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章 报仇,引蛇出洞(二更)(第1/3页)

作品:《八零之悍媳的甜蜜时光

        丁文山一听说找到害妻子的凶手了,怎么还能沉得住气呢?

        立刻开口就问,“红豆,你慢点说!我没听错吧?你知道是谁害你奶奶了?赶紧告诉我……谁?”

        情急的一把抓住了孙女的胳膊,目光里都是迫不及待的征询。

        丁红豆反握住他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你这个凶手是谁?我暂时不能告诉你!因为我知道你的脾气,你肯定是想要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吧?你想让凶手和奶奶一样,被车撞,瘫在床上,体会一下奶奶这些日子所受的苦?”

        “这有什么不对吗?”

        丁文山答的理直气壮,回手指了指病床上的杜一珍,“你看看,你奶奶原本是最傲性的一个人,她喜欢画画,喜欢四处旅行,也喜欢饱览山川河海,可现在呢,她只能躺在床上,瘦成了皮包骨,这还不算,她连任何的知觉都没有,甚至连起码的自理能力也都丧失了,不能洗脸,不能刷牙,连手指头都没法动一动。你以为,这是她想要的生活吗?难道那个肇事的人,不应该尝尝相同滋味?我不该替自己的女人报仇吗?”

        “你说的都对,那个肇事者是应该受到惩罚,可我不想让你为了这样一个人,打打杀杀的,把自己的未来也搭进去。万一东窗事发,谁来照顾奶奶呢?我相信……如果奶奶有意识,她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丁文山深吸了一口气,“所以呢,你想走法律的路子?让她坐牢?我觉得这是便宜她了!应该让她残疾一辈子。”

        丁红豆摇了摇头,“爷,我不在乎其他的人,我只在乎你。我不想你因为这件事情出一点错!”

        她温柔地摩挲着丁文山的大手背,“我只想你和奶奶能够永远在一起,以后也不会因为各种理由而分开。”

        丁文山不说话了……这就算是默认了孙女儿的主意,打算走法律途径了。

        丁红豆这才放心地往下说,“那天晚上的事情呢,我现在有一个证人,不过这个证人有毒瘾,我想了想,如果把她交到法庭上,既便她肯做证,对方的律师也会说她的证言不可靠,或者说我们威胁她,利诱她,总之,为了给肇事者开罪,什么话都能说的出来!所以我已经想好了,虽然已经让这个证人写了证词,可只能作为一个旁证。”

        丁文山赞赏孙女的细心和判断。

        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你这话说的对!确实!让个瘾君子出来作证,确实没法一下子把对方告倒!咱们要么不做,要么就做个稳妥的,不能打草惊蛇了。”

        “对吧?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想用一个计策,让对方自投罗网……咱们当场抓个现行,再加上证人的旁证!他就没法抵赖了!”

        “那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吧!”

        丁红豆一本正经地望着爷爷,“我觉得,首先咱们要做一出戏,把奶奶送到医院去,然后再……”

        丁文山听着孙女儿的计策,微微的点着头……他自己也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爷爷还要听孙女的安排。

        **

        第二天一早……

        杜一珍被救护车从家里转移到了医院,依旧被安排在了高干病房……

        丁红豆把奶奶安置妥当之后,就高调的去了电视台……

        她今天是特意打扮过的。

        穿上了一条火红的连衣裙,鸡心领,微露着漂亮的锁骨和雪白的肌肤,腰间束着一条同质的小腰带,更显得身材玲珑有致,背挺,腰细,大长腿,远远的一看就吸引人的视线。

        再加上她那一头顺滑的长发,发稍微卷成大波浪,一直披散到腰际,走动的时候,波浪轻舞,像是一层层荡漾的海潮,勾得人心,也跟着一忽悠,一忽悠的波动。

        脚上是一双浅口的红色高跟鞋,趁着雪白的脚踝和纤细的小腿……别提多悦目了,腕上还挎着一个精致的小手包,小巧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精美的太阳镜,越发衬得肤色娇嫩。

        说实话……

        丁红豆本来长得就漂亮。

        现在呢?

        初为女人!

        19岁的青春里加上女人的妩媚,再配上这一身醒目的装扮,即便是在美女如云的电视台里,她仍然当之无愧的成为了焦点,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目光。

        她在电视台的长廊上一走,真不是吹的,回头率几乎百分之一百……无论男女老少,都要对她多看一眼。

        可巧了。

        冯庸正好从楼梯上下来,准备出台去办事儿,正和她走了个碰头……

        他起先还没认出她来呢,就是略显惊艳的瞄了一眼。

        丁红豆也没主动跟他打招呼。

        两个人擦肩一过。

        冯庸从侧面看到了她太阳镜下的脸,不由得“咦”了一声,“丁……丁红豆,怎么是你?你怎么来电视台了?找谁啊?”

        丁红豆这才站下了脚步,大大方方地一笑,“冯台长,你好!我来找张美丽,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她让我进来了,直接到她的办公室去。”

        冯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