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 大结局

作品:《绝口不提我爱你

    霍向沉默下来。

    我望着姥姥,她那花白的头发闪了我的眼睛,我很想冲她叫一声姥姥,之前在东风别墅,不知道她跟我妈的关系时候,我还可以叫的出来,可是现在,我叫不出来。

    她不认我,我还要凑上前吗?

    我也沉默着。

    谷大峰开口了:“伯母,当年的事情是我不对,跟平安无关,他们两个从小就两情相悦,你不能因为我就拆散了他们。”

    谷大峰也知道霍向的身份了?那他为什么如此淡定?

    我还在惊异之,姥姥冷笑一声:“平安是你女儿,阿是阿静的女儿,因为你,阿静变成植物人,你说,阿静要是醒过来,会同意你的女儿嫁给她的儿子吗?”

    什么对什么,我都被说糊涂了,阿静又是谁,霍向,不,谷英达是阿静的女儿?阿静跟姥姥又是什么关系?

    “姥姥,谷......谷总说的对,这件事跟平安没有关系,就算我妈醒过来,我也会坚持娶平安。”

    霍向说完,拉着我的手头也不回走出办公室。

    “大哥......”身后传来陈明智的声音,被反弹回去的门挡住了。

    我心里一团疑团,霍向心情不好,等到我看清周围的景色,才发现汽车停在大桥上。

    霍向无视这里不能停车的规定,把汽车停在一边,下车走到桥栏旁。

    我知道他心情不好,可是,我心里有那么多疑惑不解的问题,需要他给我答案,我下车,走到他身边:“霍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向对我讲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

    谷夫人怀的是女孩,知道谷大峰一心想要男孩,于是收买医生在产房做手脚,想跟我妈交换孩子,谁知道我妈一直以为自己怀的是男孩,其实生出来的也是女孩,医生收了谷夫人的钱又不能不办事,就出去找刚出生的男婴。

    阿静叫丁静,是我妈的妹妹,也是姥姥亲生女儿,跟姥姥在山崩之后被一个路过人救了,过路人把她们带回家养伤,没想到丁静跟我妈一样,爱上过路人的儿子,还怀了他的孩子,姥姥气疯了,带着丁静悄悄离开过路人的家,想找医院让丁静打掉孩子,丁静舍不得,哀求姥姥让她生下孩子,姥姥答应了,但是要求她生下孩子就送人。

    丁静含泪答应下来。

    丁静在医院生下霍向第二天,正好是我妈跟谷夫人一起被送进产房的日子,医生知道丁静生了男婴,正想着用什么办法把男婴偷出来,却被陆铭生叫住,他说他看到谷夫人收买医生,说他可以帮助医生,但是叫医生告诉谷夫人,孩子是跟我妈交换的。

    所以谷夫人才会以为我是她的女儿,而我妈一直郁郁寡欢,她其实也隐约觉得谷英达是她的儿子,被谷夫人掉包了,但是想到谷大峰是谷英达的父亲,谷英达跟着他总比跟平建强,就忍痛把这件事咽在肚子里,只是终于还是郁结在心,早早离开我。

    丁静一觉醒来,孩子不见了,以为是被姥姥送人了,苦苦哀求姥姥把孩子找回来,后来姥姥跟她说,孩子被人偷走了,她立刻冲出医院,要去找孩子,却被汽车撞成植物人。

    撞了丁静那个人把姥姥跟丁静带去国外,找国外医生给丁静治疗,可惜丁静还是成为植物人,那个人是船王,有钱,唯独没有亲人,就认了姥姥做母亲,丁静做妹妹,一辈子照顾她们,后来他得癌症去世之前把所有财产都留给姥姥和丁静,姥姥有钱后,开始寻找那个孩子,这也是谷英达小时候失踪那一次的原因,他被姥姥找到,做了亲子鉴定,他才知道自己身世。

    从此他桀骜不驯,不听谷大峰安排,他的内心也是矛盾的,他是谷大峰养大的,但是谷大峰偏偏又是造成他母亲成植物人的凶手,所以他一年有大半时间不在谷家。

    姥姥知道谷大峰有权有势,不是说能扳倒就可以扳倒的人,于是想出一个办法,她看出来谷大峰和平建根本不知道我的身世,让霍向想办法让我跟谷英美自相残杀,霍向还是谷英达的时候,其实是真心喜欢我,宠我,为我做的那些事都是出于真心,只是一想到他妈妈,又对我充满怨恨,就在这种矛盾,我们都长大了。

    “你不会告诉我,我爸跟陆铭生合作失败是你做的吧?”

    我望着霍向,多么狗血的剧情,居然会发生在我身边,但是,为什么还要发生在我身上,我做错什么了?平建又做错什么了?

    “谁叫他一直对你不好,我那是想惩罚他一下。”

    这个时候的霍向,更多的像谷英达,从小到大他都是这样偏袒我。

    可是,这一次,我不感激他,因为他,我失去我的第一次,真的跟谷英美反目为仇,还有平宁,陆奥运......

    “平安,我一直想让你离开,就是不想让你掺合这件事,可是你偏偏不走。”

    霍向语气带着一丝无奈。

    我淡淡一笑:“就算你告诉我实情,我也不会躲走。”

    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恨他还是该原谅他,心里很乱,但是还有那么一丝欣喜,他说这一辈子非我不娶。

    我现在需要冷静,我要好好想想,我该怎么办?

    霍向握住我的手,欲言又止,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急促响起。

    是陈明智的电话,他说姥姥居然在谷氏安放炸弹,说要炸了整座楼,让我们赶紧过去。

    天哪,姥姥到底想做什么?

    我顾不得冷静,催促霍向赶紧回去,事实上,不要我催,霍向把汽车开的飞快。

    谷氏。

    陈明智正在安排大家撤离,整个谷氏人员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陈明智应该说服几个高层,所以大家心里有疑惑却还是陆续走出谷氏。

    看到我们,陈明智一脸的无可奈何:“我劝不动姥姥,你上去劝劝她。”

    他看着霍向。

    有霍向在,姥姥不会真的要炸了谷氏。

    “你跟明智留在这里,我上去看看。”霍向点点头,又看着我说。

    我毫不犹豫回答:“不行,我要跟你一起上去。”

    虽然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原谅霍向,可是我绝对不会再跟他分开。

    霍向直直看着我,半天才说:“好吧。”

    陈明智却担心的叫道:“平安小姐,你还是不要上去了。”

    他眼的担忧很明显,霍向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我会照顾好她。”

    我低下头,不敢看陈明智怅然的神情,而是跟着霍向一步一步朝大厅走去。

    三十层总裁办公室。

    姥姥神清气闲的坐着,淡淡看着谷大峰。

    而谷大峰面色一片纠结。

    见我们走进来,姥姥脸色一沉:“明智这小子越来越不听话了。”

    “陈明智是姥姥替我妈收养的义子,是我弟弟。”霍向小声对我解释,我这才恍然,难怪陈明智虽然是霍向的助理,却有很多地方比助理越权多了。

    “姥姥,不要怪明智,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你不要再创造悲剧了,再说陆铭生已经死了,整个事情跟谷总其实没有太多关系。”霍向上前,恳切望着姥姥。

    别人不了解姥姥,他了解,姥姥表面严厉,其实特别重感情,没确定我身份之前,她是没打算让我活着,知道我是丁雪的女儿后,她心里一定感慨万分,才会假装跟我不相认。

    他觉得姥姥不会真的想要炸了谷氏,所以,他才敢带我一起上来。

    “悲剧不悲剧,只看这位谷总一句话了。”姥姥盯着谷大峰说。

    我跟霍向诧异望着谷大峰,他好像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点点头说:“好,我带你们上去。”

    谷大峰居然要带我们到三十七层,我之前进去过,知道三十七层其实什么都没有,关键是三十八层,他按下电梯,我们走进去,没有一个人说话。

    姥姥威胁要炸谷氏,就是想到三十八层来看看?她以为这里有宝藏吗?

    电梯门开了,我们走出来,才发现这里像医院,到处是一片苍白。

    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扑鼻而来,我下意识捂着鼻子。

    谷大峰把我们带到一处玻璃房门口,看着姥姥:“你不是想知道这里藏着什么秘密吗?这就是答案。”

    我们站在玻璃房门口,望着里面,都惊呆了。

    玻璃房里有一个巨大的玻璃球,球里面躺着一个女人,我屏住呼吸,心里有很奇怪的感觉,姥姥却脱口而出:“阿雪。”

    我的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了,果然,玻璃球里躺着的是我的妈妈丁雪。

    “这么多年,你一直保持她的尸体?”姥姥望着谷大峰。

    谷大峰点点头:“我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冷冻技术,光这个玻璃球你们知道多少钱吗,三亿美金,还不算冷冻系统,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可以天天看到她。”

    我哽咽着:“爸......”

    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时刻,让我这么感动,对所有人来说,神秘的谷氏顶楼,原来只是冷冻我妈的尸体,而不是什么宝藏。

    我爸对我妈,一直是情深意重,我们都错怪他了。

    姥姥面色动容,伸手贴在玻璃上,喃喃的说:“阿雪,我恨你那么久,可是看到你,我心里的恨却全部都消失了,我以为你是被他蒙骗才离开的,没想到他对你用情至深,你,你终究没有看错人。”

    她颤巍巍转头,看着我:“孩子,没有什么炸弹,我是在跟自己打赌,只要谷大峰能找个理由说服我,我就原谅他,现在看来,是我一意孤行,你可以原谅我吗?”

    我看着姥姥,她眼含着泪水,居然带着一丝哀求看着我,像个做错事情寻求原谅的孩子一样,我的心立刻就软了,不管她曾经做错什么,这一刻,我知道她是真的爱我的妈妈,是真心想要得到我的谅解,我怎么能不原谅她呢。

    我上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姥姥,我从来没有恨过你。”

    “即使我不许你跟阿结婚,也没有吗?”

    我看到旁边的霍向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故意大声说:“没有,姥姥,我不恨你,因为你没隐瞒过我什么,对那个隐瞒我很多东西的家伙,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原谅他。”

    霍向脸上表情立刻耷拉下来。

    姥姥却笑着牵着我的手,再拉过霍向的手说:“想惩罚他的方式有很多种,先收了他,再慢慢惩罚他,不是更好?”

    霍向不满的叫道:“姥姥。”

    我却眼睛一亮:“姥姥说的对。”

    身旁,谷大峰也笑了,他的目光落到玻璃球的绝美面容上,多希望她可以醒过来,看到这美好的情景。

    一个月后,新城新闻媒体和各大报纸都被一条新闻占据整版,是关于霍氏总裁霍向与谷家大小姐谷平安婚礼现场直播报道。

    在大家对这场婚礼议论纷纷的时候,我已经跟霍向站在燕子山之巅,我们的蜜月就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