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酒会(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许乐大概察觉到我们两人之间古怪的气氛了,忧心忡忡道:“许雯雯,你到底怎么回事,说句话啊。”

        雯雯抬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呵斥道:“叫我什么呢,没大没小的,许雯雯也是你叫的?”

        许乐朝她翻了个白眼,不满地哼了一声,拿起雯雯的手提包率先出了门。

        我心里有点发紧,脚步放慢了一点,跟雯雯落后两步走在后面,小声问道:“你没事吧?”

        雯雯摇了摇头,只是嘴唇抿的有点紧。

        医生的字迹潦草的很,我没有看清楚。

        然而那么一长串内容,肯定不是“情况正常”四个字能概括的。

        看雯雯魂不守舍的样子,肯定是孩子有什么问题,只是还没有确定。

        许家的司机送她们回去,我朝雯雯招了招手,叮嘱道:“下次过来你打我电话,我陪你一起。”

        雯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话。

        我叹了口气,上车让司机直接回家,半路上给宋城打了个电话。

        他那边声音挺吵的,不知道在闹腾什么,我说的话他根本听不清楚,索性挂了电话,等他晚上回家再说。

        倒是唐笑出乎意料地给我来了个电话,问我雯雯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诧异了一下,想起雯雯先前说的话,声音不由得冷了下来:“雯雯的事情,你不去问她,问我做什么?”

        唐笑满是笑意地调侃道:“嫂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躲我躲的厉害,我打电话根本不接,还能怎么着,只能找您老人家帮忙打听下消息啊。听说她今天要去医院做检查,哪家医院?结果出来了吗?”

        我眉头微微皱起,疑惑道:“你怎么知道她做检查?”

        唐笑顿时卡壳了,支支吾吾不肯说。

        我心里门儿清的,问道:“你跑去找许乐打听消息了?”

        他含糊地“嗯”了一声,想蒙混过关。

        我没好气道:“雯雯虽然是我朋友,可很多事情,我也不好往外说。你要是真关心她,就直接去问她。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要是做出什么对她不利的事情,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我挂了电话,头疼的要命。

        他要是真的对雯雯上心,那我也了了一桩心事。

        可最怕的是朝三暮四,逢场作戏啊。

        宋城晚上回来的很晚,我跟他说没有怀孕,本来以为他会有点失望,没想到他直接将我抱起来,在大厅里就转起圈来。

        家里的佣人本来还在忙活,现在都低着头闷声笑起来。

        我顿时一阵窘迫,在他肩膀上用力捶了一下。

        宋城哈哈大笑,让宋妈过一个小时把饭送到楼上去,抱着我就溜进了卧室。

        我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两手揪住他的耳朵,警告道:“你还想不想好了,成天能不能想点有用的事。”

        宋城龇牙咧嘴了一会儿,嘀咕道:“我这不是怕你伤心,特地上来安慰你吗?”

        他说着将我扔进被子里,虚伪地笑了一下:“老婆别伤心,老公这就陪你造小人。”

        说着扑倒在我身上,将脸埋在我胸口磨蹭了一下。

        我被他蹭的皮肤有点痒,忍不住笑出了声。

        宋城立马得意忘形,压着我胡搅蛮缠起来。要不是我提醒他宋妈一会儿送饭过来,这一晚上估计没办法消停了。

        我去浴室里洗了个澡,穿着睡衣出来时,宋城已经开始吃了起来。

        他边吃边说道:“下周有个商业酒会,我收到邀请函了,到时候你跟我一道过去。”

        我走到茶几前,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打着哈欠道:“什么酒会?”

        “这边商会办的,说要企业家多联络感情。爸去年出了事,大哥也不在了,这次酒会我们肯定要去的,宋家这么长时间没人露面,人家还不一定以为我们出了什么事。”

        我点了点头,实际上有些怯场,试探道:“你一个人去不行?”

        宋城抬头看了我一眼,笑道:“我要带女伴的,你不去,难道要别的女人挽着我的手臂?你不吃醋?”

        我哼笑道:“你以为我是醋坛子?”

        “那可难说,你老公这么帅,还不知道外头多少人惦记着。”宋城说着放下筷子,一手撑在茶几上,身体前倾,朝我这边压了过来。

        “干嘛?”

        他在我嘴唇上亲了一口,低声道:“右右,我想把你介绍给别人,让他们知道,你是我太太。”

        好好地吃着饭,突然说起这么肉麻的话,我不由得低下头,抓起筷子扒拉着碗里的饭,脸上突然烧了起来。

        他抬手在我头发上抚摸了两下,喉咙里发出一阵颤动的笑意。

        我咧着嘴看了他一眼,怎么也忍不住脸上的笑容。

        过完新年没多久,天气终于比年前暖和了一点,出席酒会穿晚礼服完全没问题。

        大夫人从疗养院回来住两天,正好把小满交给她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