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标价 推荐票3000加更(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怎么了?”我不放心地问道。

        雯雯端了热水进来,拧干毛巾替我擦脸。

        她犹豫了一下,小声道:“其实,我也想给老许生一个。”

        “那你就生啊。”我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

        许老板现在对雯雯好的不得了,生个孩子而已,有什么好犹豫的。

        “不是我不想,可是我都跟他快半年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雯雯抬手拍了拍肚皮,甚至把衣服下摆掀起来,皱眉道,“你说我怎么这么不容易怀孕?是不是太瘦了,要不然多补补?”

        我看了眼她的肚皮,这段日子过得太好,小肚子都有了,竟然还敢补。

        蓦然想到一个可能,我不好意思地支吾了一声:“你家老许年纪也不小了,或许……”他已经没有再生育的能力了。

        后半句话没说完,然而光从我的眼神,雯雯也能明白我什么意思。

        “呸,乌鸦嘴。”她不满意地啐了一口,端着洗脸盆出去,屁股一扭一扭的,哼道,“你就等着吧,我肯定三年抱俩,羡慕死你。”

        我趴在枕头上,听着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心里满满松快起来。

        不管她三年能不能抱俩,我都很羡慕他。

        最起码一开始受了那么多苦之后,许老板是真的对她很好。而且她跟许乐相处的也不错,虽然一刻不停地拌嘴,但看得出来,没什么大的矛盾。

        雯雯这个后妈,确实值得当一当。

        她将洗脸水倒掉,很快爬上床,躺在我身边睡了下来。

        我却没什么睡意,一会儿想到我妈,一会儿想到孩子,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塞满了东西。

        雯雯翻身侧躺着,脸朝我这边睡,见我还睁着眼睛,小声道:“别想了,早点睡吧。”

        我“嗯”了一声,却一点都不困。

        她犹豫了一下,才道:“之前跟你说的话,是我说的太过了。其实,阿姨对你还是有感情的。”

        我知道她是为之前骂我妈的那些话道歉。

        不过当时,她也是一心为我着想。

        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我妈会这么有血性,拿着刀直接捅了何进。

        不过想想也是,当年她被村里的小混混侮辱的时候,刚烈的一头跳进了河里。

        虽然十几年过去了,她的肩膀被生活的重担压弯,可是骨子里的东西一点都没变。

        这才是我记忆的那个女人。

        雯雯抬手在我眼皮子上摸了摸,像哄小孩子一样,轻声道:“睡吧,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硬仗要打。”

        我点了点头,这回彻底放松下来,很快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是在一阵尖叫声醒来的。

        慌忙穿了鞋子跑出去,就见丫丫一脸惊恐地站在门外,门外的墙壁一片鲜红,不知道是涂料还是血,写着“白眼狼”“贱人”“去死”等等一大串字。

        “右右姐。”丫丫回头看了我一眼,她脸色青白,吓得浑身都在发抖。

        雯雯从卫生间里冲出来,一看到墙壁上红色的大字,眉头狠狠地跳动了一下,咒骂道:“操他妈的,哪个王八蛋干的?”

        然而走廊上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手心发凉,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今天只是写几个字骂我们一顿,往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

        之前媒体打电话我没接,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摸到我们住的地方。

        雯雯“砰”一声摔上门,骂骂咧咧道:“这群疯狗,闻到一点腥味就能"gao chao"。他娘的,这里不能再呆了,走,到我那去。”

        “丫丫,你去收拾东西。”雯雯挥了挥胳膊。

        丫丫慌忙点头,窜到卧室里拎了两个尼龙袋出来,结巴道:“早……早就收好了,我妈让收的。”

        这是昨天我妈出门前,吩咐她收的。

        之前说好了,看完何进,就带着她回老家。

        可是没想到,出去的时候两个人,回来的,却只有我一个。

        我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东西要带的,便朝雯雯点了点头。

        她跟丫丫一人拎着一个尼龙袋,推开门正要出去,忽然脚步一顿,又缩了回来。

        “怎么了?”我站在雯雯身后,被她撞得一个趔趄,差点一屁股坐到地板上。

        “娘的,不知道什么人,手里拿着相机,朝我们这边过来了。”

        雯雯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急促而混乱的脚步声。

        这种老式居民楼,大门上是没有猫眼的,呆在家里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情况。

        外面的人“砰砰砰”的开始敲门,伴随着大喊声:“沈右宜在吗?我们是市电视台的,想采访你一下,麻烦你出来一下。”

        紧随其后又是无数的声音,各家报纸的,各大媒体的,以前从来没听到过的东西,一股脑地窜了出来。

        外面七嘴八舌的人少说也有十几个,我们完全被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