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寻找机会,擅于利用(第1/3页)

作品:《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撇开我上次跟你讲的故事不谈,你觉得廖红雪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这个”

        “你不用想太多,我也的确没有要挖坑整你的意思,公与私我还是分得很清楚的,毕竟你我现在谈的都是跟此次任务有关的,还是说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一个公私不分的?”许是亚瑟被她给整得有些怕了,总是下意识就把她的话分析了又分析,想了又想的,其实她压根就没有旁的意思,怪只怪他自己把脑洞开得太大。

        她是如此的天真善良,她怎么可能挖坑给人钻,她又怎么可能去套路他人?

        嗯,她就是一个那么好那么好的人。

        “呃咳咳,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在我的眼里百分之两百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呵呵。”

        “当真?”

        “真的,用你们华国话来说就是比珍珠还要真。”亚瑟抹了把脑门上并不存在的汗,他怀疑他是真的被顾琇莹给整出心理阴影来了。

        谁被她坑过,套路过谁知道,简直分分钟让你怀疑人生好吗?

        偏偏在她挖坑,套路的时候她还一本正经的要多无辜就是有多无辜,深刻的让被她坑过的人明白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道理。

        “成,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相信你。”

        “”亲,你其实不用这么勉强的,亚瑟拉耸着双肩欲哭无泪的想着。

        第一次在大街上碰到廖红雪的时候亚瑟就知道这个女人非常的不简单,可即便是他知道廖红雪不简单,他其实也并没有把廖红雪给放在心上。

        区区一个没有受过什么训练的普通女人而已,还真不值得被他郑重的放在眼里,甚至是避免与她有所接触。

        在后来他跟她的交往中,在亚瑟的眼里他跟廖红雪就是彼此各取所需的一种交易关系,他的身上有廖红雪想要得到的东西,而廖红雪的身上则有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一旦他们所需的东西到了手又失去了对彼此的兴趣,那么他们甚至什么都不必说就可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亚瑟是个喜欢流连温柔乡的风流种,他尤其对东方女性特别的感兴趣,以前他不是没有找过东方女性作为他的女伴,但无疑廖红雪却是他曾经所拥有过的东方女伴中最有趣的一个。

        虽说在帝都自打遇到廖红雪之后,他就时常与廖红雪约个小会看个电影什么的,对待廖红雪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要多浪漫就有多浪漫,但廖红雪就容貌来说还真不是他有过女人们中长得最好看最出挑的,他之所以如同顾琇莹所言那样与她纠缠在了一起,一则不可否认廖红雪的的确确是个大美女,二则大概就是廖红雪的心机城府跟不简单让他非常感兴趣,这才最终促使了他睁只眼闭只眼的接受了廖红雪对他的撩拨。

        换句话说,在他对廖红雪感兴趣的同时,廖红雪对他也相当的感兴趣,他们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唯一的区别大概就在于他对廖红雪的兴趣跟廖红雪对他的兴趣是不一样的。

        继帝大开学那天之后亚瑟就几乎天天都跟廖红雪混在一起,他从廖红雪口中得知她并不住学校宿舍,而是住在学校附近自己的公寓里面,因此,除了学校的必修课之外她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来配合亚瑟的时间。

        刚跟廖红雪在一起的时候自然是很新鲜的,而满心讨好他想要多他身上获得更多金钱的廖红雪也是相当懂事的,这就让得亚瑟对她难免生出多玩一段时间的心思。

        不说多玩多长时间,至少在他离开华国之前,亚瑟没有更换女伴的想法,即便廖红雪小心翼翼,有勇有谋的从他身上讨要去了不少东西。

        可既然那些都是花在他新欢身上的,亚瑟又不是花费不起,他也就没管那么多,只要玩得高兴就好。

        然而,当他从顾琇莹的口中知晓廖红雪以前竟然是她父亲的养女,她曾经喊了十多年的姐姐之后,亚瑟就不得不重新审视廖红雪了。

        当亚瑟完全收起他对廖红雪的轻视之心以后,他方才发现廖红雪这个女人远比他所以为的要不简单厉害得多,倘若廖红雪真对他生出了别的心思,搞不好他还真有阴沟里翻船的可能,想到这些亚瑟就不由得后背直发凉。

        “喊你几声你都没应,你在脑补什么呢?”

        亚瑟:“”你丫会读心术不成,不然你是咋知道我在脑补的?

        “我之前的问题让你很难回答?”

        “没有。”亚瑟看向顾琇莹后摇了摇头,短暂的沉默过后他低声道:“我刚才不说话就是在想你说的问题,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回想了一下我跟她之间相处的细节,我突然就意识到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怕自己栽在她的手里?”虽然顾琇莹开口说的是疑问号,但她话里的意思非明就是肯定的。

        亚瑟:“”不能再愉快的聊天了,你丫的这张嘴简直让他不想再开口讲话。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她的面前这么掩饰不住自己心里的想法了?

        “她在你的眼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只需要站在客观的立场回答我一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