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大结局!

作品:《蚀骨甜宠:饿狼老公缠上身

    身后高跟鞋的声音还在持续,傅雅转身也想出去,看见前面一个男人的侧影正在往这边看,连忙缩回了身体,胸腔里忍不住一片紊乱,脸皮子也立即变得煞白。

    “雷少。”女子靠近雷子枫,冲他甜甜一笑。

    雷子枫点头,随后两人平行走,并没有任何肢体接触,转身离开了傅雅的视线。

    浑身的力气好像被全部抽走了一样,傅雅背心紧贴在冰冷的墙上,然后慢慢坐了下去。

    她忽然想不明白,感觉此刻好像在做梦一样让人完全没有真实感。

    雷子枫不是陪着麦可可出国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是跟一个女人在一起?

    心里有什么东西,硬生生的被从心上抽走了一样,血肉模糊,却让傅雅已经彻底感觉不到疼痛。

    她听了陈牧的,甚至这两天都没有怎么不开心,嘴上说着要独立,要自力更生,不要靠任何人,但是已经长远的长在她心底里的男人,她什么都不敢说,因为说了,她会更加放不下。

    或者,从始至终,她就没有放下过。

    可是突然间看见他居然出现在这里,还是跟着一个女人,长久以来一直坚持着的什么东西,忽然之间就破碎了,掉得满地的渣,还毫不怜惜的刺了她的心。

    傅雅坐在地上,很想哭出来,紧紧咬着唇瓣,柔软的唇肉,此刻一片冰凉,她甚至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痛,整个人只是感觉麻木,被抽走的心脏,呼啦啦的冷风直往里面灌入,说不出的难受和绝望好像洪水猛兽一样袭击而来。

    麦家墨在包间里面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傅雅回来,孙昊犹豫着看了一眼被傅雅扔在沙发上的包,“应该不会走吧,她包都在这里呢。”

    “你什么乌鸦嘴?”胖子狠狠瞪了他一眼,“老大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女人,你这乌鸦嘴要是给说没了,老大一定不会放过你!”

    麦家墨并没有理睬三个兄弟,黑着脸,突然站起身,一声不吭的开门离开的包厢。

    一直通往卫生间的走廊上很安静,一个人都没有,麦家墨犹豫了一下,终于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傅雅。

    会所的空调开得很低,傅雅坐在冰凉的地砖上,连背后紧靠的墙壁也是冰冷的,让她整个人早已经忍不住开始瑟瑟发抖,可是她人好像已经麻木掉了,根本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起身,依旧呆滞的坐在地上,直到手机响了又响,也没有要去接的想法。

    “漫漫?”循着不停叫的手机铃声,麦家墨鼓起勇气往女洗手间这边走,果然在转角的盆栽后面看见了神色看起来十分糟糕的傅雅。

    傅雅好似没有听见麦家墨在叫她,仍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麦家墨皱眉,完全不明白傅雅为什么忽然间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过他也顾不得,看见傅雅坐在地上脸颊苍白的样子,他心居然升腾起一股极其浓烈的疼惜,差点没忍住将她抱进怀里的冲动。

    傅雅侧过脑袋,呆滞的看着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的男人,好半天似乎才回过神,连忙挣扎,“放我下来。”

    麦家墨黑着脸,男人强势霸道的气息在这个时候展漏无疑,根本没有理睬傅雅的挣扎,一直抱着她往外走。

    他一个大男人居然都已经到了女卫生间找人,大概也是他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了。

    “我让你放我下来!”麦家墨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吸引了好几个路过的服务生,傅雅突然很害怕若是她和麦家墨这样子被雷子枫看见了会怎样,声音骤然冷了下来,没有一点温度,直勾勾的睨着麦家墨,“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跟你有关系吗?”

    傅雅的声音略微沙哑,好像受到了什么重大打击过后,一时面对不了现实,整个人都显得异常颓废,清澈的五官微微狰狞,双手甚至忍不住抓上麦家墨的手臂,修剪整齐的指甲也极具杀伤力,瞬间将麦家墨的手臂抓出了两道血痕。

    “你放我下来!”近乎嘶吼一样的声音从傅雅喉咙里滚落出来,让麦家墨忍不住皱眉,终究还是没有坚持,弯腰将她放到地上,脸色稍微有些难看,直勾勾的盯着傅雅:“你就这么讨厌我?”

    “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傅雅无视掉麦家墨的问题,怒目瞪向他。

    麦家墨顿了顿,摇头,他们之间好像还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

    可是看她现在的样子明显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还是慢慢收起了唇角微弱的笑意,显得有些失落般,注视着她愤怒的精致小脸,微微皱眉。

    傅雅是真的被刺激到了,她不知道自己刚才看见的雷子枫到底是真的还是她私心的幻觉,可是她很讨厌麦家墨碰她,这样的肢体接触,让她忍不住难受,刚才若不是麦家墨放开他放开得及时,她真的忍不住会想要扇他耳光。

    麦家墨放开傅雅,傅雅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开始往外走,麦家墨默了默,最终还是追了上去,有点无奈的看着前方消瘦的背影,声音有点无奈,也不复之前坚硬,“你要去哪里?”

    “跟你有关系吗?”傅雅声音冷到了极致,转弯直接走到电梯面前。

    “你要走?”麦家墨的眸子瞬间变得幽深,似乎不敢相信因为他刚才抱她出来,她有必要发这么大的脾气。

    傅雅连头也没有回,咬着唇瓣站在电梯面前,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艰难的滚出来,“我走跟不走,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其实我们根本不认识对不对,以后也不要见面了。”

    麦家墨默默看着眼前倔强的小女人,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好像被钢针扎着一样疼痛,让他眼底不由自主,露出微微的苦涩。

    电梯很快上来了,傅雅一步跨进电梯就要去关门,谁知道麦家墨比她的动作还要快,赶在傅雅关门之前,利落的跟着进了电梯,虽然也开始面无表情。

    傅雅知道他跟在她身边,可是她对这个男人真的一点也不熟,甚至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傅雅一直低着头往前走,麦家墨眼看她不看前方的路,差一点撞上迎面而来的一对男女,连忙身手利落的扯过她的手臂,护着她走了出去。

    “怎么了?”麦家墨走到傅雅旁边,忽然见她不动了,有些好奇,“现在想去哪里?”他并不觉得刚才傅雅脸色那么差劲是因为他闯入女卫生间,因为在那之前,他刚看见她,她的脸色已经极度难看了。

    如果不出麦家墨意料,她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不应该看到的东西,或者,接到了不应该接的电话?

    傅雅直到走出了会所才想起来自己的包应该还在包间里,但是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回去拿,所以才停住了脚步,听见麦家墨这么一问,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看向麦家墨,声音低沉,却比刚才好了许多:“你能帮我回去拿一下我放在包间里面的包吗?我所有东西都在里面。”

    麦家墨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过想着傅雅身上只有手机,她现在就算想走也走不了,也就放心的点头:“你等我一下。”说完自己转身飞快上楼。

    傅雅一个人站在太阳下面,四周没有一丁点可以帮她遮住阳光的树木,尽管只有几步之遥,她却好像陷入了沉思当,面上只有一片呆滞味道。

    她完全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碰到雷子枫,那么之前,雷子枫出国的话,包括陈牧说过的,难道都是骗她的吗?

    与雷子枫相比,傅雅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宋涛这个小插曲了,他身边的女人更加勾引不了傅雅的兴致,这个男人既然可以出一次轨,自然也就有第二次和第三次,很正常。

    麦家墨很快从楼上拿了傅雅的包下来,递到她手,轻吁了口气,“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把车开过来,先送你回家吧。”

    发生了这么多令人意外的事情,傅雅现在最想做的事情的确就是回家,大概麦家墨也是看清楚了这一点,傅雅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点,总算没有刚才那样,依然那么抗拒他了。

    麦家墨将车子开到了傅雅面前才,伸手打开副驾的车门冲傅雅招手,而傅雅也没有让他失望,看见是他,没有犹豫的上前来,顺着打开的车门弯腰上车。

    “我看到雷子枫了。”傅雅突然开口说道。

    麦家墨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然后声音略微有些颤抖的问道:“然后呢?”

    “我不知道。”傅雅双手捂住了脸。

    “你还爱着他?”麦家墨问道。

    傅雅坦白了,“恩!”

    麦家墨将车停了下来,掏出一支烟,点上,过了良久,他才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好。”傅雅点了点头。

    第二天,麦家墨在会所的内置球场里打球,喝水的时候,一记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漫漫呢?”

    麦家墨一口水差一点被呛住,因为这几声音是雷子枫的!

    谁都知道雷子枫前两天跟他妹妹去了国外,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雷子枫已经走到了麦家墨的面前。

    他浑身清冷,气势逼人的雷子枫脸色更差,冷冷的看着麦家墨。

    麦家墨喝水的动作已经停了下来,从旁边抽出面巾纸将嘴角的水渍一点一点优雅的擦掉,唇角也轻微上钩,似笑非笑的瞅着雷子枫:“你没有出国?”

    他在这里让他太意外了,麦可可出去后虽然很少有电话回来,但也不是没有,居然都没有提到雷子枫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你什么时候认识漫漫的?”雷子枫不答反问,麦家墨的气势很强没错,可是他在商场和战场上都经历过什么叫做生死,比起麦家墨的强硬,雷子枫给人的感觉稍稍不同,也决计不会被麦家墨压了下去。

    在看见雷子枫的那一秒,麦家墨几乎已经想到了应该是自己之前跟傅雅在一起的时候被这个男人看见了,否则以他现在的处境,所有人都以为他在m国的时候他居然在国内,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出来见他?

    不过雷子枫这么一问,麦家墨是更加确定了,嘴角下一秒挂着讽刺的笑意,盯着与他差不多身高的雷子枫:“我认识她,什么时候认识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雷子枫眼底闪过一抹阴鸷,神情冷峻的盯着麦家墨,嘴角一撇,冷冷的道:“我不允许你以任何目的,接近她!她不是你应该碰的。”

    “那就是你应该碰的吗?你们现在什么关系呢?”麦家墨忍不住笑,前一秒因为雷子枫的冷酷而骤然紧绷的下巴渐渐放松,语气更变得轻描淡写,仿佛根本没有将雷子枫放在眼。

    “麦家墨!”雷子枫眼角眉梢不由自主掠起一抹煞气,这么多年,傅雅一直都是他的底线,只是除了麦可可,没有人挑战过这份底线罢了。

    与麦家墨一起上来打球的三个男人听到这边的声音纷纷围了过来,还都虎视眈眈的望着雷子枫,一脸不解。

    麦家墨忍不住摇头,朝胖子道:“你们先去玩着,我这边的事情处理了,下一局咱们继续开始。”

    三个男人乖乖的转身继续,麦家墨则往转弯的走廊上站了有些,淡淡的瞥了雷子枫一眼,眼神骤然深沉:“我还没有问你现在为什么会在国内,你有什么资格过问我到底跟傅漫怎么样了?”

    雷子枫自始至终黑着脸,漆黑的眼眶深不可测,好半天才抬眸,冷冽倨傲的气势更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在麦家墨面前展露出来,狠狠盯着他:“不管我现在为什么在这里,但是我警告你,漫漫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你对她有任何的念头。”

    天知道他站在窗口无意间看见麦家墨一脸体贴的将包包递给傅雅,还为她打开车门系安全带,这一系列的动作简直让他妒忌得想要发狂!

    麦家墨挑眉冷笑,脑海里现迅速浮现出那个小女人干净柔美的样子,不可否认,就算他一开始接触她的目的很不单纯,但是现在,他感觉自己这样的行为其实已经很单纯。

    他喜欢她,仅此而已。

    “你还是走吧,让我知道你在这里没什么关系,但是我父母、你父母可未必会这么想。而且……”麦家墨深深看了雷子枫一眼,神采深邃:“我想要跟你公平竞争傅漫。”

    闻言,雷子枫瞬间紧紧蹙起了眉头,显得有些不敢置信。

    不过很快,雷子枫又抿唇,眼角眉梢展开一抹邪笑,阴沉厚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今天在这里警告你,我跟傅漫,你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她是我的女人,永远都会是,而不是你这样居心叵测的人可以要的起的!”

    “如果你这么认定她是你的女人,你们为什么还会离婚?别说是我妹妹逼得,你是男人。”麦家墨忽然觉得好笑,尽管他也没有将事情看得清楚明白,但也隐隐知道没那么简单。

    雷子枫紧蹙的眉头就始终没有松开过。

    是,如果单纯只是麦可可,他完全有办法将这件事给干净利落的处理掉,只是他的顾虑太多,加上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纯粹。

    “所以。”麦家墨笑吟吟的瞅着雷子枫,“咱们都有自己的顾虑,你不干涉我,当然我也不会干涉你,傅漫是一个值得喜欢的女人,咱们公平竞争,就看傅漫如何选择,我觉得这样是最公平的,你说呢?”话尾落音,麦家墨故意将声音轻挑,语气因此浮现出清晰的挑衅。

    “你!”目光如利剑一样瞪着麦家墨,两个男人气场都是同样的强大,尖锐的气息甚至波及到了一边打球一边悻悻看向这边的战况的三个人,感受到两个人身上莫名的尖锐,都忍不住楞了一下。

    雷子枫眼底煞气越发的厚重,垂在身子两侧的拳头也捏的吱吱响,但没等麦家墨开口,强势的力道又自己渐渐消散了下去。

    男人一脸冰冷,之前所有的情绪都渐渐收纳了起来,冷冷看着麦家墨:“希望你不要后悔自己今天的决定,因为傅漫,我势在必得!”

    “我也势在必得。”凑热闹一点也不害怕乱套的,麦家墨表现得越发轻松,甚至笑眯眯的挑眉,他很喜欢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抓狂的样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他恐怕自己已经踩到了雷子枫的底线,不知道到时候傅雅要是真的想要跟着他的话,雷子枫会不会真的要拿枪杀了他?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雷子枫薄唇紧抿,唇瓣几乎只剩下一条僵硬的直线。

    “那又能怎样?”麦家墨靠在栏杆上,远远眺望窗外,默了默才重新开口,口气生硬:“我的事情,同样也不劳烦雷少cao心。”

    雷子枫浑身气息因为麦家墨的出现变得阴鸷,冷眼最后瞪了他一眼,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你要是敢伤害她,就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雷子枫西装革履的背影,很挺拔,即使在军队里面也是最好的苗子,当初麦家墨也没少听父亲夸赞这个男人,只可惜他没有志向一直呆在军队里,偏要自己出来在商场上做出一番成就来,不然,也许他们早可以较量一次了。

    不过就算在一个女人身上较量,好歹也能称得上较量不是?

    想到此,麦家墨唇角勾出一抹的得逞的笑意,远远朝雷子枫的背影吼道:“雷子枫,我等你能光明正大站在我面前的那一天!”

    雷子枫背影一僵,自然明白麦家墨是什么意思,不过他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脚步也没有停留一秒钟,飞快消失在了麦家墨的视野。

    “老大?”等雷子枫一走,手里还握着球杆的胖子飞快跑上来,“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麦家墨一巴掌拍上胖子的脑袋,同时又狠狠瞪了一眼其他两个人,“叫你们不准听,还偷听!”

    “老大,这不是担心你出事嘛。”其余两个人立刻讪笑,没想到他们装模作样的样子都被麦家墨看在眼,脸皮子都忍不住红了红。

    “继续!”一眼看见桌上还剩下的球,麦家墨帅气的转身,将自己放在旁边的球杆拿起来,俯身弯腰眯眼探手的动作无不是潇洒利落,旁边几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黑色小球已经滚入了桌角下面。

    几个人都忍不住喝彩,“老大厉害!”

    麦家墨收起球杆,就对三人说道:“我去办点事,你们先玩!”

    说完,麦家墨便走了,他走到一处安静的地方,给傅漫打去了电话。

    “漫漫,有件事我想告诉你。”麦家墨语气沉稳的说道。

    经历过昨晚傅漫跟他说她还爱着雷子枫的时候,他那个时候已经做出了决定。

    “什么事?”傅雅皱眉问道。

    “我刚才见到雷子枫了。”

    傅雅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她没有问话,因为昨晚上她也见到了雷子枫……

    “然后我觉得他还是爱着你的。”麦家墨说道。

    其实说这句话,对他来说,挺不好的。

    但是,他知道傅雅的心没有在他身上,傅雅爱的人是雷子枫,而雷子枫爱的人也是傅雅,他不想看到傅雅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所以才和傅雅说了这件事。

    因为他觉得爱一个人,还是让她过得幸福,让她开心才好。

    所以他决定成全他们俩人。

    “是吗?”傅雅颤抖着声音问出这句话。

    “嗯,你和他在一起吧,我妹妹的事情我会去处理,我家里的事情我也会去处理,这一次,我站在你这一边。”麦家墨微笑着说道。

    即使此刻,他的心很痛,但是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至少将来他不会后悔。

    说完后,麦家墨便挂了电话,傅雅还想多问几句,只是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傅雅还没有从这个惊讶的事情里走出来,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

    她掏出来一看,是一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电话号码。

    这是雷子枫的电话号码!

    看到这串电话号码,傅雅的脑海里回想起了刚才麦家墨在电话里说的话,说雷子枫还爱着她。

    她虽然和麦家墨的关系不怎么好,但是麦家墨的那句话,她相信了,因为她也想让自己去相信!

    她颤抖着手,点了‘接听’这两个字。

    “小雅。”独属于雷子枫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傅雅的心也跟着快速的跳动起来,她深呼吸一口气,才说道:“嗯。”

    “来开门,我在你家门口。”雷子枫说道。

    “啊……”

    “啊什么,快来开门!”

    傅雅抬手抹了一把脸,发现眼睛里流出了泪水,她赶紧把那些泪水擦掉,收起手机,走出房门去打开了门。

    房门一打开,果然看到雷子枫正站在房门口。

    雷子枫朝她微微一笑,“老婆,我回来了,这次,不要再赶我走了好吗?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和你解释,只要你相信我。你会相信我吗?”

    傅雅想到麦家墨的话,想到麦家墨说愿意帮助她搞定他的家人,并且还让她和雷子枫在一起。

    她这一次,想什么都不管,只想着要和雷子枫在一起就够了。

    就让她疯狂一次吧。

    所以听到雷子枫这句话,她激动直接扑入雷子枫的怀里,抱着他,颤抖着声音说道:“我相信你!”

    她真的很想他,很想很想!

    抱着他,她才感觉到她的生命是鲜活的!

    “恩。这一次,我死也不会放手,而且,我手里已经有了王牌,相信我爸妈再也不会阻止我们俩在一起。”雷子枫抱着失而复得傅雅,颤抖着声音说道。

    他站在房门口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傅雅不肯接受他,不肯再原谅他。

    还好,傅雅选择了相信他。

    这真的是上天对他的恩赐。

    所以,这一次他一定会好好的珍惜这一个难得的机会。

    而且,他确实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第二天,当雷子枫把一份亲子鉴定报告交给雷天河和叶澜的时候,他们俩人都怔愣住了。

    “假的!”叶澜第一个生气了。

    “这是真的,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再去亲自做一次测试,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够全程监督,别再让人钻了空子,给你们一份假的亲子鉴定报告!这报告上显示傅忘枫就是我雷子枫的亲儿子!”

    雷子枫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因为当初有人对亲子鉴定报告做了手脚,导致他和傅雅的路走得这么的艰辛。

    “还有一件事我也想告诉你们,傅漫是傅雅!不管是年前,还是年后,她都是我雷子枫的老婆!我当初辜负了她,现在,我再也不容许我再辜负她!”雷子枫铿锵有力的说道。

    “傅漫是傅雅?!”叶澜激动的问道。

    “是的!妈!您没发觉,她除了长相和傅雅不一样之外,其他都和傅雅有很多的共同点嘛?她当初离开我之后,出了车祸,导致毁容,做了整容恢复手术,才会导致面容发生了改变。”

    “那她为什么不早点说?”叶澜激动的问道,“还是说,子枫,这些话,都是你骗我们的!你故意加深我们对傅漫的同情!”

    “我没有!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自己去做鉴定!”丢下这句话,雷子枫就走了。

    因为他已经不想多说了!

    有些事,只有当他们去做了调查之后,得出结果了,才会相信!

    叶澜和雷天河确实重新去做了一次关于傅忘枫和雷子枫的亲子鉴定报告,全程都跟踪,最后得出来的结果竟然真的是傅忘枫是雷子枫的亲儿子!

    叶澜还颤抖着去做了傅雅和傅雅的爸爸的亲子鉴定报告,得出来傅雅真的是当年的傅雅!

    一瞬间,整个雷家都变了天。

    而麦家因为有麦家墨在,也变了天,麦可可被麦家墨狠狠的教训了三天三夜,终于认清楚了自己的内心,明白了雷子枫真的不是她这辈子的良人。

    她选择嫁给爱她的那个男人,而不是她疯狂去爱却不爱她的雷子枫。

    并且她还亲自去了雷家和叶澜以及雷天河说清楚了情况,说她不想强迫雷子枫,也不想做拆散雷子枫和傅漫姻缘的人,还说她已经想通了。

    叶澜对此很意外,不过却也很欣慰,总归是在她们雷家什么话都没说的时候,麦家就给她们雷家找好了台阶,所以对于麦家的这份恩情,她叶澜是永远的铭记在心了。

    所以她当场就认了麦可可做为干女儿,麦可可高兴的答应了。

    三天后,叶澜拉着傅雅的手,激动得热泪盈眶的说道:“雅雅,都是***错,妈竟然糊涂了这么久,让你和忘枫受委屈了。”

    “妈,不怪你,其实都怪我。”傅雅也流泪的说道。

    如果她当初强硬的去让人做一份关于傅忘枫和雷子枫的亲子鉴定报告,也不会出这么多的事了。

    不过,还好,一切都大团圆,圆满了,她也知足了。

    间她和雷子枫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就当是为他们的爱情路添加的情趣吧。

    傅雅和雷子枫终于再一次的领了结婚证,并且决定在三个月后举行婚礼,一家人团团圆圆的,美美满满。

    结婚这一天,麦家墨来了,容子画也来了,麦可可也来了,不过大家都是带着祝福来的。 /~.*?@++

    傅雅这一天,穿着婚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雷子枫穿着笔挺的西装,酷帅的站在她面前,司仪在礼仪台上宣讲着,“请问,这位先生,您愿意娶身边这位女子为妻吗?不论对方是否贫穷、富贵、疾病,都愿意照顾她保护她爱她一辈子吗?”

    雷子枫望着傅雅的眼睛,说道:“我愿意!”

    司仪望向傅雅,问道:“请问这位女士,您愿意嫁给身边这位先生为妻吗?不伦对方是否贫穷、富贵、疾病,都愿意照顾他保护他爱他一辈子吗?”

    傅雅喜极而泣的点头,“我愿意!”

    “恭喜你们结为夫妻。”司仪恭贺道。

    “谢谢。”傅雅激动的说道,雷子枫一把就抱住了傅雅,当着众位嘉宾的面吻上了傅雅的唇。

    【完美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