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隐情(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让我大吵一架,气得跑出去,倒是没什么问题。

        可让我哭,这就有点难了。

        我本来心里确实气愤的很,也差点被宋城吓得哭出来。然而听他说清楚原委,再想哭出来,就难了。

        我为难地望着宋城,只觉得哭笑不得,冲他耸了耸肩。

        宋城做了个无语的表情,抬手在我脑门上拍了一下,泄气道:“早就说了让你别问,现在兜不住了吧。好奇心怎么不害死你这只猫。”

        他说着忽然低下头,我懵了一下,脖子上忽然一疼,眼泪差点掉出来。

        这个混蛋,他直接在我脖子上咬了一口!

        宋城抬起头望着我,咂舌道:“竟然没哭?”

        我疼的“嘶”了一声,倒抽冷气,抬手在脖子上摸了一下,没有流血,但是却摸到了深深的牙印。

        “有病吧你!”我气得一巴掌推在他胸口上,抬手拉开门,气势汹汹地走了出去。

        宋城在我身后大声喊道:“老子的事不用你管,你他妈的给我滚蛋。”

        随即“砰”一声摔上门。

        白叔忧心忡忡地迎上来,问我怎么样了。

        我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道:“没事。”

        话音刚落,就听到屋内一阵模糊的响声,估计是什么东西砸烂了。

        白叔满脸尴尬地望着我,不听劝道:“沈小姐,你还是多跟小少爷沟通沟通,他这个样子,我怎么能不担心?”

        我冷笑一声:“他能耐的很,往后的事我就不管了。”

        随即大步出了门。

        白叔那边,除非宋城自己主动提出来,不然我是什么都不能说的。

        从酒店出来,我直接打了车去雯雯那里。

        进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车牌号,不由得奇怪,唐笑怎么又过来了。

        室内有地暖,唐笑跟许乐坐在榻榻米上,大眼瞪小眼。

        小丫头原来脸蛋软嘟嘟的,最近瘦了很多,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唐笑也不会安慰人,手里抱着个手机,正在玩游戏。

        看见我进来,许乐有气无力地冲我喊了一声:“右右姐。”

        我点了点头,走到她身边坐下,抬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两下。

        许乐半靠在我肩膀上,鼻尖抽泣了一下。

        唐笑看到我过来,连忙将手机收了起来,讪讪的朝我笑了笑。

        我皮笑肉不笑,凉凉道:“你跟宋城,感情可真够深的。”

        唐笑立刻哑巴了,抓了抓头发,一个字都憋不出来。

        许乐忽然生气起来,朝唐笑吼了一句:“你给我走,我不想看见你。”

        唐笑一愣,表情有些生硬。

        我也愣了一下,不由得低头看了许乐一眼。

        这么说来,刚刚我进屋的时候,他们可能发生了什么矛盾,所以才谁也不说话。

        许乐之前跟我说过,很喜欢唐笑。

        现在她父亲去世没多久,正是需要人陪的时候,唐笑在这里,她应该很高兴才对,怎么突然发起脾气来了。

        就算这个小丫头嘴巴厉害,可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她这么充满敌意地看着一个人。

        “我让你走,你没听见吗?”许乐抬起脑袋,恨恨地望着唐笑,“我们家不欢迎你,以后你也不许过来。”

        喊叫声惊动了雯雯,她从里面的房间里出来,慌张道:“怎么了?”

        许乐脸上满是凶巴巴的神情,抬手一指唐笑:“你让他滚,我不想看到他。”

        雯雯显然也没料到怎么回事,脸上满是茫然。

        过了几秒钟,她才道:“乐乐,怎么这么没礼貌,你唐笑哥哥关心你,才过来看看你,这就是你对待客人的态度?”

        许乐紧紧抿着唇,看样子快哭了。

        她委屈地看了雯雯一眼,忽然从我怀里窜起来,大哭着跑进房里。

        雯雯一脸错愕,抱歉道:“真是对不起啊,乐乐这几天心情不太好。要不然你过段时间,等她心情好点了再来。”

        唐笑也有点尴尬,赶忙从榻榻米上下来,拍了拍裤子,笑着道:“那我先走了,麻烦你多看看乐乐。”

        雯雯点头,将人送到门外,直到车子走远了才进屋。

        我偏头看了眼屋内,压低声音道:“怎么回事?”

        雯雯耸耸肩,也是一脸莫名其妙,小声跟我嘀咕道:“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个唐笑最近天天往这跑,可我看他跟乐乐也不怎么说话。”

        “之前我觉得可能是乐乐心情不好,结果没想到今天竟然直接吵起来了。”

        我奇怪道:“是不是他们说了什么话,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

        “可能吧。”雯雯朝屋里努了努嘴,贴在我耳边小声道,“待会儿你去问问。”

        “我?”我诧异地指了指自己。

        雯雯点头:“也不知道怎么的,乐乐这两天看我很不顺眼,动不动就朝我冷着一张脸,或者说些莫名其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