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反击(第1/3页)

作品:《脱掉的爱情

        自从那天之后,我就有好一段的时间都没有看到司颜钰了。

        抱着手里的书本翻来翻去,看着新式的花样。

        小抱着书过来,放在我的身边道:“经理,赵小姐想要和我们合作的事情,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想着那天赵语诗看着我离开的背影,心里应该是充满了羡慕吧。

        我不喜欢司颜钰,对于她来说,是极大的好事。

        她也因此决定要和我合作。

        或许是我的衣服实在是太符合司颜钰的眼光了,所以她一定要来这里模仿我。

        我拨弄着手里的几页书,漫不经心的说道:“有什么可考虑的,都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既然她喜欢,那么就和她合作好了,反正我们有钱拿。”

        放下手里的件,小喜滋滋的转身走了。

        我倒是打开门,看着门外的员工们一个个都有干劲儿的做着。

        只是我没有发现,什么时候赵勋东坐在了我的贵宾室里。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是要来这磨咖啡的,却是看到了赵勋东。

        他依旧和以前一样的儒雅,笑着说道:“我只是来这里看看你的,你工作的忙,我就没有打扰你。”

        阳光从窗台上射进来,今天倒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他穿着一身浅蓝色的毛衫,还有一条深颜色的牛仔裤。

        我递给他一杯咖啡,坐在他的对面道:“上次的事情,谢谢你。”

        赵勋东轻轻抿了一口咖啡,薄嘴唇粘在杯壁上的那一刻,我竟然把他当做是司颜钰了!

        我眼神慌忙挪开,什么时候我竟然会想到那个男人了。

        那个男人那么无情,当然不会来的,所以我也不需要多介意。

        现在只需要做好我自己能够做的事情就是了。

        赵勋东却是微笑着说道:“都不是什么大事,我能帮你,当然要帮。更何况,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当然,赵勋东那天要做我的男伴,却让我被人欺负了。

        说到底,他自己的脸面也挂不住。

        桌子上放着的报纸,都是最近几天的。

        我看着那些版面,大多也是说我和赵勋东的关系不错之类的话。

        我低着头看报纸,赵勋东也低头看着。

        “你觉得这些报纸说的对吗?”

        他轻柔的嗓音开口,我却是淡然的笑了一笑道:“我们都是心知肚明的,之所以我们会被人这么说,是因为有人愿意听。所以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赵勋东却是摇摇头道:“我倒是觉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把这些变成真的。”

        我端着咖啡杯的手晃动了一下,不小心洒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疼的我皱起眉头来。

        他眼疾手快的递给我几张纸巾。

        我还要拿着手来擦拭膝盖上的咖啡,却是看到他直接拿着纸巾擦拭了我的舞污渍。

        我抿了抿嘴唇,却是笑着说道:“不过是一条丝袜而已,我去换一条,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我转身离开,只是我走的时候,却是感觉到背后有一道灼热的目光看着我。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赵勋东对我上心了,但是我能够感觉到,这种感觉,却是无比的珍惜。

        他为何如此呢?

        难道他不会觉得,失去了瑜白之后,他的心里应该是很高兴的吗?

        至少没有了瑜白,以后他们赵家也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没有麻烦之后,所有的事情都会好办很多。

        对于他来说,是好事。

        既然是好事,为何要对我这么好?

        只是因为我的神韵像是瑜白吗?

        我再次回来之后,已经换了一件白色的翻领锥花毛衣,和一件牛仔裤。

        头发随意的在后边绑起来,从神韵上,我当然和我自己最相似了。

        不只是相似,而且是一模一样。

        我再次出现的时候,赵勋东的眼前一亮。

        他痴痴地看着我,好久才收回目光。

        “你这么看着我,我会以为你喜欢上了我的哦。”

        笑着坐下来,倒是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

        只是不一会,就染上了悲哀。

        “你和我的那个朋友,真像。”

        他声音很小,可我却是听得清楚。

        我的心,却没有因为他的牵挂而感动,反而觉得这个男人无比恶心。

        “那又如何呢?我和她不一样,她是她,我是我。如果你因为她才接近我,或者是把我当做她的话,我想,你就白费心思了。”

        我笑着看着对面的人,言语,却是警告之意。

        像吗?那么我就完全不像!

        只有不像,却又那么相似,才能够让司颜钰也像是赵勋东一样的注意到我。

        报复?

        哼,当然要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