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逃婚(第1/3页)

作品:《脱掉的爱情

        看着窗外的那些风雨,我嘴角扬起笑容,笑着开心。

        “你不必告诉我这些,我没有那个打算。”

        余光看了一眼赵勋东,他微笑着看着我,我就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我不喜欢司颜钰跟着我,当然也不喜欢赵勋东跟着我。

        “你走吧,现在已经收拾好了吧。既然已经收拾好了,就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去吧。我们在一起不合适。”

        我不喜欢被人这么纠缠着,尤其这两个人又是我根本没有办法甩开的人。

        没有办法甩掉他们,所以我的心里就更加的难过了。

        看着眼前的人,我不由得觉得心里难过了。

        “你这算是过河拆桥吗?”

        他笑着看我,我却无以复加。

        我索性下床去,打开门,让他们出门去。

        “走吧,你该走了。”

        我打开门,赵勋东,却是看了一眼他的造型,为难的说道:“我就穿着这身球衣走吗?”

        我看着赵勋东的样子,穿着一身白色和红色相间的球衣,一双大拖鞋还是司颜钰在的时候留下的。

        看起来,像是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

        我看着他这副装扮,想着他还是堂堂的老板,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走了。”

        赵勋东就算是再为难,那也是他的事情了。

        我打开门,让赵勋东走了。

        他走了之后,在门口盘旋了一会,似乎还是下不去脚。

        我倒是打开门,随手把一包衣服丢在了边儿上。

        “走吧,你的东西也带走!”

        我不喜欢被人跟着,当然也不喜欢留下什么东西了。

        赵勋东无奈的站在门口。

        大约今天是他最尴尬的一天了吧?

        楼下经过的老太太,看了一眼赵勋东,用沙哑的嗓子说道:“小伙子,被媳妇赶出来了吧?哎,你哄一哄就好了,孩子们啊,就是这样的。”

        我隔着门听到老太太的话,冷冷白了一眼。

        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像是一家人,可是对于我来说,他根本就和我没有关系。

        我叹气,却不想出去解释了。

        只是看着月亮越来越亮,想着明天就又是一天了。

        司颜钰和赵语诗的新闻,从早上开始就在播报着。

        我看着新闻,虽然心里不由得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当真,可是只要是看到了司颜钰,我却还是不由得去想,这些事情的真实性。

        我微微一笑,自己对自己说道:“以后,我们就终于分开了。”

        浅笑着关了电视机,心里乱的很。

        不想要出去,也不想要去参加谁的婚礼。

        只是我没有想到,司颜钰会从婚礼上跑出来。

        “你怎么来了?”

        我看着气喘吁吁的司颜钰,震惊的站在门口,竟然没有问他,为什么不去参加婚礼。

        司颜钰拖着门,笑着道:“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剩下的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我白了一眼司颜钰,却是眼角已经不自觉的闪动着泪水。

        说道逃婚,如果有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逃婚,这样子的佳话,怎么能够不让我感动呢?

        我低着头,司颜钰却是一把抱着我:“刚刚在举行订婚宴席的时候,我就一直想着你。还好我现在就见到你了,我一刻都不想和你分开了。”

        司颜钰的怀抱那么结实,我靠在他的怀里,心里暖洋洋的。

        只是,我眼角却滴出来泪水道:“你要做什么?你这样子离开了,赵语诗怎么办?赵家和司家的联姻怎么办?”

        他轻轻抚摸着我的额头道:“你真是想多了,我只是离开了而已,婚礼已经进行完了,所以你不需要担心了。”

        我点点头,心里闪过一道失落。

        也而是,他如果没有完成婚礼,又怎么能够逃出来了呢?

        用赵勋东的话说:司正和高丽已经都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

        所谓的万全之策,就是要保证婚礼的正常进行。

        他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额头,忽然从硬邦邦的西装兜子里,掏出来一个件。

        “这是……”

        我看着他,有些好奇这些。

        他抓着我的手,递给我道:“这是你的护照。”

        “我的护照?”

        我竟然忘记了,之前司颜钰强迫我去照了护照的事情了。

        现在,他看着我,一脸神秘。

        我笑着说道:“你要做什么?”

        他拉着我,我都没有来得及收拾行李,就已经被送到了车上。

        “你要带我去哪儿?”

        司颜钰对于我的回答,只是微笑,却从来都不点头答应。

        他笑着说道:“你一会就会知道了。”

        我看着司颜钰神神秘秘的样子,竟然没有了可以回答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