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嫁给顾世勋,就当是为了我(第1/2页)

作品:《佳妻如梦:顾少的心尖宠

        待副官与那些侍从走后,白汪氏看着院子里的那些东西,只颤声与女儿道:“茵茵,司令这样做,该不会是对你存了心思吧?”

        “娘,”兰茵心中一跳,连忙说道:“您别多想,司令受伤时,是咱们在照顾他,司令此举,想来也只是为了感谢咱们。”

        白汪氏默了默,上前握住了女儿的手,看着兰茵的眼睛:“娘活了一把年纪,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先不说他在咱们这里耽搁了这样久,他是什么身份,却赖在咱们家不走,你心里还不明白?”

        听了母亲的这番话,兰茵心跳的愈发快了,就连手心也是不由自主的慢慢沁出一层冷汗。

        “再说他看你的眼神,娘在一旁都是瞅的真真的,茵茵,听娘的话,你快去找云峰,你问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这些日子躲着咱们,可是为了司令的缘故?”

        兰茵的眼睫轻轻颤了颤,她迎上母亲的目光,说了句:“娘,您放心,我现在就去找他。”

        “见到他,要和他好好说。”白汪氏心里只沉甸甸的,她甚至不敢去想,若是自己的猜测当真,顾世勋真的看上了女儿,她们又该如何是好?温云峰只是个小小的营长,论权势,他自然不是顾世勋的对手,若是顾世勋问他要兰茵,他又是否有那个勇气,去义正言辞的拒绝他的司令?

        “茵茵,若是不成,你和云峰就跑吧。”白汪氏放心不下,又是叮嘱了一句。

        兰茵心中一紧,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掩下眸子,在母亲的目送中快步离开了家门。

        指挥所。

        侍卫进了办公室,便是向着温云峰一个敬礼,道:“报告长官,白小姐找您。”

        温云峰闻言,握着钢笔的手指便是一顿,他沉默片刻,才道:“告诉她,就说我不在。”

        “是。”侍卫一个立正,刚转过身,却见门口处不知何时走来了一道娇柔的身影,看见她,那侍卫一惊,忍不住喊了句:“白小姐?”

        兰茵的目光越过他,向着温云峰看去,温云峰看见她,只和那侍卫吩咐了句:“你先出去。”

        那侍卫答应着,离开了温云峰的办公室,并将门合上。

        “你怎么来了?”温云峰起身,向着兰茵走去。他的声音仍是温和的,目光也是轻柔的。

        兰茵怔怔的看着他的眼睛,想起他方才分明在办公室,却要侍卫告诉自己不在,兰茵心中有些酸涩,只与他轻声说了句:“你现在已经不想见我了,是吗?”

        “别瞎想。”温云峰握住兰茵的肩,告诉她:“我要不派人先送你回去?”

        兰茵微微摇了摇头,眼眶却是热了起来,“云峰,我来找你,只想问你一句话。”

        “你问。”

        “你说过要和我结婚,那是什么时候?”兰茵看着他的的眼睛,她看着他在自己问出这句话之后便是转过了目光,不曾再与自己对视。

        见状,兰茵的心更是一分分的凉了下去,她忍着泪,摇了摇他的胳膊,道:“你说话。”

        “最近营里的事情太多,咱们的婚事,再等等。”温云峰深吸了口气,终是和兰茵吐出了一句话来。

        兰茵轻轻点了点头,她微微笑了,心底却是一片寒凉。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温云峰逼着自己狠下心,只冲着门外喝了句:“来人。”

        侍卫顿时走了进来。

        “送白小姐回去。”温云峰的声音十分沉静,几乎不敢再去看她。

        “是。”侍卫答应着,向着兰茵做了个“请”的手势,“白小姐,请。”

        兰茵仍是看着他,她看着他清隽的眉眼,看着他俊朗的下颚,他分明还是那个温云峰,可却让她那样的陌生。

        “是为了顾司令吗?”兰茵的眼中透着忧伤,近乎呢喃般的开口:“你不敢娶我了?”

        “茵茵!”温云峰面色一变,立时向着那侍卫看去,那侍卫会意,只匆匆退了出去。

        “是吗?”兰茵似乎对周遭的一切都已是不曾放在心上,她此时所有的心神都在温云峰的身上,她想要的,只是他的一句话。

        温云峰唇线紧抿,却仍是不曾去看兰茵。

        兰茵眼中的光慢慢的黯淡了下去,她刚眨了眨眼睛,便有大颗大颗的泪水从眼眶中争先恐后的滚了下来。

        “云峰,看在咱们以往的情分上,你与我说句实话吧。”兰茵的声音微弱,却清晰。

        “好,你要实话,我今天就给你实话,我把话全给你说清楚!”温云峰倏然转过身,一举扣住了兰茵的细肩,他的眸心血红,只紧紧地,深深地看着兰茵的眼睛,和她一字字的开口:“嫁给顾世勋,就当是为了我!”

        兰茵的眸心怔住了,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犹如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看着眼前的男子,这个她一心爱慕的,想与他携手终生的人,他却告诉她,要她嫁给另一个男人!而且是为了他?

        “温云峰,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兰茵眸心含泪,只觉一颗心碎成了粉末。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