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章 结局(第1/2页)

作品:《痞子兵王

        “我突然想起来rb那边还有一些琐事没有处理完,我去一趟马上就回来。”

        看着杨逐落荒而逃的背影,缇娜轻轻的嘟起了自己的小嘴。虽然说已经过去了5年的时间,但是这个小女孩的身体简直就好像依然还是处于那种十六七岁的样子,完全没有任何的成长一般在这一段时间里边,缇娜也已经成功的让自己的等级提升到了巅峰级别,但是相比较起来自己生出来的这个妖孽的儿子的时候却还是有些……不太够用。

        大儿子,在刚刚4岁的时候就已经成功的达到了距离,巅峰等级仅仅只有一步之遥的程度,而小女儿更是诡异,从刚刚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神智,而且,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毫无疑问就是巅峰级别的。

        这两个小鬼,未来所能够达到的等级绝对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对于他们的成长杨逐没有哪怕是任何一点点的担心,除了缇娜之外,缇娜偶尔也会想想,如果这个小鬼,在未来的某一天超过了自己的话,那么是不是会让自己很没有面子?

        毕竟在三个人里面也只有,缇娜一个人还处于刚刚进入到巅峰的境界了。

        “……小帆啊,过来过来。”

        想到这里,缇娜对着旁边的小男孩招了招手说道。

        “你偷偷摸摸的跟着你爸去一趟rb,看看他到底是去干什么的,如果是去找一个叫做玲珑的狐狸精的话,那你马上就回来告诉我,我带着你的两个姨娘直接杀过去。”

        小男孩顿时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流露出来了几分相当不符合他现在年龄的幸灾乐祸的笑容,他没有任何犹豫的敬了一个礼,开口道。

        “放心吧老妈,我绝对100%的完成任务。”

        说完这个小鬼并非常熟练的拉开了一道庞大的空间门,就这么直接钻了进去,虽然说还远远没有达到巅峰的程度,但是这个小鬼,却在两三岁的时候身上就已经出现了一道完整的古宅的波动,说不定他在玩弄空间这个方面比起来他的老爹还要稍微的熟练那么几分。

        在这个小鬼消失的瞬间,提那似乎是稍微的感觉到了几分不太寻常的气息,下意识的抬起头,但是在这一刻,小鬼已经顺着空间门的通道离开了。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缇娜耸耸肩膀再一次将自己的视线集中到了游戏机上面。

        就算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也可以全部都让杨逐来处理。他现在,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整个世界上最强的存在了,根本就不需要在意某些宵小之辈。

        “小帆呢?”

        房间门被轻轻地推开了。黑发的少女缓缓的走进了这个房间里边,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面的缇娜:“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小帆怎么不在?”

        缇娜懒洋洋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推门走进来的杨墨很是没心没肺的说道。

        “那个小鬼跟着他爹一起去了一趟rb,说不定还能给我们带回来什么劲爆的消息,要我说玲珑那个女人早就应该把她封死在古宅的内部,老是放出来乱跑的话,说不定还会把我们家杨逐的心给勾走了。”

        杨墨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旁边趴在沙发上,似乎是有些无聊的钱玲珑身上,兴高采烈的凑了过去,将这个小丫头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果然还是小玲玲最可爱了,杨帆那个小混蛋就是一个小无赖。”杨墨说着就用自己的脸去轻轻地蹭了蹭自己怀里边小丫头的脸颊,逗的这个小姑娘咯咯的笑了起来。“怎么今天突然有空回来了?公司那边难道不需要你在那边看着了吗?”

        缇娜放下了自己手上的游戏机,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杨墨:“不是说只要你一离开,那四个白痴一样的家伙,就会突然之间闹出来一些大动静吗?”

        “我是不想再干这一行了,你是不知道,像我们这些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在那些普通人的眼里面简直就好像是神一样,说是当什么所谓的明星,结果每一次开演唱会那些普通人在下面都是又哭又拜的,我上次开演唱会还看到有人在下面摆了一个香台……”

        杨墨颇有一些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我现在倒是发现为什么当时渔儿姐那么强硬的就选择当一个家庭主妇了,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是好羡慕渔儿姐的这种生活,每天都可以非常固定的起床,跟那个家伙睡在一起,然后出去买菜,回来收拾收拾家务,再照顾一下某个懒鬼……”

        说到这里,杨墨非常诡异的瞥了一眼,依然还躺在床上的缇娜:“还有某一个,都已经快20岁了,还是跟小女孩一样的笨蛋,我说你既然都已经生了小孩了,为什么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长进呢?”

        缇娜丝毫不在意杨墨的教训,仅仅只不过是在沙发上面换了一个姿势而已,嘴里边还小声的嘟囔着。

        “你倒是越来越像那些啰嗦的老大妈了……”

        还没说完,空间门便再一次的打开。杨逐有些严肃的从空间门里面走了出来,随手将自己肩膀上面扛着的小男孩放在了旁边的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