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探病 柠檬冰Q 钻石加更(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我紧张地心脏差点从喉咙蹦出来。

        宋城一把捂住我的嘴巴,在我耳边低声道:“嘘——”

        浑身的肌肉瞬间绷紧,一时间,我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完全被吓住了。

        冯先生脸色阴沉,抱着人就往屋里走。

        冯妈正好从里面迎了出来,看到冯若白浑身是血时,骤然发出一声急促的尖叫声,随即又传来冯先生的呵斥声,尖叫声立刻停了。

        我死死揪紧了宋城的衣袖,后背上冷汗直冒。

        过了好几分钟,他才慢慢松开手,我猛地吸了口气,一时间脑子里乱的一塌糊涂。

        “走。”他揽着我的肩膀,拖着我就往回走。

        一路上,我磕磕绊绊了好几次,差点摔在地面上。

        回到宋家,我的手指尖还在打颤,茫然地坐在沙发上,动都不敢动一下。

        宋城沉默地坐在我对面,抿着唇不说话。

        我抬手,让宋妈给我倒了杯水,两只手紧紧握着杯子。

        一连灌了两杯水,狂跳的心脏才慢慢收回肚子里。

        抬头看了宋城一眼,后怕道:“你……你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宋城摇了摇头,神色有些严峻。

        我神经紧绷,不停地搓着手指,想打电话去问一下情况,可是现在冯家的人肯定围着冯若白忙得团团转,不可能有功夫搭理我。

        良久,宋城叮嘱道:“今晚的事,你就当做不知道,不要跑到冯家问东问西,听见没有?”

        我心脏骤然跳了一下,茫然地点了点头。

        宋城咬了咬牙:“冯平川做事越来越肆无忌惮,这一次,有可能是被他牵扯到的,总之,你离冯家的人越远越好。”

        我不知道冯先生到底做了什么事,居然会将冯若白连累成这个样子。

        只要一闭眼,就仿佛看到他衣服上的血正汩汩地流下来。

        一整夜,我都魂不守舍的。

        冯家的事我当然不想管,可我想确认一下冯若白的安全。

        这件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因为陪着我坐了一会儿之后,宋城就匆匆忙忙地出了门。

        看他着急的样子,我确信跟今晚的事肯定有关系。

        他肯定知道些什么,只是不愿意告诉我而已。

        一连几天,宋城都没回来,我提心吊胆的厉害,偶尔陪小满玩耍的时候,竟然也会走神。

        等了几天,冯家那边一直安安静静的,我一颗心揣回了肚子里,心想肯定没事,不然那边早就乱成一团了。

        估摸着冯若白情况应该没那么严重了,我这才拨通了他的电话。

        接电话的人却是冯妈。

        我心里咯噔一声,慌忙压抑住紧张的心情,尽量平静地说:“冯妈,若白呢?”

        冯妈说:“哦,少爷啊,正在休息呢。”

        我心想她一定是在搪塞我,那边传来一阵轻微的声音,随即说话的人就换成了冯若白:“右右。”

        “嗯。”我绷紧的神经终于松开,缓缓吐出一口气,假装随意地问道,“这几天在忙什么?”

        “我能忙什么,忙着画画,听戏,享受生活呗。”他说话的语气很轻松,但是每个字都说的很慢,好像力气跟不上的样子。

        而且张口就是一大篇谎话,几乎让我确信,他现在情况很不好。

        “若白,”我还是没忍住,低声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那边停顿了几秒,随即传来他轻轻的笑声:“我能有什么麻烦?怎么忽然担心起我来了?”

        “你……”他刻意隐瞒,我咬了咬牙道,“要不然我请你吃饭吧,上次不是你付的钱么。”

        “吃饭啊……”冯若白拖长了音调,“可是我这两天正在修身养性,跟着一个老师父参禅,怕是不能陪你去了。等我哪天有空了……”

        “参禅是吧,那我去看看,正好我也长长见识。”

        他死鸭子嘴硬,我一说要去冯家,却立马就露了馅儿。

        冯若白沉默了几秒钟,叹气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声调陡然降了下来,方才伪装的高亢情绪一下子全没了,声音还有点沙哑。

        一听就知道,刚才是怕我担心,故意扯着嗓子跟我说话。

        我眼眶热了一下,哽咽道:“那天你从车上下来,浑身是血,我都看到了……”

        “右右。”他的声音陡然收紧,似乎有些慌乱,“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我没事,我就是怕你出事。”

        心里不禁埋怨起冯先生。

        冯若白身体本来就不好,应该好好呆在家里才对,怎么会让他碰到那么危险的事。

        他缓缓松了口气,解释道:“那不是我的血,只是出了点事,别人的血恰好洒到了我身上。我没受什么伤,就是被吓到了,这两天精神有点不太好。”

        “真的吗?”我半信半疑,想起当时他嘴角的血迹,怎么看都觉得可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