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对峙(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宋城气息内敛,两颊的肌肉深深凹陷下去,双眸满是阴鸷的光芒。

        雯雯被这一幕弄懵了,惊讶地站在一旁,良久,呐呐道:“难道……难道……”

        我倏地抬起眼皮,心底充斥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期待。

        可我又不敢真的期待,害怕到头来,不过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低声说:“那天在产房,我听到孩子的哭声,她哭的很厉害,后来我就……”

        “不是这样的。”雯雯急急地打断我的话,“护士说,孩子生出来就没气了,怎么可能……”

        她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了壳,整个人像被雷电劈一样,目瞪口呆地望着我。

        宋城蓦地转头望着我,我慌忙点头道:“我真的听见孩子的哭声!”

        我不可能听错的,一定是护士在撒谎,她以为我当时晕了过去,所以随口瞎扯。

        可我是听到哭声以后,才昏过去的。

        至于休克还是心脏骤停,后面的事情我已经什么都不知道。

        宋城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拳头握的紧紧的。

        他直接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以后,张口就质问道:“孩子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动手脚?”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宋城脸色越来越难看,低喝道:“你一定要我把证据摆在你面前才肯罢休?”

        不知道那边是怎么说的,总之挂断电话的时候,宋城脸色已经沉如深海。

        我紧张地抓住他的衣袖,从他的表情已经得到答案,那边肯定不会承认的。

        “别怕,”宋城抬手在我后背上拍了一下,“如果他们真的……我一定会替你跟孩子讨回公道。”

        我拼命点头,现在什么公道都不重要,只要孩子还活着,其他都不重要。

        宋城给陆然打了电话,让他过来一趟,然后对雯雯说,让她帮忙带去找接生的医生、护士,所有当时在产房里的人,只要能查到记录,全部都找一遍。

        陆然很快过来,跟雯雯一起出去。

        我惴惴不安地坐在床上,心脏砰砰砰乱跳。

        宋城不放心地坐在我面前,再次询问道:“你确定,真的听到哭声了?”

        我慌乱地点着头,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宋城抬起袖子替我擦干净眼泪,声音低沉又无力,他说:“右右,我只能尽力。如果到最后……最后证明是你听错了,你,你也要有个心理准备。”

        我忙不迭地点头,手指紧紧抓住他的手掌。

        我比他还要害怕,怕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一点信念,转眼间再次摔个粉碎。

        可是我不信任宋家的人,每次想到宋城这次临时出差,我就感觉自己置身于一场阴谋当。

        哪怕孩子真的已经……我也必须求个安心。

        突然而来的转机,直接在我这具行尸走肉上注入了新的力量。

        我比从前任何时候都亢奋,一边惶惶不安地等待着结果,一边忍不住思考,如果真的是有人故意抢走我的孩子,那我一定扒了他的皮,喝干他的血。

        不知道陆然用了什么方法,总之当天下午,他就给我们播放了一段录音。

        听到录音里医生一边求饶一边说出来的话,我的心紧紧揪成一团,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已经确定,孩子是你家那个老女人抱走的,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陆然将录音传到我跟放宋城的手机上,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雯雯整个人都吓傻了,抓着我的胳膊不知道该怎么劝我。

        我愣愣地坐在床上,身体僵硬的像个木偶。

        大夫人蛇蝎心肠,收买医生,抱走我的儿子,却用一个已经死掉的女婴来糊弄我!

        如果不是雯雯恰好听到了那一句,如果不是我晕倒之前听到了孩子的哭声,会不会我这辈子也不知道,原来我的孩子还活着?

        我用力擦了一把眼泪,将被子一掀,抬脚下了床,硬声道:“走,回家。”

        雯雯拦着我说:“右右,你身体……”

        “我等不及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这么等下去,我怕我会直接疯掉。

        宋城抿着唇站在一侧,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他抬脚朝我走过来,用力将我抱进怀里,低声道:“别怕,我会和你一起把孩子找回来。”

        我鼻尖一酸,差点又要哭出来。

        宋城拦不住我,只能给我办了出院手续,身体检查的报告出来以后,会直接送到宋家。

        一路上,我心急如焚,两只拳头握得紧紧的,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大夫人面前。

        宋城坐在我身旁一言不发,神色冷厉,眉头狠狠拧成一团。

        我的掌心覆盖在他手背上,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宋城痛苦地闭了闭眼,低声道:“我在想,这件事,我爸到底知道多少,会不会连他也……”

        以他爸对孩子重视的程度,我生产以后他一直不闻不问,摆明了间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