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八十三章 六阶巅峰(第1/2页)

作品:《武逆焚天

        刚听到力狂的命令,乌兰明显有些感到不解,明明已经知道了情况,却还要偏偏四处打探。

        可是她略加思索,马上就已经明白过来,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不能太过沉默,这样反而会引起其他势力的注意。

        这段时间收集情报,不管是左风还是力狂,都会特别关注两种势力,一种是最近频繁活动的,另外一种就是没有任何动作,过于安静的。

        在如今卫城这种大环境下,自然不能完全停止活动,自己这边越是清楚知道那突兀的雷霆来自哪里,越要表现的半点不知,以及抱有极大的好奇,要同其他势力一同到处打探情报。

        点了点头,明白了力狂的用意后,乌兰也没有再多做停留,而是立刻转身离开。既然是要“做戏”,当然就要搞得逼真一些,她准备立刻就将人手放出去,对外展开调查。

        并未再做交代,这乌兰行事力狂十分放心,他的目光此时反而投向了后院,左风所借用那处仓库所在的位置。

        “你这小子还真是不给我省心,除了之前那道雷霆之外,我可是还感受到大地之下传递出来的震颤,以及土属性异常的波动,想必这一切也都是你搞出来的动静吧。

        不过这来自大地的震动,还算是比较隐晦,即使在这府邸中的人,也不会确定是从仓库中传出来的。如果只是这些,倒还不至于有什么**烦,可是如果再搞出大的动静,到时可就真的麻烦了。”

        低声自言自语了一阵子,力狂忍不住轻轻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说了一句,“算了,还是让我去亲自瞧瞧,否则我实在是放不下心。”

        声音落下的同时,力狂整个人也如大鸟般腾空而起,没有动用任何一点的灵气,完全凭借自身的**力量,直接跃上旁边两丈多高的回廊顶,足尖一点没有停留的投向了远处一棵大树之上。

        没有动用任何灵气,他整个人如同鬼魅般,只有仔细辨认才能够勉强捕捉到,那一道模糊的身影在黑夜中飞驰而去。

        若是左风身在此地,必然会为眼前力狂的手段感到震惊,因为这种移动方式,是不依靠任何灵气来御空,单纯依靠的**爆发力。

        左风和琥珀虽然都能够做到,但那是因为他们的身体都经过了改造,单纯**力量已然堪比五阶巅峰的妖兽。左风也正是借助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再配合自身的灵气,才能同育气期强者一战。

        而眼前这力狂,能够拥有不弱于左风的**力量,这就有些太过诡异了,按照左风所知道的情况,也就只有自己能够通过兽族的精血和血液精华,再配合地之精华来完成人类武者的**改造。

        不知道力狂是如何做到的,可是光是从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力量,就看得出来他的身体是同样经过改造的。

        以力狂的身法和手段,再加上是在自己的府邸之中,他可以快速移动的过程中,准确避开所有的岗哨,悄无声息的从前院潜到后院。

        当他来到后院的那处仓库附近时,这里已经再没有了半个岗哨,乌兰是信守承诺之人,他说过会将人手都调开,便不会再偷偷派人在这里窥视。

        回头朝着身后来时的路上看了看,力狂将之前所经过的各处岗哨位置,以及岗哨所在的周围环境,又重新考虑一番。便已经想好了岗哨新的埋伏地点,这就是力狂的性格,表面上看去有些粗犷,实际上却行事非常谨慎小心。

        即使府邸的岗哨是他这次来到卫城后,才刚刚布置好的,但是检查过一番后,他便立刻又有了进行调整的打算。

        岗哨调整倒也不急于一时,在脑海中思考过一番后,力狂的目光这才重新投向了远处的仓库。

        从这个距离看去,三座巨大的仓库,虽然彼此相距一段距离,但是却也算是集中在一个位置,光是从外表观察,看不到仓库有什么不同,甚至让人怀疑之前的异象,是否真的出现在这仓库之中。

        站在原地略作思考,力狂感觉自己如果这个时候靠近观察,似乎有违乌兰与左风间的约定。不过他又突然想起,左风提出的要求中,要将那间借用的仓库以阵法封锁起来。

        想到这里后,力狂反而点了点头,自语道;“既然他自己动用阵法封禁了仓库,那我只要不踏入到阵法之中,也就不是事违反约定了嘛。”

        在自言自语嘀咕着的同时,力狂也迈步朝着前方仓库走去,他虽然说的十分坦然,可是迈步前行之时,他还是下意识的会隐蔽自己的行踪。

        本来就不远的距离,却是比之前从前院到后园,走了更长的时间。连力狂到后来都忍不住自嘲的一笑,只是那张脸被遮盖在面具之下,勉强能从其眼神上看出那抹淡淡的笑意。

        让力狂震惊的是,当他走到距离仓库已经不到五丈远的距离时,竟然仍旧没有发现任何特别之处。那间仓库仍然完好的如初,甚至在仓库附近,也都没有任何特别的变化。

        ‘难道真的是我判断错误,那道雷霆与左风并无任何关系?’望着不远处的仓库,力狂也不禁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一丝怀疑。

        在好奇心的驱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