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岁月静好(完)(第1/2页)

作品:《神医农女:医香满园

        全Δ本Δ小说,网wwんw.w.

        归京途中,念锦烛万万没想到睿子都身中奇蛊。(免费全本小说

        睿子都的毒发作起来狠到这种程度,是两个亲眼见过的侍卫所完全预料不到的。

        幸好,念锦烛那个看似偏门的法子,暂时替他抑制了蛊毒,但是很显然他的身体状况比她所想象的还要严重。

        能不能撑到集齐余下的四味血芝,念锦烛没有态度大的把握。

        而在这一路之上,他们还必须要面对赵梦茹设下的高手伏杀。

        这样一来,危险系数必然倍增。

        睿子都还在昏睡,念锦烛却彻底难眠,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只有找到那个女人,才是真正的万全之策。

        隔日,船只停在了常州,这个曾经被睿子都以火炮炸死了整个青虹堂门人的地方。

        大街之上,热闹非常,原因很简单。

        常州锦绣医馆的分馆要开业了。

        京中,一身紫衣的赵梦茹竟收到念锦烛出现在常州的消息。常州在他们南下的途中,两个人在那里稍作停留按理也能说的过去,但是……

        睿子都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太乐观,念锦烛怎么可能一直呆在常州几天,除非—她在等自己。

        赵梦茹很清楚,她有多恨那对夫妻,那多夫妻就有多恨她。

        既然那两人哪怕生死边缘都要等着她,那她去便是了。

        正好,她现在也没什么耐心了,若是能够常日杀了这两人,也算了却自己的一桩心事。

        从京城到常州本来就不算远,所以赵梦茹赶在锦绣医馆开业的那一天,赶到常州,并且以一个十分陌生的面貌出现在人群之中。

        等到开业之后,念锦烛跟睿子都出台在搭起的高台之下,进行了一翻假情假意的说辞。

        赵梦茹听的直作呕,索性就让早早埋伏在一旁的那些杀手动手。

        一场惊天动地的伏杀再所难免。

        赵梦茹知道要杀这二人是极困难的,所以赵春来留在她手里的大半人手,几乎都被赵梦茹给调过来了。

        她是个半调子,自然不会留在打斗现场,可是她必须亲自看着那两个人死去。

        准确地说,她必须亲眼看到那两人在这成百上千人的伏杀之下挣扎着死去,只有那个过程,才能让她的痛苦得到解脱——

        赵梦茹在开业现场旁边要了一间酒楼的上房,然后站在窗口静静地注视着那一幕……

        念锦烛与几名侍卫很快就锁定了那个窗口,那个女人虽然容貌平凡,可只那双眼睛,早已经将她出卖。

        她领着几名侍卫上门,敲开门的那一刹那,赵梦茹还抱有幻想,她要将这夫妻二人的脑袋亲手放到巫行的坟前。

        可看到念锦烛站在自己面前,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崩了,“你怎么会……不可能……”赵梦茹确实聪明,瞬间就知道那台上的二人都是旁人假扮的,可那两个人怎么可能扮的那么像?巫行说过的,普天之下,她怕是最有天份的易容师,她能够随意变换任何人的样子,但是旁人却是不行

        的。

        她不相信念锦烛有这样的本事跟能力,绝对不相信。

        “越是聪明的人越自信,而自信往往就是聪明人最大的弱点。你自诩世上无人能够识破你的伪装,可是这世上,也不会有人这么想要我与子都性命。”

        念锦烛的声音透着森冷,她根本就不愿意同这个女人废话,“把五绝芝交出来。”

        赵梦茹似没想到念锦烛能够猜到这些一般,冷笑,“你以为我会给你?我早就是个死人了,我活着所有的意义,就是想要将你们夫妻推进地狱。念锦烛,你去死吧!”

        她突然握着刀朝念锦烛扑过去,念锦烛眼睛都没眨一下,刷刷甩出几枚银针,刺在了她的眼睛上。

        赵梦茹瞬间瞎了,“我要杀了你。”

        念锦烛的声音清冷的像是地狱而来,“杀了她。”

        她是恨这个女人,可现在更要仅的是要将子都救回来,这个女人当成以为这世上只有自己最聪明么,真是……

        那侍卫抽刀,瞬间穿透赵梦茹的胸膛。

        她的手僵在半空,十分不甘为什么念锦烛会杀死她。

        念锦烛明明知道她有五绝芝,念锦烛她,去哪里知道五绝芝的线索呢。

        赵梦茹却忘记了,她是医女,一身医技可不是白瞎的。

        五绝芝是天下最珍贵的药材,集起五绝芝,哪怕只有一口气的人也能够救活。可五绝芝是很难保存的。

        赵梦茹在下蛊之下就已经集起了除中原芝以外的四味血芝,可她绝不会让念锦烛得到它们,所以唯一的办法应是自己服下。

        四味血芝,都进了她的身体。

        她要折磨他们,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念锦烛承认,这个女人真的恶心到她了,可……现在人不是死了么。

        赵梦茹的血,就是睿子都的解药,用这个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