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霸气宣言(第1/3页)

作品:《脱掉的爱情

        如果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能够对比的话,一定能够看到我这个时候的脸色已经红成了大苹果的。

        付姐竟然帮着司颜钰捉弄我,还是弄了一身这么性感服装。

        我真的都在想,这是不是司颜钰的意思了。

        可是当我抬头,他就像是看懂了我的眼神一样,瞥的一干二净。

        他把手放在头的两边,笑着看着道:“我只是和付姐说,昨天的衣服可能不干净了,让她给你买一身新的衣服,只是我不知道,原来付姐的眼光,这么好……”

        说着,司颜钰的眼睛,就又开始在我的身上来回乱窜。

        我被他看的脸红,却也无可奈何。

        总感觉,我已经着了道。

        被算计的感觉在我的心头升起来,可是我竟然却和司颜钰相视一笑。

        付姐是很希望我们在一起的,可是我却不能过真的给司颜钰带来快乐。

        昨天,付姐说,我不在的时候,司颜钰几乎没有笑过。

        可是昨天一进门,他就在笑了。

        或许,这就是母亲的伟大吧?

        她没有了孩子,就把司颜钰当做是唯一的孩子,她也只希望他开心快乐。

        没有了家族的禁锢,司颜钰的心情,似乎能够更加的开心和顺畅。

        只是我不知道,付姐究竟是不是明白,人,是不可能脱离家庭的存在。

        司颜钰抱着我,我们就这样子靠在阳台上。

        我的手里拿着一张我抱着果盘睡着的照片,看着他,一脸困惑问道:“你为什么要把我拍的这么难看啊?”

        “有吗?”

        他的手搂着我的肩膀,我们坐在阳台边儿上。

        他分明就是再看着我的样子笑,还说我不难看。

        我洋装要去敲打他的头,却被他用力的扯住了手臂,然后就是一个深深的吻。

        他的吻好甜,让我觉得,我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司颜钰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去上班了。

        阳光洒进来房间里,除了房间里有些凌乱的衣服之外,没有什么变化。

        付姐白天的时候会过来打扫,但是晚上及会离开。

        期间,我见到过几次林非。

        就是那个司颜钰的贴身助理。

        他看到我的时候,眼睛里总是有一种惆怅和伤感,我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种反应,我也不想要去深究。

        “吃点水果吧。”

        我切好了水果从房间里出来,看着司颜钰正在和林非讨论工作。

        我把果盘放在了桌子上,司颜钰就微笑着拉着我的手,让我和他坐下来。

        只是,在司颜钰笑的时候,林非明显发呆了!

        “司少,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你笑了……”

        林非的声音不大,很好听,温润的声音就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让人感觉不到反感。

        我没有开口,因为这个时候,没有我开口的余地。

        我冷静的坐着,看着他们在这里说话。

        司颜钰点点头,浅笑着拍着我的手。

        林非一直看着我,眼睛里带着疑惑和难过。

        “如果你能够开心,一定是为了值得开心的人和事情,林非啊,等你以后有了伴侣就会明白了。”

        司颜钰说话的口吻就像是一个大哥,林非也没有回答,只是浅笑。

        我忽然想想起来,之前见到的林非和赵语诗吃饭的事情。

        我见到过那个时候的林非,他笑的也和司颜钰一样开心。

        工作也在家里做,休息也在家里做。

        我原来的别墅,除了不是我的之外,其他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司颜钰总是喜欢赖在我的身边,我看书他也赖着,我浇花儿他也赖着。

        我站在窗户边儿上,指着外边的那一丛丛的丁香花道:“你知道吗?这里的丁香花,开的很美。”

        他抱着我,从后边箍着我的身体,轻轻的在我的头顶上啄了一下。

        “我觉得,你比那些花儿还要美。”

        我浅笑,分明知道,现在我是在笑着,可是心里,却总是担忧。

        不是我的东西,始终会被人抢走。

        既然明明知道要失去,我又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情根深种呢?

        我叹气,他却拥抱的更紧。

        “小瑜,你和我在一起,好吗?”

        他又提出了那个请求,可是我现在却依旧不能够给他答案。

        “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吗?”

        我只能够避开那个话题,这话时候回答,似乎会比较好一些。

        司颜钰微笑着,却用更加深沉的声音道:“我要让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

        多么霸气的宣言?

        如果世界上没有赵语诗的存在,或许,我会认为,我是最幸运的女人了吧?

        只是……

        我用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