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少女(第1/2页)

作品:《我曾爱过你的唇

        我登即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他还有脸过来。

        “你等着,我去给你算账。”

        我将雯雯推开,抬脚就要下床,却被她一把拽住胳膊。

        雯雯随手用衣袖抹了把眼泪,拍了拍脸颊道:“我现在状态怎么样?”

        我看着她红通通的眼睛,摇了摇头:“不好。”

        她泄气地眨巴了一下眼睛,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当真是我见犹怜。

        “那也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她用力揉了揉脸颊脸颊,龇牙咧嘴做了几个搞怪的动作,放松脸上的肌肉,随即下了床。

        我一口气提到嗓子眼,连忙跟在她身后。

        雯雯打开房门,唐笑连忙要冲进来,看到我的时候,他脚步一顿,站在门口不动弹了。

        雯雯抬眼看着他,嘴角边居然咧开一个笑容:“找我有事吗?”

        她说着指了指外面,唐笑只好往外走,我们两个跟在后面,到了客厅才停下。

        雯雯抬手,让佣人上茶。

        唐笑脸色苍白地坐在椅子上,呐呐道:“我不是来喝茶的。”

        “我知道。”雯雯随意地点了点头,“不过上茶是我的待客之道,至于喝不喝,就是你的事了。”

        唐笑被她不轻不重地撅了一下,脸色不是很好看。

        他似乎有话要说,但是看了我一眼,又闭了嘴。

        我朝雯雯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我要不要先离开。

        雯雯却像只刺猬一样,直接睨了他一眼,不耐烦道:“有话就说,当着我朋友的面,没什么不能说的。”

        唐笑立刻张开嘴,还没等他说出一个字,雯雯又道:“如果是说结婚的事,那免了,我没闲工夫听。”

        “雯雯——”

        “唐先生,”雯雯直接截断他的话头,“我知道自己年轻,长得漂亮,也放得开,你喜欢我很正常。不过我也就是想跟你玩玩,既然你要结婚,那正好大家好聚好散,往后要是觉得你老婆床上无聊,说不定还能约一炮。你说是不是?”

        雯雯一句话,顿时将唐笑激的满脸通红。

        他拳头握的紧紧的,额头上青筋爆起,也不知道是在激动个什么劲。

        雯雯直接无视他的反应,施施然道:“如果你是想说孩子,那么我警告你。”

        她的口气陡然凌厉起来,两眼直直盯着唐笑,冷笑一声:“这是我的孩子,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也用不着你瞎操心。”

        “雯雯!”唐笑陡然站了起来。

        正好佣人端着茶过来,雯雯一摆手:“既然唐先生没心思喝茶,那就不用强人所难了,送客。”

        佣人连忙将茶盏放在桌子上,恭敬地朝唐笑道:“唐先生,这边请。”

        唐笑从进门到现在,总共就说了一句完整的话,估计憋得够呛。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完全不想走。

        佣人就弯着腰站在他面前,大有他不走,自己就一直站下去的架势。

        雯雯木着一张脸看了他几秒钟,不再多说一个字,转身直接回了卧室。

        我冷冰冰地看了唐笑两眼,心想这完全是咎由自取。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唐笑无奈,脑袋耷拉下来,整个人仿佛被抽了魂一样,低头跟在佣人身后,狼狈地走了。

        我叹了口气,忽然瞥见许乐趴在书房门口,瞪大了眼睛朝唐笑的背影张望。

        她察觉到我的视线,干脆从书房里出来,落落大方地站在我面前,一本正经地问道:“是他对不起许雯雯,他要跟别的女人结婚,对不对?”

        我点了点头,没想到小丫头眼睛刷一下红了。

        她两手握着一只手,手指用力地绞成一团,咬着牙道:“那小宝宝怎么办?他没有爸爸了吗?”

        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抬手在乐乐脑袋上摸了摸,低声道:“雯雯会好好爱他的。”

        许乐抿着唇,神色委屈,可能是想到了她自己的爸爸。

        她抬起胳膊,用衣袖蹭了一下眼泪,转头溜回书房。

        唐林两家的联姻,转眼间就在圈子里传遍了。

        之前唐笑与林如雪解除婚约的时候,林如雪几乎沦为整个上流圈子的笑柄,很长一段时间都被人拿出来当作谈资。

        如今二人直接举办婚礼,真是亮瞎众人的眼睛,外头等着看好戏的人不可胜数。

        婚礼是在周日这天,我们现在住在林家,我就是想不去都不行。

        宋城这几天忙着联系以前与宋家有来往的人,忙的脚不沾地,婚礼当天,带着我匆匆赶往现场。

        这几天我跟雯雯一直有联系,她平静得很,似乎完全不把唐笑要结婚的事放在心上。

        除了那天去许家,看到她哭过一次之后,后来再也没见她掉过眼泪。

        也可能她偷偷的难过,只是不想让我发现而已。

        能比唐林两家邀请来参加婚礼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