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大结局全书完(第1/3页)

作品:《狩魔领主

        而很快这些任务都被自动完成,因为掌控国家军队力量的罗迪,只需要按部就班的让空降兵或龙族解决恶魔,便能不断地完成任务。

        他这半年里已经搞定了三百六十多个类似的任务,虽然每个任务给的经验值都不多,但积沙成塔之下,也是足够将第二进阶职业推进到了55级。

        到了这种程度,罗迪的“元素召唤师”技能已经在系统帮助下学了一整页四十多个,但罗迪却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去研究这个职业,甚至天赋点都一直留着没去加:一来是政务繁忙,二来也是因为更多的实用型技能就像“狩魔猎人”这个职业一样,需要自己去组合摸索。

        但罗迪承认自己实在没有什么当法师的天分,他的射箭本领是实打实一箭一箭练出来的,而这些法术技能,却只能在系统引导下释放。

        他就属于“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状态,照本宣科还凑合,一旦和麦琳瑟拉仔细探讨两句,便会立马现了原形。

        所以当战事处置逐渐顺利起来后,他偶尔也会去有关元素施法的讲座上听一听——按照估计,今年年底他的“元素召唤师”等级就能达到59级,并同样面临那无法逾越的屏障。

        所以面对现在出现的任务提示,罗迪只是随手点了一下,准备扫一眼便打算关闭,可没想到他点开后,发现这竟然是一个红色任务。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罗迪已经不再惊诧任务的困难程度,但长久以来的任务基本都是“绿色”甚至“灰色”的,难度极低,忽然蹦出个红色的,他不得不花费几秒,仔细阅读了一下其中内容。

        而任务名称的确让罗迪扬了扬眉毛:“位面之战”的字样已经说明了这个任务的核心内容,同时下面的介绍则颇为惊悚:

        “恶魔的入侵已经成为常态,当你已经习惯这种常态时,往往是落入陷阱的开始。

        敌人的狡诈远远超乎你的想象,当战争涉及到位面之争时,其复杂程度并非普通国战能比,而现在,真正的挑战已经到来——敌人已经向入侵你所在的位面迈出了坚实一步,找到线索,并做好应对准备吧!”

        任务目标:寻找线索(未完成)

        任务奖励:12000经验

        作为系列任务的开端,给予的任务奖励就这么一点,着实称得上“抠门”。罗迪皱眉想了想,意识到这所谓的“线索”,其实并不用他费心什么——有国家机器存在,“情报局”所覆盖的信息面足以让任何线索都汇聚到自己这里来,所以他直接关闭了页面,起身打算去参与下一个内阁会议。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罗迪发现伊迪丝就在门外,后者抬手指了指对面的会议厅:“塔里娅出了点状况,或许你应该去问询一下。”

        “好的。”

        罗迪没问第二句,迈步便走了过去。发生在魔塔内的事情伊迪丝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有些讨论她不用现身也知道结果。

        当伊迪丝不打算参与的时候,罗迪并不打算强求要求对方跟着自己一起去参与。推门走入时,罗迪正看到塔里娅坐在屋子的中央处,表情认真的回答着面前几位龙族领主的问题——听到动静,她扭头望向罗迪,后者摆摆手示意不用管他,随后走到一旁的座位坐下,聆听起了当前的谈话:

        “…根据之前的实验,我推测这些恶魔应该是身体内部拥有某种特别的信号接收器官,他们可以有效的执行‘上位者’的命令,很多时候甚至能无视自身的心理因素——比如恐惧和他们本身的生理欲望…在研究过程中,我无意间发现某个指令甚至能让末日卫士始终克制自己的饥饿感,面对食物时完全不为所动,而平时它肯定会第一时间吞食干净…”

        “所以,你认为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去影响恶魔?”

        “是的,克鲁普斯领主,我认为我们不单单可以影响对方的食欲,如果是直接遏制对方‘杀戮’的欲望呢?甚至更进一步,我认为在不断的调整之下,终究可以找到办法,去控制那些恶魔!”

        塔里娅刚说完,旁边几位长老却是露出了颇为不屑的神情,其中一位低低笑了一声:“要是这样就好了…”

        但这话明显带着嘲笑意味,塔里娅抿住嘴唇——她的确没有资格去和对方叫板,无论从实力还是从地位来说,自己别说被嘲讽几句,就是今天被骂个狗血喷头也得受着。所以她此时唯独能做的就是沉默,等待着这些“大佬”们的评判。

        塔里娅早就做好了被直接驳回的心理准备,而马上也有魔导师表示意见:“理论发现是一回事,应用到实践是一回事,大家都是搞了一辈子研究的,知道很多事情说说就得了——能够‘命令’恶魔这种事,想想也就算了。我看了你的理论和逻辑过程,支撑是有的,可是想要在实践中摸索,耗费的资源可不是一般的多…”

        顿了顿,他摇头:“我不是很看好。”

        “我也是。”

        “附议。”

        四周响起了一片声音,但多数都是消极的回应。塔里娅听得低下了头,该说的她已经说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补充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