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叙说(一)

作品:《三国神隐记

    柳飞见乔玄偌大年纪,于自己眼前痛哭,却是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嘴巴张了张,却终是没有说出话来。

  旁边华佗亦是黯然,不由出声对柳飞道“小哥儿也是作怪。那朝容侄女儿,何等颜色,竟不能入得你眼!虽说你家中已有妻妾,但大丈夫立于世间,三妻四妾乃常事耳。吾只闻人患无妻,何曾闻患妻多者?且此事关乎一人之性命,小哥儿怎的心硬至此?”说罢,长叹一声,竟是不再看柳飞。

  柳飞大感尴尬,竟没想到自己只是拒绝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竟是上升到关乎人家性命的高度。眼见乔玄以袖掩面,径自悲苦。旁边华佗满面的不以为然,心下无奈,只得嗫嚅着道“乔公且莫伤心,便是柳飞答应此事,然则小姐处又岂是能答应的”

  乔玄闻听,哭声顿止,道“先生这却不需多虑,休说婚娶之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是我家大女处,老朽昨晚也是通过气的,并无不允。故此,先生不需顾虑”说罢,不由眼巴巴的望着柳飞。

  柳飞心里直是别扭,好好一段姻缘,怎就像是逼婚一般。略一沉吟,道“即使如此,可容我与小姐相见,当面问之。若小姐之意亦是如此….”柳飞说到这,咬咬牙,道“飞便应了这门亲事”

  乔玄闻言大喜,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容儿此刻便在院中,贤婿尽可去问便是”这老儿却是得闻女儿活命,高兴的过了,贤婿二字便已是喊了出来。听的柳飞直翻白眼,旁边华佗却是捋须莞尔。

  柳飞无奈,只得站起,施了一礼,转身出屋来院中寻大乔。进得院中,果见大乔正自坐在早上自己的那个位子上,正自看着满园落花出神。

  此时已届入秋,金风乍起,颇是有些凉意,风过处,叶落花飘,几分萧瑟中,大乔那孤寂的身影便愈发显得单薄。

  柳飞立于她身后望着,心中一时也有一丝悲凉之意。或是感应到他来了,也或是凉意使然,大乔身子竟是微微有些颤抖。

  柳飞终不是心狠之人,见状心中一叹,默默解下自己大氅,将之披在大乔身上,却是并未说话。大乔身子愈发抖得厉害,两只纤白的素手紧紧的抓住大氅,将自己深深的裹在其中。

  亭中二人一时无语。半响,大乔清幽的语声方起,道“君可是奇怪,朝容如何便已应了此事?可是不耻朝容惧死,以至如此不知耻乎”说着,慢慢转过身子,面色苍白中,两只大大的眼中清冷如旧,却是掠过一丝嘲弄。

  柳飞张口欲说,但半天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只得默然不语。大乔却是突地凄然一笑。她终日冷面,此际突然一笑,竟是如同春回大地,百花竟放。直与人目驰神迷之感。只是其中那一抹无奈与凄凉,却是怎么也掩不住。

  柳飞缓缓摇头,沉声道“我知你不是惧死,更非无德之辈。若说对我柳飞有情,更是无稽之谈。正因如此,才不明所以,还望小姐予以解惑”

  大乔听他坦然而述,双眸定定的看着他,清冷的眸光中,却也闪过一丝波动。她自知自己容貌,一般男子见了,无不若苍蝇般,蝇蝇而绕,或以才学,或以家世,妄图打动自己。眼中却总是闪动着攫取的光芒。

  眼前这个男人,却是眸光清正,淡然的看着自己,竟是对自己的容貌毫无所觉一般。她本已看透世间,但觉此世男子,不惟名声与功业,便是自己父亲,亦是如此。女子不过是男子的配饰,女子的貌美不过是配饰的档次稍高些而已。为了功业与名声,随时可以拿出来牺牲的。

  但眼前这人,眸中分明带着一股尊重,语气虽然平淡,但却是一种平等的相询。大乔心中微有一丝感动。

  她缓缓转过身子,望着满园在秋风中飘舞的落叶,缓缓的道“很久以前,我曾经以为自己很幸福。那时候,娘亲还在,弟弟也在。父亲在朝中却是官至太尉。那时候,我亦是可以跑跑跳跳,每日里,除了随着母亲学习花红,便是和妹妹、弟弟一起读书识字。要么便是在院中捉虫扑蝶,我记得,那时候,家中总是人来人往,热闹的很。太阳也必现在的暖和,照在身上,从里到外都是透着暖意的。”她说着,双眼已是渐渐迷离,眸子中,已是冰冷全消,满是柔和温暖之意。

  “我与妹妹、小弟每天便是顽皮,总要想着法儿玩耍。小弟那时候很小,却最是顽皮,他敢爬上那么高的树丫,却将我和妹妹的手帕去树丫上挂了,总是惹得我们大哭。每回却都是被夫子教训,将手板打的通红。小弟便跑去和娘亲诉苦。娘亲那时便总是把我们叫过去,将我们都拉到怀里,一边帮小弟上药,一边告诉我们,日后他与父亲不在了,却是要我们姐弟相亲相爱,莫要为了小事吵闹。这世上最亲之人,却是父母兄弟姐妹了。”大乔说着,不由的怔怔的出神。她突然想到,娘亲那时候说这些话时,总是带着些忧虑,是不是娘亲那时候就有些预感了。

  大乔怔怔的出神,柳飞便静静的站着,他知道这些事压在她心里很久了,怕是从没向人说起过。她说的虽然平淡,几乎是每个人小时候都经历的事情,但那股浓浓的温馨却慢慢的弥漫在小院之中,便时时刮过的秋风似也带了股暖意。

  过了半响,才听大乔继续说道“那时候,我却是不懂的,娘亲为什么要说那些。大家在一起不好么?为什么父亲和娘亲会不在,他们要到哪里去?那时候,我们总是使劲往娘亲怀里挤,娘亲的怀里很暖和,很柔软。我们三人挤来挤去,终是有一人总被挤出去,那时候只是笑闹,却不知终是有一人,总要先离开那个温暖的怀抱的。而原本容纳三人的怀抱,若是突然少一个,那个怀抱却也是会冷的,终有一天会离去的,因为她要去把离去的那一个找回来”大乔说到这,脸色已是苍白,胸间急遽的起伏着,脸上竟隐隐的透出一股青气。

  柳飞大惊,忙伸掌抵住她后心,缓缓送出一股真气,沉声道“够了,不要说了,你自己的病自己不知道吗!你的情绪太激动了,这样对你没有好处”

  大乔得他真气之助,身子缓缓暖和,颤抖已是渐渐平息。但却是凄然摇头,道“让我说完,我从没和人说过呢,你怎的如此不解风情”说着回眸一笑。只是那笑容中却满是凄婉。

  柳飞看的心中一酸,微微侧转头,轻叹口气,道“那你便等下再说,我有的是时间,却是不着急的”

  大乔望着他,突然微微一笑道“君心肠很软,妾身突然觉得嫁与君为妻,也许是不错的”说着,脸上却是泛起了两抹殷红。

  柳飞见了,却是面色大变,这分明是心血逆冲,毛细血管渗血所致,赶紧运起静心诀叱道“住口,你还要命不要了”口中说着,另一手却是急速取出两支晶石针,半空中带起一片残影,迅速将两针插入大乔心脉附近,闭目默运玄功,亭中气流忽的一窒,隐隐一层氤氲之气飘荡,却是柳飞将天地运气导入她体内,帮她滋润心脉枯竭的所在。

  大乔看了他一眼,轻叹口气,却终是没有执拗,美目微闭,身子斜斜的倚在柳飞身上。

  直过了盏茶时间,柳飞方轻叱一声,又是两支晶石针取出,径自插入她乳下三分处和脖颈一侧,方才长长吁了一口气。手掌却是不敢稍离。

  大乔在柳飞针刺要穴之际,身子一颤,睁开双眸,眼见柳飞鼻尖沁出细细的汗珠,眸中不禁掠过一丝暖意,缓缓道“君却是霸道,妾尚是首次被人如此呵斥”

  柳飞微觉尴尬,微微转头,道“好了,有什么话,你便说罢,只是尽量控制,莫使自己情绪太过激动。”

  大乔眸中又是闪过一抹柔情,微微点头。闭上双眸,少顷,才又缓缓接道“幸福总是像梦一般,终要醒来。那一日,我早上起来,和小妹一起寻着小弟,到了院中,前晚,我们便约好的,要一起偷偷出去,到家门前的那片林子中玩耍的。我们想法引开大门的丁叔,很顺利的就溜了出来,待到了林中,心中很是兴奋,却不知,就那一次的任性,却让幸福远远的甩开了我们。我记得的,我永远都记得的,那张脸,黑黑的,满是胡须,他的手好大,只一把,就把小弟拎了起来。他跑的好快,我和小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跑的不见了,不见了”说到这儿,大乔满面的恐惧,身体不由自主的剧烈抖动起来。

  身上插的四支晶石针,齐齐划出几抹光晕。柳飞沉喝一声,静心诀如当头棒喝,霎时间,让大乔平静下来。娇躯颤抖半响,方才平复下来。

  柳飞不由怒道“你若再不能控制自己情绪,便不要再说了”大乔闻听他又是呵斥自己,不由斜目嗔了他一眼,平复了一会儿,方才继续说了下去。

  【篷车发现自昨晚至今,月票只是涨了一张,实在是伤心啊。各位订阅的老大啊,真的吝啬如此吗,还请发扬爱心,就给篷车一票吧,大家只要每人能给篷车一票,篷车就能体味下分类榜的美味了。还请尚紧攥着月票的大佬们,慷慨解囊,概施援手啊。跪求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