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神乎其技(第1/2页)

作品:《被电了以后

        郭浩为什么要把翡翠切成很多块呢,原来他想多雕刻几个物件,然后把这几个雕刻好的成品送到各个分店去,让各个分店当非卖品给大家欣赏。

        对于自己的雕刻手艺,郭浩还是有点自信的,他相信自己雕刻出来的东西是有水平的,拿来放在分店让人欣赏也不是问题的。

        他以前的雕刻水平本来就非常厉害了,还想着什么时候有空,去雕刻协会走一下弄个专家名头呢,只是自己一直比较忙抽不出时间去而已,嗯,应该是玉雕协会。

        既然自己以前的水平就非常不错了,现在气功又增加了,那雕刻水平应该更厉害才是,嗯,自己如果太厉害的话,最好收一下水平,不能雕刻的太好,嘿嘿。

        郭浩开始雕刻了,他拿起刻刀开始雕刻,旁边的井美子她们只见到,郭浩手上的玉石不断往下掉玉屑,很明显,郭浩的雕刻不用打草稿画线什么的,好像在乱雕似的。

        当然,井美子她们不会说什么的,郭浩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反正都是郭浩自己的东西,再说郭浩是她们的男人,她们可不敢说郭浩。

        不过井美子她们也发现了,郭浩的手劲非常大,玉石在他手里好像不是玉石了,倒是像一块面包,郭浩好像是在雕刻面包,完全没有半点费劲的样子,轻松自如的很。

        半个小时左右,郭浩停下雕刻的动作,朝玉块吹了几口气,玉硝掉完了后,羽生弦发现郭浩雕刻的是几个人,不过雕刻的是谁还不知道。

        只见郭浩拿起抹布开始抹玉雕,嗯,现在不是玉块算是玉雕了,抹了一会儿后,他把玉雕放在桌子上让大家欣赏。

        井美子,羽生弦她们仔细一看都有点脸红,原来郭浩雕刻的不是别人,正是她们四个人,不过郭浩没有把她们的衣服雕刻上去。

        郭浩嘻嘻一笑,说:“鄙人雕刻手艺不行,不会雕刻衣服,见笑了。”

        井美子,羽生弦她们不好意思一下后,放开了,反正这里又没有外人,只有井美子说了郭浩一句:“你坏死了。”

        接着她们开始仔细观察玉雕,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后,她们的心里都是震惊不已,为什么呢,因为郭浩雕刻的实在是太像了。

        郭浩雕刻出来的她们四个人,不仅仅形象上非常像,嗯,完全像,神态上更是神似,羽生弦她们盯着玉雕上的自己,发现自己好像是在照镜子。

        过了一会儿她们反应过来了,不过接着一想,好像郭浩雕刻的没有多久啊,这么一想她们又傻了。

        她们觉得说郭浩是大师一点都不为过,但大师雕刻也不可能会那么快的啊,这才多久啊,好像一眨眼,郭浩就已经雕刻好了,那郭浩还是人吗,嗯大海不是人。

        又是过了一会儿后,井美子问郭浩:“海,你怎么这么厉害啊?你还是人吗?”羽生弦说:“肯定不是人,大海君这么厉害已经超出人的范围了。”

        羽生弦的两个丫环,嗯,应该是羽生弦的两个妹妹了,毕竟都是郭浩的人,她们也点点头,说郭浩不是人,特别是在某些方面上,郭浩更不是人,嗯,还是指大海不是人。

        郭浩捏了一下其中一个人的鼻子,问她:“那你喜欢我这个不是人的人吗?”被捏鼻子的低着头,说:“喜欢。”

        郭浩哈哈一笑,说:“这件作品还没有雕刻好呢,我再雕刻一下,你们等下再看看给我提个意见。”

        说完,他拿过玉雕抓起刻刀雕了起来,不过他这次雕刻的时候没有玉硝出现了,井美子,羽生弦她们只看到郭浩的刻刀,在玉雕的各处慢慢的移来移去,好像没有在雕刻一样。

        其实她们不知道,郭浩现在是在微雕,微雕的动作本来就是极慢的,郭浩现在已经是很快了,所以她们才能看到刻刀有移动,不然的话,微雕时刻刀停在某个部位好像一动都不动才是正常的。

        另外,郭浩刚才在雕刻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的雕刻水平已经突飞猛进了,现在的水平比那些雕刻大师都还要厉害很多,自己现在可以说是神雕大侠,嗯,神雕的水平了,也正因为如此,他现在的微雕才能够雕刻的那么快。

        井美子,羽生弦她们几个人,虽然不知道郭浩具体的在做什么,但看到郭浩一副极其认真的样子,都知道其中必有缘故,所以她们也不说话,静静的在旁边看着。

        又过了快一个小时后,郭浩放下手中的刻刀,伸手擦了一下自己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说:“好了。”

        接着他拿过抹布又好像随便抹了一下玉雕,然后把玉雕放在桌子上,说:“大家看一下吧,不过手还是不要用手动它比较好。”

        井美子,羽生弦她们几个人听郭浩这么说,虽然不知道郭浩为什么说不要用手动,但都没有说什么,她们就都盯着玉雕看了起来。

        看了没有一分钟,羽生弦叫了起来:“她的眼睛动了。”井美子则叫:“她在跟我说话了。”另外两个人说:“活了,她在走路。”

        她们基本上说的好像不一样,不过意思都是一样的,这个玉雕上的人好像活了过来,因为她们看到玉雕上面的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