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拒绝无耻,我们走在成功的路上(结局)

作品:《穷二代的成功路

    第八十三章拒绝无耻,我们走在成功的路上

    陈建发自此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同我联系,打他的电话也总是关机。我不由有些担心起来,以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他不可能换了电话不告诉我吧,他会不会真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再度接到他的电话已经是一年多以后了,对于这么长时间没有同我联系,他显得很是局促,而我却禁不住内心的喜悦不住的责备他:“你小子,到哪里发财了,怎么换了电话都不告诉兄弟一下。”

    陈建发一直没有回话,等我终于静下心来,他才幽幽叹了口气道:“我想了,以我的性格,要走打工的路,是无论如何也奔不出一个好前程了。要说是性格的问题,打死我也不信,但要我除了工作之外还要应付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我实在做不来。袁胜和林伟那种水平的人都能在广东买下房子,可我如今连在老家都买不起房子。虽然老婆不说,但是,我这一辈子如果就这样下去,我不服气。”

    “那你是不是又有别的发展了?”我不解的问道。

    “同样的,做企业需要很好的机遇,真的为你感到高兴,你在最适合的时候碰上了最适合的人,但是象你这种机遇,遇到的人又是如此的志同道合,这种机遇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且,如今许多外资企业正在往东南亚和印度转移,只怕在不远的将来,在广东创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现在国家正在大力发展农业,我想谁都离不开穿衣吃饭,如今三聚氰胺、地沟油如此盛行,应该其中会有一些商机。我老家正好有百多亩荒地,如今荒了十几年了,我想,我回家去做农业开发,应该会适合我这种性格的人的发展的。”

    “那好啊,你要从事的正是一项朝阳产业,只是,做这一项,回报很长,而且需要吃很多的苦,你准备好了吗?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和兄弟直接说。”

    陈建发略停顿了一下,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是啊,做这项带来确实需要太多的坚持了,我们毕竟还年轻,对于困难考虑得不是很清楚。当初我准备了十万块钱回家,如今刚搞了一年,资金就周转不过来了,就想找找老朋友,看能不能周济一二。”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立即感到受辱了似的,“咱们什么交情了,你有了如此的困难居然不和我说,还是不是好朋友了?马上把你的银行账号告诉我,我马上帮你汇过去。两万,两万够不够了。”

    “应该…应该差不多了。”陈建发显得有些不安。

    “老朋友了,不要吞吞吐吐了,你信得过我,才这样跟我开口,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直言的呢。”

    “说实在话,我现在虽然养了几百头猪,也不知道市场前景如何,可是,我还是经验不足,把场面铺得太大了,又且又开发了鱼场,种殖场,许多方面都要用钱啊。这样吧,咱们交情归交情,可是也不能白借你的,你想办法帮我筹到五万块钱,我到时候给你四成的股份,你看如何。”

    “你这是什么意思,”但我转念一想,陈建发的话也不无道理。珠三角的制造业谁知道还能维持多久呢,我如果能在其它的产业里面投些钱进去,亦能避免一些风险,而陈建发,则是我绝对信得过的朋友。

    “这样吧,”我默念了一下,“我借给你五万块钱,随便你什么时候还。然后我再投五万块钱进去。四成也不要了,你付出了那么多的汗水,算我三成。赚钱了咱们按股份分,亏了也不要紧,就当买个教训。

    “这怎么行,我这不是坑你了吧。”陈建发马上就要回绝我。

    “咱们还是不是兄弟,还要客气这些!”我立即沉声说道。

    我知道,无论我借多少钱给他,他都会有一种压力,可能不要多久,他就会想着要还钱。如果经营正常还好,但要是遇上点波折什么的,我真怕他会走极端。我投入一些钱进去,便是不想让他有任何思想包袱,帮他分担一些的风险。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对于那些真正帮助、关心过我的人,我不会吝啬任何帮助。

    这也是对善良和真诚的朋友们的最好的回报。无关钱,而是这个社会已经极其稀少的真诚和友谊,因为那是金钱永远无法换回的,可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小小的表达一下。

    陈建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不用任何文书,我立即打了八万块钱过去。而陈建发收到钱之后,也会经常打电话给我,讲述一下目前的工作进展。

    或许陈建发是个天生的农业家,果然半年之后,他不但还清了我的钱,因为猪肉以及家产品的疯涨,还帮我们赢回了十几万的利润。这笔钱对于目前的我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于陈建发来说,却是从未想过离成功如此的近。他的口气也信心十足起来,再也不似以前那般唉声叹气、怨天忧人了。

    我知道,只要他继续坚持下去,他已经踏上了成功的路,这条路无关荣耻,无关算计,而是辛勤的汗水和真诚的付出。好心人,总会有回报的,我想。

    由于公司的经营一直处在上升的阶段,虽然我们一再将利润转为再投资,以扩大公司规模,但是五年过去时,我仍分得了数百万的利润,这是我曾经打工时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的收获。

    这个时候广东的房价正处在疯涨的阶段,曾经有不少的同事劝我,趁着手中有些钱,尽快在广东置下产业,无论是自居还是保值增值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经历了早年的挫折之后,虽然我已经在广东拥有了自己的产业,我仍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过客,我和我的员工们一样,都是微不足道的农民工,在这片或许热闹无比的土地上,无论我们曾经撒下多少辛勤的汗水,我们都只是一群过客而己。这里没有我们的根,永远不会让我有踏实的回到自己的家里的感觉。或许这只是我一个人的看法,但我依恋自己的家乡的山山水水,无论贫穷还是富裕,无论美丽还是丑恶。

    当初置下的房子,李云嫌楼层太高了,眼看着弟弟也成了家,我便让给了他住,如今他在本县作一名普通的的士司机,顺带照看着我的父母。而这个时候,我的姨妈舅舅们也对他们热情起来,不要说整寿,就是平常的生日小节都会拎着包去探望一番。然后善良的父母便会在我耳边唠叨几句,舅舅姨妈们对他们是如何的照顾,言下之意,都是想向我借整万以上的钱,去开创他们所谓的挖矿事业,或者就是赌博大业。而我则一口将他们回绝了,对长辈该有的敬意我不少一点。但是要借钱,免谈.

    我永远都记得,我那可怜的学费是我和我的父母家人用自己的汗水,从黄泥地里,从黑漆漆的大山里面掏出来的。我永远以为,只有真正同我共过苦的人,才有资格与我同甘。

    随着我们的孩子渐渐的长大,李云也必须得考虑我们的儿子的上学问题了,为了上学方便,李老师想尽了办法将李云调到了县城,为了她上学方便,我又在学校附近的小区里置下了一套四房二厅的,父母也会经常过去帮着照看一下我的孩子。在不经意间,父母也渐渐度过了最初的不适应,渐渐的学会城里的老人们,去逛公园,打太极拳了。或许他们终于能在老年的时候享受几天清闲的日子,亦能让不能长伺身边的我小小的感到些许的安慰吧。

    为了方便我每二十天回一次家,我替自己买下了一辆新款的面包车,许多同事劝我买个高档的小车,我也只是笑笑算了。更豪华的小我车我当然买得起,但对于长年呆在工厂的我来说,却是用处不大。而我这辆车,不但回到老家下乡时可以装下我和弟弟的一家子,在公司的时候,用来送货也是很方便适用的。我只是一介草根,便要习惯草根的生活方式,不需要打肿了脸充胖子,就算我一掷千金置下了几十万的豪车,也改变不了我身为草根的宿命。

    但是,当我有一次开着满载着货物的面包车去送货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表弟辗转数番之后,居然在这家玩具厂做上了个工程师。

    “你买的这是什么车,”表弟甫一见面就四处打量我的座驾,露出了一脸不屑的神情,“你还是坚持不改要买你的国货啊,你知不知道,现在二十万以下的车都是垃圾来的,更不要说这种国产的面包车了。”

    “车子便宜啊,我们是穷人,当然只能坐这种便宜车了。而且这种车正合适你老表我的身份啊。你知不知道,比尔盖茨哪怕开个破车走在路人,也没有人把他当个穷人,而我哪怕开个一百万的车子走在路上,我仍是个穷人。所以啊,我觉得这款车就符合我在的身份嘛。”

    表弟的胸脯在急促的起伏,显然他不会想到我会如此的说他,但是,这时候他的老板适时的出现,他只好硬吞下了口气,但是我分明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许多的不屑和一些不易察觉的不甘。

    我不知道表弟为何会变得如此扭曲。身为草根的我们,或许会有无数的无奈,但是坚持自己作为草根的本色,却是我们仍能期待更好的前提。表弟一直迷失在追逐名牌的幻想之中,而他那可怜的双亲,已经不止一次向我的母亲抱怨自己没有生活费了。

    或许表弟只是这个浮躁的社会的一个小小的缩影,我相信,象他这种不甘现状,整天牢骚满腹,从来不思自己的作为,而且将自己的一切不顺归结于社会和他人的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小小的数字。他们难道不知道,既然不能身为官二代富二代,便只能依靠自己的双手来改变一些现状吗?

    转眼间我们创业已经六年过去了,六年当中,虽然我们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坎坷挫折,但因为我们一直坚信诚信为本的经营原则,我们的企业一直处在蓬勃的发展之中已经在不断的往周边的领域发展。而我们的员工,他们在我们一直推行的分享红利的政策下,已经有数十个员工在自己的县城置下产业了,而我们的业务经理的冯立峰,更是将自己的家安在了工厂附近的一个小区里。

    生意越来越忙,看样子这个中秋我是不能回家同家人一起过节了,因此,我让李云特意请了几天假,带着我们已经五岁的儿子到广东来陪我过年。

    我们的员工们,他们也已经有很久没有回家看看了,可是为了公司的赶货,他们无怨无悔的留在了公司,继续加班加点的为公司忙碌着。

    但是,中秋的晚宴却是不可缺少的。

    为了筹办这个晚宴,我们特意到外面的大酒店请来了大厨,为全体员工奉上了一顿丰盛的大餐,而早已不复当初那般颓丧的冯立峰,早已经成长为一个意气飞扬、自信洒脱的业务经理,因此这顿晚宴,他自作主张的作了现场的DJ。

    酒足饭饱,又是几去轻歌过去,正当大家分享月饼之时,冯立峰突然拿起了话筒:“在今天这个合家团聚的时刻里,我想谨代表我自己和我的家人,表示感谢,感谢我们的老总,让我们从五湖四海聚到一起,开创我们共同的事业。我也真诚的感谢,能遇到这么多真诚和善良的同事,和你们在一起工作生活,是我冯立峰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

    台下立即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许多员工更是滚落了几滴眼泪,他们当中,有多少曾经进过治安队,有多少人曾经一名不文,而他们如今都已经成为我们这个公司的骨干人员。

    “在这个举家团聚的时候,我们的老总们没有丢下我们,和自己的家人一起过节,而是和我们的员工们呆在了一起,今天,虽然我们很多同事不能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但我们今天感到同样的温馨,因为,三位老总就是我们的亲人。“

    台下又一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亦有少数新来的员工们开始交头接耳,打听着其中的关系。

    “所以,我希望能有个机会代表全体员工,再一次感谢我们的吴总、周总、郑总,他们能用自己的真诚和爱心,将我们这群陌生的人们汇聚在他们的周围,一起开创一项事业,共同营造我们的大家庭,再次感谢他们。”

    “今天,我们三位老总的家人也来到了现场,可能我们许多员工仍是不太熟悉他们,今天我还想代表全体员工,感谢他们的家人,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家人的宽容和善良,以及她们在幕后的默默的、无怨无悔的支持,我们的老总们才能一心一意的来从事我们共同的事业,大家说,请他们出来一起出来,让大家认识好不好”

    “好,”“好,”“快点。”台下立即乱成一团。

    吴总、周工的夫人领着孩子都落落大方的站出了人群,礼貌的一一向人群挥手致意,然后再款款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李云显然对这一切措手不及,曾经在数十个数百个学生们面前滔滔不绝的她,此时竟涨红了脸,虽然站直了身子,却是呐呐的说不出话.她的紧张不安,也因为工友们平常都不怎么见过她,人群显得更加的疯狂,好象要故意为难她似的,一定要让初次让全体员工认识的她当众讲几句话方才放过他。

    “谢谢,谢谢大家。”李云毕竟也曾经见过一些场面,不用多久便定下了神,“我记得正槐曾经和我讨论过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上无耻的人确实是比较容易成功,但是我想我们家正槐不但不无耻,而且是个很方正的人,而且据我的了解,吴总和周总的脾性也和他们差不多,你们这么多的人都能一心一意的团聚在他们这三个方正的、不懂得变通的人身边,这就说明,你们也同样是真诚和善良的人。如今,我们的企业虽然仍在发展之中,但是,我们这群真诚和善良的人已经将它推向了很高的高度,恕我直言,我想,我们这群真诚和善良,不够无耻的人已经走在成功的路上,因为只要我们继续坚持以诚待人,哪怕我们付出得多一些,哪怕前面再多的挫折,有我们大家在,就一定都能克服,一定能赢得真正的成功。谢谢,谢谢,我说得不太好,希望能和大家共勉。”

    人群从哄乱中渐渐静了下来,当李云讲完的时候,堂中已经是鸦雀无声,良久之后,才暴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更有人无比激动地说:“是的,我们一定会成功,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