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想不通(第1/2页)

作品:《重生之全球首富

        “其实,红兰说的也有道理,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总会传出去的,你爸还去了趟龙钢,周围的邻居也都知道红兰出事了,所以要是可以的话……”

        姜母看着姜小白说道。

        “妈怎么可能……”姜小白说着,却发现整个病房里,所有人都低着头,一言不发。

        显然是不反对这个提议。

        这姜小白就实在是理解不了这个时代人们的想法了,这要是放在后世,说什么都要分手。

        “妈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红兰都这样了,能嫁给他还是嫁给他吧。”姜母开口说道。

        姜小白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转身出了病房,在楼道里点了一根烟。

        可能真的就是时代的差异吧,父母也都是一样的想法,那被占点便宜就非得嫁给他了,就嫁不出去了。

        后世的小姑娘,酒吧蹦迪,约,照样不是得花几十万的彩礼钱才能够娶回家。

        再说了,这又不是姜红兰的错,她就是个可怜姑娘,虽然说心高气傲了一点,想嫁个大学生。

        可是她又有什么错么,怎么就嫁不出去了。

        “不好意思,同志,这里不让抽烟……”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姜小白抬头,一个漂亮的小护士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刚想撩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赵心怡就从姜小白嘴里把烟拿走。

        “不好意啊,”赵心怡说着白了姜小白一眼,在一旁的垃圾桶上边掐灭了。

        小护士走了,赵心怡在姜小白身旁坐了下来。

        “想不通?”

        “嗯,”姜小白点点头。

        “你们下乡的时候不是有挺多这样的吗?逼着结婚的。更何况人家是大学生,想来长得也应该不错。所以家里人有这种想法不是也很正常吗?”

        赵心怡说道。

        “我知道,我也理解,就是觉得,二姐未来也应该有更多的选择,实在不行就换个地方,没必要非在一颗破树上吊死。”

        姜小白说道。

        姜小白和赵心怡在病房外聊着,病房里一群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要逼着人家大学生娶姜红兰,姜家人除了姜小白,别人还真的没有这个能耐。

        当然了,他们也可以去单位闹,可是去单位闹的结果是什么,他们自己都丢不起这个人。

        再说了,即使是那样闹着两人结婚了,也长久不了。

        过了一会,姜小白推门走了进来。

        “这样吧,我回头先和他聊聊再说,二姐你先安心养病吧。”

        姜小白说道。

        “好。”姜红兰点点头,脸上带着希翼的目光。

        “没出息。”姜小白仍不住嘀咕了一声,然后转身走出了门外。

        除了,姜红梅留下陪着姜红兰。

        其他人都一起回家了,陪着姜红兰一天一宿了,大家也都没有好好休息。

        现在姜红兰醒过来,病情稳定了,大家也需要回去休息休息,赵心怡回来还没有回家呢,当然也回家了,没有跟着去姜家。

        “姐夫忙什么呢?”回到家里,姜小白看着一旁的三姐问道。

        “没啥,租了一个原来食品厂的门面房,现在开了一个小饭馆。”

        姜红香说道,三姐夫是没有正式工作的。

        现在国企的正式员工都让“停薪留职”,三姐夫一个临时工,就更不用说了。

        “嗯,办营业执照了吗?现在检查的严。”姜小白问道。

        “办了,原来的厂子里边帮忙办的。”三姐道。

        “现在的个体户也不好干,要不想想办法,还是回厂子里吧,我看报纸上有说什么打击经济犯罪了……”

        一旁的姜子军开口说到。

        说着,家里众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姜小白,不知不觉中,姜小白已经成了主心骨。大家有事,喜欢听一听他的想法。

        “今年的生意确实不好干,我和你们大姐夫干的那个知青罐头厂。那么大的厂子,本来都准备去外省买了,现在也停止了。”

        姜铁山说到。

        “低调点,等熬过了今年,明年再看吧。”

        姜小白没有多说,也不适合和他们讨论什么国家政策,他们也听不懂。只要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可以了。

        当然下午,姜小白自己打听着来到了技术科。

        “您好,我找一下张守俊,我是姜小白弟弟。”

        其实不用找,姜小白一眼就锁定了,那个胳膊上绑着绷带的年轻人。

        不得不说,这个年轻人还是有点料的,一副文艺青年的样子,模样也就比自己稍微差那么一点。

        听见又是一个姓姜的,年轻人身体就是一个颤抖,上下打量着姜小白。

        当看见姜小白手里拎着的是水果,而不是刀子的时候,稍微镇定了一点。

        “你要干什么?”张守俊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