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烟花(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是啊,他们家年年都放。”宋城眯了眯眼睛,忽然道,“你该不会以为我特地为你准备了浪漫的烟花表演吧?”

        我神情一滞,顿时尴尬起来。

        他当时兴冲冲拉着我要看烟花的时候,我当然是这么想的。

        也不能怪我自作多情,谁叫他没说清楚。

        “啧,想的倒挺美。”他嘲笑了一句,手掌摸到我肚子上,“等我儿子出生了,我再给他准备烟花表演。”

        我不由得啐了一口,无语道:“说不定是个小姑娘。”

        “不管是什么东西,我都喜欢。”

        我正要骂他胡说八道,忽然想到他那个儿子小粉,连忙拍了拍他肩膀:“小粉呢?”

        那天晚上,我气愤地把笼子塞进他怀里,之后就一直没见到过。

        宋城神色忽的黯了下来。

        我心里顿时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果然,他沉痛道:“当然你不想养,我就把它……”

        我惊呼道:“你杀了它?”

        宋城:“送回宠物店了。”

        我一阵无语,被他吓得心跳都快了不少。

        “你不是不喜欢吗,还管它是死是活?”宋城“呵”了一声,“当初扔给我的时候,真是狠心的不得了。”

        我低着头不吭声。

        毕竟是养了很长时间的宠物,要不是他借口去看小粉找我的麻烦,我也不会把它丢出去。

        楼顶上的风有点冷,虽然毯子已经盖住了身体,可是脸上还凉飕飕的。

        “要不然我们先回去吧?”我抬眼看了下夜空,烟花的影子都没有。

        这个时候正是全家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的时间段,谁没事跑出来放烟花。

        “再等等。”宋城抓着我的手指摩挲起来,忽然道,“再过一个多月你就十了吧?”

        我点了点头:“怎么了?”

        “唔……”宋城在我手背上亲吻了一下,笑道,“再过一年多,我们就可以领证了。”

        我不由得僵了一下,慢吞吞地缩回手,低声道:“再过一年我也才二十。”

        “二十怎么了,法定结婚年龄,刚好。”

        我无语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有谁刚二十岁就结婚的?”

        “你这还没满二十,连孩子都要有了,还怕结婚?”宋城不要脸地往我脖子上拱了拱,“再说了,我快二十了,你得配合我。”

        “凭什么?”

        “凭我看上你了。”他忽然抬手扣住我的脑袋压了下来。

        我猝不及防,嘴唇重重磕在他牙齿上,疼得我脸颊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宋城含着我的唇吮吻起来,我忽然尝到一阵薄荷的味道。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的舌尖抵进来,随即舌头感觉到一个硬物。

        薄荷的味道瞬间在口腔弥漫开来,我险些将整块糖咽进肚子里。

        忽然,“啪”的一声炸响,漆黑的夜空陡然亮如白昼。

        我吓了一跳,慌忙扭头望过去。

        可是不远处的天空,无数朵烟花竞相绽放,瑰丽的色彩犹如星空。

        如此近的距离,震撼的我说不出来话。

        宋城倾身向前,嘴唇贴着我的耳朵细细描摹。

        一阵阵麻痒的感觉迅速爬遍全身,我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脖子。

        “右右。”他低声轻唤了一句。

        “嗯?”

        “我们接吻吧。”

        话音才落,我的整个身体完全翻转过来,后背靠在柔软的羊毛毯上。

        宋城两条胳膊支起上半身,低头含住了我的唇。

        我茫然地睡在躺椅上,视线直接穿过他的肩膀,眼前是大片绚烂的天空。

        无数的烟花前仆后继,在夜空炸响,响成最凄美的绝唱。

        嘴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宋城的唇瓣包裹着我的,舌尖沿着唇形一寸一寸描摹。

        我心头忽的一颤,一种从内心深处滋生的麻痹感,随着炸响的烟花声,齐齐冲进脑海,一时间激的我浑身战栗了一下。

        宋城的亲吻又轻又柔,像一片羽毛落在嘴唇上,麻麻的,痒痒的,却不会觉得厌恶。

        直到最后一声烟花声停止,他才缓缓抬起脖子,双眸含着宠溺的笑意,定定地望着我。

        我鼻尖一酸,双眼突然涌起一阵泪意。

        “怎么了?”他目光闪现出一丝惊慌。

        “没事,可能烟花看久了,眼睛疼。”

        我随意扯了个借口,抬手在他肩膀上推了一下。

        宋城立刻翻身下去,惴惴不安地望着我:“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我摇了摇头,从躺椅上爬起来,尽量平静道:“很晚了,早点休息吧。”

        随即朝电梯口走去。

        隔了十几秒钟,身后才传来他的脚步声。

        进了电梯,我站在前面,宋城泄气地靠在电梯内壁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