        “脱啊。”他两只手扶着我的腰,指腹贴着我的腰线不停抚摸。

        我手指颤抖起来,每一颗纽扣都解的很费劲,甚至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怎么,脱我的衣服,是不是很爽?”他的手指在我腰上捏了捏,毫不在意地取笑道。

        我窘迫地低着头,两手抓住他衣服领口,再也不肯动作。

        宋城轻快的笑声在耳边响起:“你倒是脱呀。”

        我被他逗得脸上发烫,咬牙将他往后一推,愤愤道:“你自己来,爱脱不脱。”

        说着转身就往角落里躲。

        宋城哈哈大笑,一把箍住我的腰,直接将我抱起来,转身就往卧室走。

        我们两个人身上还在不停往下滴水,他将我扔到床上时,身上的水珠瞬间打湿了床单,黏在身上难受死了。

        还没等我爬起来,他已经直接扑上来,直接将我压进床单里,炙热的吻劈头盖脸砸了下来。

        ……

        第二天是刘云表演斗牛的最后一天。

        因为前一天钢管舞的意外,我心里隐约有些担心。

        表演开始之前,我亲自上场地检查了一下,确定没问题才松了口气。

        “你感觉怎么样?”刘云上场之前,我去地下一层看了看她。

        她冲我笑了笑,比出一个剪刀手,看起来状态还不错。

        “马上八点了,你准备一下。”

        从地下室出来,我直接上了二楼,趴在栏杆上朝下张望。

        今天整个大厅的布置都有所改变。在最靠近看台的地方架设了一排座椅,离整个升降台非常近。这一整排的座椅全部对外出售。

        经过昨天那一场意外,没想到今天来这里的人依然很多,而且知道是斗牛以后,坐票很快就卖光了。

        眼看着八点要到了,客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紧紧盯着升降台。

        我在对讲机里说了一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