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长情(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我身体顿时一僵,心里忽然打了个突。

        手肘撑在床单上,半抬起上半身,红着眼睛望着宋城,低声道:“他能跟我说什么?”

        宋城的手指在我头发上揉了揉,垂着眉望着我,没有说话。

        我抿了抿唇,问道:“这次的埋伏,跟冯家有关系吗?”

        “不清楚。”宋城摇了摇头,“当时太混乱了,天色又黑,什么情况都不了解。”

        “那你身上的伤呢?”

        “枪伤,混战也不知道是哪边的人打伤的。”宋城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将我搂的紧了一些,“老白还有家人要安置,他替我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我就让他先离开了。可我又不敢声张,偷偷摸摸跑了回来。还好,家里的佣人全都不在。”

        要是那些佣人在,宋城可能就不会这么孤立无援。

        可他们在的话,也可能暴露出宋城在家的事实。

        “我给家里打过几次电话,你听到了吗?”

        “嗯。”宋城疲惫地闭上眼睛,“手机没电了,电话听到了,却没有力气去接。”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无奈道:“你不知道,我就躺在地上,听着外面的电话铃声,心想右右,那是你打过来的吗?我想跟你说说话,可我连爬过去的力气都没有。”

        我难受地闭了闭眼,心里被刀剜过一样疼。

        手掌放在他的胸膛上,感觉着从胸腔里传来的震动,觉得真好,他还活着,还躺在我身边。

        “宋城。”

        “嗯?”

        我抿了抿唇,扬起脖子,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我好爱你,你知不知道?”

        宋城闷声笑了出来,声音却有些虚弱。

        他佯装怒道:“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老实招来。”

        “没有。”我摇了摇头,牙齿在他下巴上轻轻地咬噬着。

        他的呼吸声陡然急促起来,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牙道:“沈右宜,你给我老实点。”

        我低声笑了出来,甜蜜地往他身边靠了靠,嘴上用力,在他下巴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宋城的呼吸声顿时急促起来:“你给我等着。”

        我哈哈笑了两声,嘴巴凑到他耳边,暧昧道:“好,我等着,只要你身体好起来……”

        宋城清醒了没有多长时间,再次昏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替他换了腰上的纱布。

        小满每天早上醒的都挺早,他没有赖床的习惯。

        我带着他去卫生间替他把了尿,然后给他换上衣服,带着他刷牙洗脸。

        收拾妥当以后,把他抱到床上,放在宋城身边,叮嘱道:“妈妈去做早餐,你陪爸爸玩一会儿,知道吗?”

        宋城立刻甩了我一个白眼,皱眉道:“老子都多大人了,用得着他陪?”

        “对对对,你是大人了,陪你儿子玩一会儿。”我将毛绒玩具扔过去,端着昨晚熬粥的锅下了楼。

        昨天晚上天太黑,没注意脚下,今天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地上有一道不甚明显的血迹,分明是宋城回家的时候留下来的。

        我赶忙拿了抹布,一点一点将地上的痕迹擦干净,累的满头都是汗。

        进了厨房,准备淘米的时候,就听到门铃声。

        心不由得奇怪这,这么早,谁会过来?

        拉开门一看,竟然是冯若白。

        我心里忽的咯噔了一下,慌忙道:“你……你怎么来了?”

        冯若白笑道:“你不是让我送药过来?”

        “哦,没想到你会这么早。”我从他手里接过塑料袋,偏头看了眼他身后的人,疑惑地望着他。

        “你跟小满两个人,做饭肯定不方便,我让厨房做了点送过来。”

        我心一暖,有些说不出来话,只能侧身将他们让进屋,让他们把饭菜摆到餐桌上。

        好在提前将家里检查了一遍,没什么异常。

        冯若白抬头看了眼楼上,问道:“小满呢,还在睡?”

        我有些心虚,讪讪道:“是啊,昨晚又哭了一会儿,睡的有点晚,早上就赖床了。”

        “我上去叫他起来?”冯若白说着,似乎想上楼去。

        我连忙伸手拦了一下,紧张地吞咽了一口唾沫,道:“让他睡会儿吧,这两天他也吓坏了。好不容易回了家,才睡的踏实一点。”

        冯若白脸色有些僵硬,沉默地看了我半晌,良久,叹气道:“右右,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们。”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连忙抬头望着他,郑重道,“真的特别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跟小满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他勉强笑了笑,看得出来,心情不是太好。

        他在这里多呆一秒钟,宋城被发现的危险就加大一份。

        我将装药的袋子放在桌上,不好意思道:“其实,我也没休息好,还想上去睡一会儿。”

        我身上还穿着睡衣,头发也没有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