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结盟成立(第1/3页)

作品:《脱掉的爱情

        医院里静养了三天,我的病情也算是恢复的迅速。

        看着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安如笑着站在我的身后道:“我的女儿,恢复了之后,越来越好看了。”

        我笑着拍打着安如伸过来的手,浅笑道:“妈妈看女儿,当时越来越觉得漂亮了。只是我今天不能够陪着妈妈吃饭,要出去约见一个朋友呢。”

        我笑着对安如,可我的心里却是清楚,我要见得这个人,我是应该要感谢她的吧?

        我的眼神飘渺,隔着窗户,看到了外边去。

        在外边,此刻太阳高照,那些积雪已经慢慢融化为了雪水。

        滴滴答答的。

        冬天要过去了是吗?

        琉璃世界融化完毕,我穿着一身清淡的灰色呢子大衣,一顶黑色的帽子包裹着染成了棕黄色的一头卷发。

        风吹过来脸上,扑面而来,一股凌冽才能够让我感觉到,此时此刻,根本就不是夏日。

        黑色的皮靴敲打地面发出来的哒哒的声音,让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我的身上。

        而此刻的我,并不是这里最美丽的风景,我要见的那个人应该是让所有的人都痴迷的人吧?

        我笑着踩着高跟鞋走到了那一张最靠近窗户的桌子。

        洁白带着方格子的桌布被整齐的铺在桌子上。阳光从窗户外边洒进来,照在我的脸上。

        我看着身边的这个女人,一头黑色长发到腰间,一双水淋淋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看着四周。

        我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只是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顾柔小姐果然还是来了。”

        我热情的眼神扫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却没有想到,顾柔却是一脸冷漠,不屑的说道:“金小姐,我今天来这里,完全是为了你的面子。如果你有事儿和我说,我可以听一听,但是不是接受就是另外的话,我希望你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这种话,当然是我的台词了。我记得,好像顾柔小姐上次也去了我的生日宴会呢,真是巧合。”

        笑着落座,我微微扬起下巴,看到了她错愕的眼神。

        “今天金小姐来这里就是和我说这些的话的吗?如果是,我觉得我没有什么可以和你说的。”

        似乎是被我说了,她起身就要离开,而我手染着淡黄色指甲油的手指按住了她的包。

        “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眼神冲满了紧张,我不由得觉得司颜钰的眼光真的是越来越差了,这样子的女人都会如此的喜欢,真是饥不择食。

        眼睛的讥讽在出现的那一刻转化为笑容。

        我轻轻放开顾柔的手包,手指抓上了她的手:“我怎么会是故意让你生气呢,我只是问问而已,你坐下来吧。”

        我笑着拉着顾柔的手,让她入座,她也很快就坐在了位置上。

        我点头道:“你可肯来这里,无非就是两个理由。第一,你想要和我撕破脸,干脆和我成为敌人,因为你不喜欢司颜钰和我见面。”

        我笑着抬头,看着顾柔慢慢有些变的惨白的脸的。

        我心里好笑道:既然做的出来,又何必要装作不知道呢?

        “毕竟那天生日会的时候,你可是送了一份大礼给我呢。虽然这份礼物是别人代为转达的。”

        我伸手,一个牛皮纸袋就放在了桌上。

        我仔细端倪着顾柔的动作。她正在笑着看我,可我的心里却是高兴不起来。

        对于我来说,现在的我,就像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什么都没有。

        她的脸色难看一些,我的心情就会好一些。

        “我想你应该知道里边是什么东西。”

        “你就是给我看这个吗?”

        她强装镇定的打开,里边跌落的照片,却是我和赵勋东的照片。

        我躺在他的怀里,那么亲密的照片。

        可这些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我没有什么能够做的事情,来挽回这一切。

        可是此时此刻,我却没有心情说这些。

        “我不想要和你说假话,既然你做了,又何必不敢承认呢呢?”

        “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我告诉你,我没有!”

        顾柔几乎就要拍案而起,拍案而起?和我还是没有什么关系。

        我严肃的看着顾柔,四目相对,她倒是真的有了要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但是我猜,顾小姐今天肯见我,一定是处于第二个理由。”

        放下刚在嘴巴上抿了一口的酒杯,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说道:“第二点么,一定是顾小姐想要和我成为朋友,所以你想要争取我,让我来和你对抗赵小姐。”

        酒杯和桌面轻轻敲击,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你和赵语诗不也是水火不容嘛?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是我呢?万一是别人,你就害怕你冤枉了好人?”

        我微笑着看着她,轻轻一笑:“且不说赵勋东家里的摄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