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大结局(第1/2页)

作品:《良田喜事

        所以他没有等启儿哥发问就虚心的应下,“多谢大夫,我记下了。”

        大夫嗯了一声,正准备帮黑衣的解开衣裳包扎伤口,岂料黑衣不顾伤口往后退开,语气重了几分道:“我自己来!”

        他的反应很过激,但是在大夫的眼里行走江湖的人嘛总是有些怪癖,所以他也索性站了起来笑了笑道:“哈哈,你能自己来也行,不必这么紧张,搞的自己跟小姑娘一样。”

        黑衣听见他说自己跟小姑娘一样,眉毛一抖一抖的。

        启儿哥见他好像要发怒,连忙插嘴道:“嗯嗯,大夫辛苦了,我送你下楼吧,白衣你自己能搞定吗?绷带和伤药在这里,你如果需要帮忙就喊一声。”

        黑衣嗯了一声,低头去看自己肩膀的伤口,他对自己下手自然有轻重。

        启儿哥送大夫出门后就交给了守在门口的士兵,王将军离开的时候还是留下了**个看护的士兵,这样也正常。

        他回头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转身朝着晨曦的房间走去,这件事他要先给明儿和晨曦通知一声。

        与此同时,暗卫寻着线索来到了白衣被绑的门外。在外玩乐的那两个男子带着打包的饭菜回来孝敬他们的老大。

        结果一打开门就被敲晕了,白衣只穿着里衣,拿着粗棍子喘着粗气,果然内力还是不能恢复,身子的力量也弱的可怜,至少还能出其不意的敲晕这两个喽。

        寒风这么一吹,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腿脚无力的蹲下来。

        暗卫看出情况不对,立刻跳出来落在白衣面前道:“东方公子!我们是慕容家的暗卫,少主让我们来找你。”

        白衣看了暗卫一眼,确认可靠之后,他点头道:“中了药粉,身体无力内力也提不上来。”

        暗卫一左一右的驾着他,“你受了伤,我们先带你回去。”

        白衣没有拒绝,在路上他快速将黑衣想做的事情告诉暗卫,但他也想的到,启儿哥还让暗卫出来寻他,定然是知道黑衣是假冒的。

        穿着里衣被驾着飞大轻功,那是冻的够哆嗦的。回到客栈顶上,暗卫才想起白衣这个样子不妥,其中一个离开一趟,回来就多了一件衣服。

        将白衣裹住,暗卫得到启儿哥的命令之后,他们从晨曦的窗户口进去。

        床榻上的晨曦早已起来等着,白衣脸色发白出现在他们的那一刹,三兄妹都上前,明儿哥没有抢到好位置,看着自己的哥哥妹妹扶着白衣去床边。

        晨曦紧张的看着他胸前的血口,快哭了道:“白衣你要不要紧,哥快去找大夫来啊。他都流血了。”

        “没事,你不用担心。”白衣还是勉强的笑了笑安慰晨曦。

        明儿哥拉开晨曦,察看他胸前的伤口道:“你别说话。”随后看向启儿哥道:“大哥,偷偷找个大夫来?”

        白衣坐直了身子,拿定主意道:“不必,这点伤我自己可以处理。绷带,金疮药,水,剪刀。”

        启儿哥立刻吩咐暗卫去准备,白衣的伤口还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流血。即使他当时在黑衣离开后点了止血的穴,也只是减缓了流血的速度。

        不到一盏茶的时候,暗卫就已经把东西都弄齐活,毕竟他们也是在刀口上过活的,自己处理伤口更是时常的事。

        白衣看了一眼晨曦,晨曦急得瞪回去,“看什么看!我去焦角落里坐一会。”

        白衣把自己的的里衣撕开,先用水清洗了伤口,撒上药,缠绷带,一炷香的时间就被他包扎好。

        启儿哥和白衣互相说各自发生的事情。

        明儿哥听完一拍巴掌道:“这个黑衣还真是不死心,哥你打算怎么办?现在直接再抓他也可以。”

        启儿哥嗯了一声,“我已经和王将军计划好,他这次是自投罗网,要抓他随时都可以。况且……”他停顿片刻,扬起嘴角继续道:“他用的伤药加了一点特别的东西。”

        众人:“……”

        也许黑衣的智商真的很令人叹气,当他醒来发现自己被绑起来了,熟悉的地方地牢。

        故地重游,让他奋力挣扎起来,发现无果。腰间的剑自然也被拿走。

        王将军坐在牢门外的椅子上,旁边桌子上热茶还在袅袅生烟,他听见动静抬头看向正仇恨的盯着他的黑衣。

        “本将军应该跟你解释过了,杀害你师父的不是我。”

        黑衣不顾手上被粗粝的绳索磨伤,冷笑道:“那人乃是你表亲,你敢说这与你没有关系?”

        王将军自觉跟黑衣说不通了,这件事严格论起来他确实是有错,但是他不认为这样的错足以让他赔上性命。

        然而他还没有问话,黑衣就跟赢了什么似的,“你杀了我就永远不知道那个中山王妃的下落了。”

        王将军惊怒。

        刚从外面走进来的明儿哥更是身形一僵,冲到黑衣的面前吼:“是你搞的鬼!我娘在哪?”

        黑衣见到他们变色的脸心里十分舒畅,笑的特别欠扁说:“可怜连你爹也搭进去了。这样也好,他们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