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我那是饿的1400钻石加更

作品:《重生之我要生猴子

    卢少蓉用自己最美的姿态行了一礼,体态婀娜,纤腰轻摆。

    秦锦只觉得厌烦。

    前世她当皇后的时候,不知道看过多少女人在萧呈言的面前摆出各种楚楚可怜的姿态,卢少蓉这种段位的在秦锦的眼底根本不够看的。

    “你的东西也拿走。”秦锦寒声说道。

    卢少蓉眸光闪了闪,还是用十分憋屈的表情拎着食盒走了出去。

    田夫人刘氏就在外面,她本是将耳朵贴在门上听动静的,以免里面真的出现什么状况,她可以第一时间冲进去拉架什么的。

    听到脚步声传来,刘灵儿忙朝边上闪了闪,直起了自己的腰背来。

    “卢姑娘,我送你啊。”见卢少蓉出来。刘灵儿忙脸上堆笑说道,“真是多谢卢姑娘的汤了。”

    卢少蓉皮笑肉不笑的对刘灵儿一撇嘴,理都懒的理她,径直朝外面走去。

    刘灵儿等人走远了。这才也收了脸上的笑容,“什么东西?”她轻声嘟囔了一下,随后对自己的丫鬟说道,“走。回去。”

    “夫人……老爷不是说……”丫鬟指了指书房,提醒道。

    “不用担心。”刘灵儿笑道,“若是萧大人真的要和自己的夫人闹别扭咱们也管不了不是,只要卢少蓉那个瞎参合的走了便是。”

    丫鬟点头。夫人说的有道理。

    卢少蓉走了,屋子里就安静了下来。

    秦锦嚣张的气焰顿时就灭了下去。

    她扯了扯自己的帕子,紧张的咬了一下唇,是死是活的,总是要去面对的。秦锦活了这么久,只有一点好处,那就是从不逃避。

    该是她应该处理的事情,她是断然不会推给别人的。

    所以秦锦深吸了一口气,转过了身来。

    “和我回去吧。”秦锦咬着牙,小声对萧衍说道。

    萧衍不置可否的再度在书桌后坐下,他随手翻开了原本就摊开在桌子上的一本册子。

    秦锦窘了。

    她已经陪着笑脸了……

    “萧衍。”秦锦只能再度走到萧衍的身侧轻轻的扯了扯他的衣袖,“夫君。”秦锦那声夫君叫的娇滴滴的,还拉了一个大长音出来,那声音真的让萧衍抖了三抖。

    她刚才吼卢少蓉的时候气势十足,现在又变的娇滴滴的,真是让萧衍萧大将军都有点适应无能。

    “你不是觉得我要害你吗?”萧衍缓缓的开口,声音清冷而从容,“不是觉得我处心积虑的调走了你的侍卫,又遣散了你的侍女,好对你下手。你甚至还怀疑我和萧呈言勾结在一起吗?为何还要让我回去?难道早上你怕死,现在就不怕死了?”

    “误会,都是误会。”秦锦嘿嘿的干巴笑了两声。

    她这前世活了七十多,现在又活了十几年,贴在一起的老脸啊,今日是都豁出去了。

    “误会?”萧衍的眉梢一挑,“我怎么觉得不是什么误会,而是你内心就是这么想我的?”

    “我年幼无知嘛。”秦锦觉得萧衍现在挑眉都挑的很帅气了!“夫君,你不要这么冷酷啊。”秦锦摸了摸自己的脸皮,这厚度,嘿,可以直接拿去填坤州城的城墙了。

    到底是谁冷酷啊?萧衍提到这个就心底直翻翻,他都已经掏心掏肺的对她了,她却还想那些四不着的事情。

    萧衍重重的哼了一声,转了一个方向,用自己的侧后背对着秦锦。

    秦锦忙又转了一个方向。

    依照她与萧衍相处的经验,若是他肯和你说话,那么证明还有救。

    只是那时上一世的经验了,不知道放在这一世是不是也行得通。

    不管了,反正秦锦今日是什么都不顾了。早上的一个大乌龙已经叫她颜面尽失了,在萧衍这里已经算是没了什么面子了,现在丢了离子也无所谓了。

    嘿嘿,活了那么久就是有好处,那边是有的时候也不用考虑过多的颜面问题。

    如今秦锦现在依然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那么依照她的身份,是断然不会追着萧衍来死磨硬泡的。

    她不是没想过离开萧衍,可是离开了萧衍她能去哪里呢?

    回到京城?完全没可能!

    萧呈言估计现在巴不得她赶紧去自投罗网。

    况且即便是为了靖国公府,她现在也不能离开萧衍。

    若是她现在走了,这件事情必定会成为萧衍心头的一根刺,以萧衍那睚眦必报的性子来说,将来必定会找靖国公府的?烦。

    再退一万步说,这次是她错了。

    她不该拿上一世的目光来看待这一世的萧衍。上一世她是皇后,是太后,要维护的是她周围人的利益和生命,而这一世。她只是靖国公府的泰和郡主,已经离开了京城,离开了皇宫,嫁给了萧衍,那她就应该心里想着萧衍的利益和生命。

    秦锦的眼底闪过了一丝的落寞。

    她今天过的非常难受。

    萧衍临走时候的眼神和背影一直在她的脑海之盘恒着,不管她做什么,想的都是他。

    秦锦绕到了萧衍的另外一侧,轻轻的再度拉扯了一下萧衍的衣袖,“夫君,是我错了。你不要生我的气可好?”

    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小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就连眼神都看起来有点可怜巴巴。

    其实当门前的衙役来说秦锦来了的时候。萧衍的心底已经是不气了的。

    他给过她机会走了,她却没有走,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理由和原因,都叫他感觉到十分的开心。

    “其实你知道我根本没走对不对?”秦锦干脆主动拉起了萧衍的手。柔声说道。

    “我又不在府里。”萧衍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

    “是啊是啊,你虽然不在府里,却是知道我的动向的。”秦锦说道,“那你知道不知道。我今日是怎么过的?”

    萧衍垂下了眼帘,将目光落在了被她紧紧握住的手上,该不该抽回来呢?萧将军在思考这个问题。

    秦锦说的不错,他即便不在府里也知道她去了哪里。

    府里的人一直没有来报。就是证明她根本没有离开坤州城。

    萧衍动了一下唇,却是没有吱声。

    “我呆呆的坐了一天。”秦锦继续说道,“夫君,我知道我不该乱猜忌你。但是我希望你也能体谅我一下好不好?我可以向你保证,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我也不会胡乱的猜想你。”

    “你不怕我对你下手?不怕我被萧呈言收买了?”萧衍侧目。

    “嘿嘿,要是你被萧呈言收买了,也是应该将我送到他的身边才是。除非你是被忠义侯收买了,才会想要杀死我,我早上没脑子。”秦锦讨好的说道,她在萧衍的身侧蹲了下来,主动将脸贴在了萧衍的手上,如同小猫一样磨蹭着。

    唉,她早上那没脑子的话,是将萧衍给得罪苦了。

    未来陛下刚才对着卢少蓉笑。都不对着她笑……真的是……秦锦苦着一张脸。

    “你会熬汤?”萧衍抬眸扫了秦锦一眼,缓声说道。他已经彻底被秦锦这么乖巧又讨好的举动给取悦了。现在秦锦的样子让他的心底软软柔柔的,好像被羽毛刷过一样。

    “不会啊。”秦锦摇了摇头,萧衍的嘴角一抽。好在秦锦反映的快,马上回过神来,“那个……我可以学。现在就去学。”她忙不迭的起身,无奈她起的太快。今天又一天没吃东西,所以起来之后就脸色一白,头重脚轻的朝一边栽了过去。

    萧衍想都没多想,抬手将秦锦捞入了怀里。“怎么了?可是不舒服?”

    秦锦缓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我只是饿了一天,饿的有点头昏眼花的。”她可怜兮兮的窝在萧衍的怀里。一动不动的看着萧衍。

    “该死的。为什么不吃东西。”萧衍也顾不得别的了,直接将秦锦抱了起来。

    “你带我去哪里?”秦锦抓住了他的衣襟,看他脸上流露出来的狠色,秦锦真怕他将自己给扔出去。

    “带你去吃东西!”萧衍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你不会不要我吧?”秦锦忽然抬手抱住了萧衍的脖子,将脸埋入了他的胸膛之,闷声说道。

    秦锦难得主动亲昵的动作,让萧衍停住了脚步。他垂眸看着她,“你觉得呢?”

    “你是觉得你不会。”秦锦闷声说道,“但是你今天真的把我吓到了。你还对着卢少蓉笑了……”

    她说的委屈,声音之带了几分哭腔,让萧衍的心头一软。

    “怀疑我的人是你。气我的人也是你。从头到尾我都没说不要你的话。”萧衍叹息了一声说道。

    “那你早上还叫我走!”秦锦不满的声音响起。

    “好了好了,那是我不好。”萧衍怕秦锦哭,只能柔声安慰道。 》≠》≠,

    “你还对着卢少蓉笑了。你还想喝她送来的汤!你知道那汤里有没加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秦锦继续控诉道。

    萧衍顿时……

    “那也是我错了好不好?”萧衍只能再度放柔了声音说道,“现在别纠结这些了,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再找个大夫给你看看。你刚才都要晕倒了。”

    “我没事,只是饿的。”秦锦这才从萧衍的怀里抬起脸来。

    她的眼底带着几分笑意,让萧衍一愣,她刚才那声音是装的,是在诱骗他承认错误?

    萧衍……

    还有一次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