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夺取宝藏(大结局)

作品:《神魔九变

    魔龙的话让徐天治心里咯噔一下,如果正如魔龙所说,那么,他相信,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一刻,徐天治陷入了无限的迷茫之。

    但是尽管在迷茫的状态之,但是他心似乎始终都可以看到一方光亮,或许,将这个妖兽从冥王鼎里逼出来,将会有一线生机。

    “快,将它从冥王鼎里逼出来!”这时,空也出现了这样的声音,而那道声音,还在继续重复着之前的话语,并且话语之间散发出一种莫名的力量,让徐天治的脑海一片混乱。他从来只知道用冥王鼎收服妖兽,从来不知道怎么将妖兽放出来。

    徐天治崩溃!

    正在徐天治有些受不了时,突然从脑海响起来一个声音,如同晨钟暮鼓一般,将他敲醒:“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抱元守一!”

    声音逐渐消退,徐天治恢复了正常的思考,他睁开眼睛。

    徐天治看了看四周,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却是看到他不远处有几头妖兽,从地上快速的向着那宝藏处掠去。而且,都是紧紧贴着地面。

    开始他还不以为意,但是随后他就发现端倪,那几头妖兽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而且距离那宝藏处却是越来越近,看这样子,不过一会儿,它们应该就能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空间已经打开,刚才,他和妖兽打斗,并且收服妖兽,自己意识不清晰,时间已经过的太久。他不知道空间已经打开!

    徐天治眼珠子转了转,既然妖兽能如此,他也可以这样来,他学着妖兽的样子匍匐前进。

    “果然是这样!”

    原来,这片地域应该是有着限制。只能从地面走,而从高空走的话,都是徒劳的。这空间的法则,倒是霸道。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宝藏处,徐天治眼睛露出笑意。此时他明白,那几个人早已经进入了空间,本来想甩掉自己,却不想,空间打开的时间如此长,现在都没有关闭!

    突然,徐天治好像明白了什么,魔龙说的法则,是不是就是这个空间法则!只要将妖兽放在这个鼎里,空间,将一直开放!

    轰!

    突然,在距离宝藏处不远处的一座这片宝藏地,发出来一声震天动地的响声。

    这城池本来是徐天治的必经路线之一,但是听见里面有响声,就知道那城池必然有状况,现在在这样一个孤立无援的地方,还是尽快找到青袍黄袍他们比较好一些。

    毕竟有同伴,总比孤单一人好得多。虽然他们都是为了宝藏!

    徐天治没有迟疑,迅速穿过城池,直冲空间,嗖!

    “吼吼!”

    正在徐天治刚进去不久,准备摸索前方路的时候,发出来一道巨大的吼声,听其吼声,带着一丝暴怒。

    而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要寻找青袍老者的身份,虽然不太熟,但是他认人的本领,无人能比。

    发生了什么?

    “青袍老者?”徐天治绷紧全身,准备战斗,身形骤然停住,想要再确认一下。

    “竟然暗算我!我杀了你们!”青袍老者的声音再次传出,带着暴怒的声音犹如滚滚天雷一般。

    “青袍老者出事了?”一经确认,徐天治身影顿时消失在了原地,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想了解发生了什么。

    看样子,青袍老者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困难。那一声怒吼之,好像还带着一丝无奈的意味。

    如果是别人,肯定听不出来,但是徐天治和青袍老者有一面之缘,他能读心,自然是能够听得出来。

    但是徐天治并没有失去理智,他知道,身在这样一个环境之,到处都有可能是陷阱!很有可能,这只是一个幻境,相由心生,不得不防。他没靠近一步都极其谨慎。

    他身影一跃,便飞到了城墙上,往宝藏城地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此刻,宝藏城地遍布着一种血红色的铁链,铁链由无数条组合而成,纠缠错杂,乱有序,看样子,应该是一道阵法。一股股强烈的波动,从铁链上散发而出。

    而铁链条央处,缠着一道巨大的白色巨猿身影,正是解开封印的青袍老者!

    此刻,青袍老者拿着那把庞大的锤子,在奋力的对抗着四周不断袭来的铁链。那柄重锤,每一次砸在那铁链上,都会让整个铁链阵都发出一丝丝的颤抖。

    虽然青袍老者身上缠了一些铁链条,但是那些部位都是无关紧要的。而且看这样子,一时半会儿,这阵法还奈何不了青袍老者。

    虽然这阵法奈何不了青袍老者,但是青袍老者也奈何不了这阵法,所以青袍老者和这阵法之间,现在形成了一个玄妙的相互制约。但毕竟青袍老者体力有限,这样下去,体力迟早要消耗光,被这阵法所伤。

    徐天治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他可能是陷入宝藏地的陷阱里,被之前的同伙给暗算了!

    老天有眼,所以,他不决定帮青袍老者,再看看这个宝藏地,本以为是宝藏满地,但是机关重重。

    此时青袍老者看到了徐天治,他满脸无助,“救,救我!”

    徐天治本来想离开,他开始犹豫,徐天治向来有慈悲之心,他转身说:“我为什么要救你!”

    “我,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因为这个秘密,他们才暗害我,只要你帮我,我就告诉你!”青袍老者虚弱的说。

    徐天治想了想说,“成交!”

    徐天治观看四周的情况,才能做救人的打算,这片宝藏地不太大,倒像是一个沙漠上的大型驿站,又或者只是远古宗派用来囤积物品的地方。

    那些粗壮的血红色铁链,从四周的地面上拔地而起,扶摇而上,直击青袍老者所在的心位置。像是一张巨大的蜘蛛网,而青袍老者便是蜘蛛网的被困者。

    而且徐天治还看到,从铁链根部,源源不断的有光芒闪烁,在为整个阵法提供着能量!

    他思索片刻,闪身来到铁链的根部,一掌轰下去。

    轰!

    “嗯?”

    徐天治脸色一变,他刚才轰出去的那一掌,竟然对这些铁链毫无作用?看来这阵法的关键所在不在此处!

    “不在此处……那这里也逃不了干系!”他手掌上涌现出熠熠光彩,噗哧一声闷响,他将双手直接插在了下方的石板,碎石迸飞,轰然大响。

    随着他这一掌劈下去,他竟然看到这石板底下是血红色的液体!

    “这是……血!”

    粘稠腥红的血水,遍布在石板之下的土壤之,和土壤混合在一起,让原本灰褐色的土壤都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而且那凄艳的血水,还散发着灼灼的光芒,一股异样的波动,扑面而来。

    徐天治定睛一看,果然,那铁链就是插在这血土之。铁链上不断被传送的红色光芒,就是从地下血土源源不断的传送上来,支持着整个阵法的运转。

    他没有贸然动作,而是又连续发出几掌,周围的石板应声掀开。

    轰轰轰!

    几声大响后,散发着红光的血土,便大面积暴露在徐天治眼前。

    同时间,一股滔天的凶恶威势,也从这地下传了上来。刚才他只是掀开了一小块的石板,所以露出来的血土并不多,这股威势没有显露出来。

    而现在他大面积的掀开了这石板,这股凶威便爆发开来,惹的城池上方的空间,都是一阵微微晃动。

    徐天治猛然后退几步,眼神惊疑不定,感受着这股威势,他心有疑惑。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心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地下,不会封印着一头绝世凶兽吧?

    传说古老的宗派,都喜欢扑捉一些强大的灵兽,来守护宝藏地。而强大的灵兽一般都开启了灵智,并且独占一方,霸主的日子自然要比宗派守护的活计轻松的多。

    所以,并不是所有灵兽都喜欢去宗派做守护。

    但是,远古宗派实力强劲,不会先把灵兽驯服再抓回来,而是先抓回来再用铁血手段直接驯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样往往百分之十以上的凶兽,一般都会选择屈服。

    但是少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脾气暴躁不配合的,便原地封印,成为护宗大阵的一部分。

    越是这样想,他心的震惊就越是多,在这个宝藏地,封印一头妖兽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透过这股威势来看,如果刚才的想法成立,底下的凶兽至少也是万年级别,这样的灵兽如果放出来,那岂不是危害一方?

    被困这么久,如果逃出来的话,肯定首先会报复社会啊……

    “法则,法则!”青袍老者说。

    徐天治头疼,又是法则!就在这个时候,空间飘出了一些红字,这应该是咒语,徐天治立刻闭眼默念,他知道,这就是法则,在冥王鼎里的法则。

    就在这个时候,空崩一声巨响,妖兽从冥王鼎里跑了出来,瞬间,所有的红色链条全部断裂,青袍老者跌落在地上。

    前方,一个巨大的门打开。这就是宝藏地!

    徐天治走进宝藏地,拿到了所有的宝藏,分给了穷苦百姓,至于黄袍老者他们,也许因为法则,被永久的封在已经没有宝藏的宝藏地了吧,徐天治始终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