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这玩意儿的来源(第1/2页)

作品:《多年韶华不负卿

        凌翔面色发苦,他本就是风月楼的人。要查消息的话肯定是要通过风月楼的,楼主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件事呢?

        看着凌翔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安梓颜也知道自己这是强人所难了,摆摆手,“算了,让他知道就让他知道吧。我就是怕他半夜爬我窗,那我可就又得头疼了。”

        凌翔嘴角抽了抽,但很快压下点头离开了。要瞒着楼主吗……虽然说是很难,但如果他请楼里的兄弟们帮个忙,应该也是可以瞒过楼主的吧?只要动作小一点就是了。

        而小殿下也真是口是心非,明明就是看着楼主现在已经忙的脚不沾地,心疼担心楼主会累到,可她偏偏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龙圩从元冬手里得到情、蛊的事情,虽然做的很隐秘,但是对于无孔不入的风月楼来说,并不是什么查不出来的事情。所以在第二天傍晚,凌翔就带着安梓颜要的东西回来了。

        风月楼里的弟兄们都知道,凌翔是在安梓颜身边的,听到安梓颜第一次开口,说要他们瞒着自家楼主查资料,想了想他们还是选择帮忙瞒住这件事。

        虽然说有些麻烦,而且困难也不小,但他们还是可以人为的,抹去一些底下的操作的。大不了把这件事全部压下来,就说这段时间兄弟们去放风去了就是。

        安梓颜听完凌翔说的话,十分意外的挑眉。这么多年她没少跟风月楼合作,所以她对于风月楼那群人完全只忠心于蓝逸尘的事情并非不清楚。

        所以这次听到他们居然能帮着自己瞒蓝逸尘,她还是感到很意外的。

        凌翔看着这个样子的安梓颜,微微侧头避开她的眼睛。其实这么多年下来,又加上在临安生活了这么久,以及安梓颜手里的风月佩,楼里的弟兄们早就已经把她当成了风月楼的第二个主人了。

        而且楼主也曾经说过,安梓颜那个女人,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在意的人,所以她要做什么,你们都必须配合她,听她的话,就算有一天她要让你们来杀了我,你们也得听她的话。

        她在风月楼的地位,同等于我。

        “对了,他们可有说什么时候离开龙音吗?”接过信,安梓颜没有急着打开看,而是问了另一个她也同样很关心的问题。

        凌翔知道她口中的“他们”是谁,点了点头。“回漠楚的今日递了话,虽然说是明日日出时启程,但那只是仪仗队做做样子,各位主子们今天晚上就会趁夜离开。而景盛那边说是明日午时用过膳后就启程,至于晨希则是会晚一点,后天才会启程离开。”

        后天?按理来说这观礼之事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了,就算是之前借口说要等她醒过来,多留了一阵子才没离开。可是如今她已经醒过来五天了,他们应当也没有什么要留在龙音的理由和必要了才对。

        难不成是因为……安梓颜的视线,移到被自己按在桌子上的信,“元冬特意多留下来一天,该不会是与我有关的吧?”

        凌翔点头,小殿下想事情脑筋动的就是快,而且还简单干脆,直切要害。

        “行了,你先下去吧。我现在身边没人,就麻烦你充当我的暗卫了。”安梓颜说着,摆摆手示意凌翔先退下。

        凌翔也明白安梓颜现在的境况,点头,不过眨眼的时间,他就消失在安梓颜的视线中了。

        安梓颜把压在信上的手拿开,摊开信匆匆扫过几眼,随后起身走到一旁,拿起打火石把信给烧了。

        事情果然如同她所想所算的那般,在现代自己的命,还从未有过这种,被人抓在手里的危机感,反倒是来了这里之后,自己的命,居然没经过她本人同意,就被元冬用情、蛊抓在了手里。

        这件事,不管怎么想,她心里都没办法压下那口气。

        幽幽叹了口气,她眼角瞥见明黄衣角,立马冲过去,把门嘭的一声关上,落锁。随后又动作迅速快捷的把烛火吹灭,脱了鞋和外衣就直接上床躺下了。

        这一番动作干脆利落,丝毫不脱离带水,干净的让人怀疑她已经训教了无数次。

        被关在门外的龙圩摇头苦笑了一下,一旁的采文见他如此,往前走了几步。

        才刚张嘴想说什么,龙圩就摇头,示意她不必再说。“她现在心里有气,自然是不愿意见朕的。罢了,你们都好生的伺候着她,不然朕唯你们是问。”

        采文连忙后退行礼,“是!奴婢遵旨!”

        又看了一眼漆黑的房间,龙圩最后只能叹着气,失落的离开了凤宫。采文咬了咬唇,把心里的愤怒压下,皇上这么好的男子,为何九姑娘要如此的作践他?!

        没有再听到门外的动静,躺在床上的安梓颜叹了口气,这才拉过被子盖好,翻了个身后闭上眼睡去。她那日说的话并不是假话,现在的情况,是真的不允许她再继续拖下去了。

        后日,她就要去找元冬,好好的清算一下,这些年他在背后做的那些手脚了。她可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被人算计着自己的命算计了好几年,而且每一次都是下的死手。末了,她还得一副普度众生的模样。

        不过,明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