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天劫

作品:《三国神隐记

    天空中无数道耀眼的电弧划过,整个云团都在翻滚着,如同神话中,巨魔出场时,脚下踩踏的座驾一般。

  喀喇喇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已是劈在帽子峰的大阵之上,大阵纹丝不动,电弧滑落。紧接着,一道连着一道,不停的落下。精舍内,此时的天地元气已是浓厚的如同实质一般。

  柳飞在第一道闪电落下时,便已经知道。心中不由暗暗叫苦,看样子这夺天丹绝非一般的天劫啊。

  神农鼎中的轰鸣之声愈发的响了起来,隐隐的有紫芒闪烁。柳飞知道,神丹即将出鼎了,他是第一次炼制这种逆天的东西,并不知道应该放多少药材,也不知道能出多少药。只是记得左慈曾说过,最好是尽量少放,出的丹少,天劫也相应的小。出的丹多,那天劫相应的就会大很多。

  他自觉此次所放的药物不多,却不知经过精炼之后,那个分量却是能出十颗左右的。只是此时,柳飞却是不知,他除了一力担之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天空中的黑暗似乎开始收缩,天边已是隐隐泛出白色。只是那黑暗却是渐渐向中间凝聚。

  整个大珠山上的所有飞禽走兽均是狼奔豕突,夹着尾巴慌乱的望山下窜去,留下了一地的黄白之物。

  半山腰上,众人看的目驰神摇,耳旁的炸雷一个接着一个,直震得心跳加速,身形摇摇欲坠。甄姜见了大惊,忙让吴忠吴勇二人护着没有武功的众人向山下躲避,有多远走多远。

  众人此刻顾不得多说,知道在此亦是帮不上忙,连忙跟着往山下而去。甄姜见众人均已下山,方轻轻松口气,待到转目一看,却猛地发现甘媚儿和吴氏却是未走。

  甘媚儿也还罢了,多少有些内功的底子,可吴氏一点内功都无,怎么也偷偷留下了,不由大急,厉声道“倩姐怎的还在此处,你毫无内功可言,在此危险的很,赶紧下山”

  吴氏脸色苍白,却是坚定的摇摇头,道“香儿已经由甄逸老爷子夫妇抱了下去,我已无牵挂。先生以友朋待我,朋友此刻处于危险之中,我岂能独生?妹子不必多说了。”言罢,脸上已是一副决然的神情。

  甄姜还待再劝,旁边貂蝉却是轻轻拽了拽她衣袖,微微的摇了摇螓首。甄姜神色复杂的看看她,轻叹口气,却是走至吴氏身边,握住她的手,度过一道真气。原来她们几女在此,也是有任务在身的,就是合力帮忙维持外围大阵的抗力。只是此刻多了吴氏和甘媚儿两人,却是要加以分心照顾了。

  吴氏其实刚刚已是强撑了,只觉一股厚重至极的气势压在心头,烦闷的直欲吐血,但觉心跳时快时慢,感觉如同那绷紧的琴弦一般,似乎马上就要断了似得。此时得了甄姜真气之助,只觉身子突地一轻,呼吸顿时顺畅许多,转头对着甄姜勉强一笑,便又重新望向峰顶。

  蔡琰和貂蝉也一左一右站在甘媚儿身边,各握住她一只手,合三人之力抵御。甄络却是和大乔双手互握,真气在两人体内,早已连成一片。

  和柳飞经过双修的,真气均出自一脉,且都是由柳飞所授,自然可以畅通无阻。所以她二人看似实力最差,其实却是最稳妥的。

  天空中的黑云已是慢慢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大小却正好将整个帽子峰笼罩着,其他地方的天空却是正常无比,晴空万里。

  由黑云间落下的闪电却是少了许多,只是每次落下的,却均是粗壮上许多,帽子峰的外围大阵,已是微微摇晃着。

  一道道青色的光芒落下,每一下,大阵均是一阵抖动,然后费尽的将之卸下,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金猱和百草俱是毛发直竖,蜷缩在一旁,只有金翅一直傲然站立,眼光中颇有一股睥睨之气。玉龙雪蛇却是和柳飞在一起,对外面偌大的动静如同不闻,只在柳飞怀中安静的待着。

  天空中的黑云愈发低了,猛然间,一道极粗的青芒闪耀,众人只觉眼前霎时一片光亮,什么也看不到了,不约而同的闭上双眼。耳际随即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传来,甘媚儿和吴氏身子齐齐大震,脸色猛地一红,瞬间转白。

  其余几女亦是身形连晃,众女大惊,睁开眼来看,但见帽子峰顶除了大阵护持所在之外,周围一圈的树木、山石俱皆东倒西歪,靠近内圈的干脆成为了齑粉。这一震之威,凌厉至此,众女均是面露重忧。

  精神内,柳飞此刻也是满头大汗,脚踏罡步,已是单手持瓶而待。只是时不时的喷出一口真气以助鼎内最后的孕丹之火。刚刚那一记天雷之危,他自是感应到了,盖因他所布之阵均是由他的心法驱动,故而一受外界冲击,便会立时感应。

  只是此时,他实在是无法分心了,咬咬牙,立时断了和帽子峰顶防护大阵的感应,全神贯注以应付目前的出丹。

  神农鼎中,此时轰鸣之声已是渐不可闻,只是紫气越来越盛,最后竟是通体紫气氤氲,光耀长空。映的精舍内所有东西都是一片紫色。

  精舍内香气馥郁,柳飞感到鼎内丹药已成,不敢怠慢,咬咬牙,面色凝重,单手打出出丹阵决。

  阵决打入鼎内,但见神农鼎外已是如同水样的天地元气,霍的一顿,然后瞬间便急速将整个鼎身裹住,嗡然声中,一道紫光冲天而起,一颗丹药已是出鼎飞出,舍内香气笃然大盛,天际间竟似隐有梵音响起。

  柳飞将手一招,那飞出的紫光已是嗖的一下钻入玉瓶之中。柳飞大喜,方待要收第二颗,却猛地脸色大变,霍然将另一只手举起,向上虚抬,似托千斤。

  原来丹出之际,天空中的黑云已是聚成一个硕大的漩涡,满空的闪电俱皆不见,沉闷的竟无一丝动静,只是突然自漩涡中心处,突现一道紫影,直直的向着精舍内落下,外面的大阵,在紫影一触之下,竟是猛然一亮,瞬即便即崩溃,那紫影只是微微一顿,便直接击在精舍上的蓝光护罩上。

  护罩顿时一阵猛烈的晃动,蓝光急速的闪烁几下,瞬即黯淡下来,竟是马上便要碎裂一般。柳飞此刻这一掌却是及时的将护罩稳住。蓝光大盛之际,与紫影相持片刻,方同时消散。柳飞慌忙又是一掌挥出,护罩方始又现蓝光,只是却是淡了很多,却是一块布阵的晶石碎为齑粉了。

  半山腰处,众女却是如遭重创,齐齐闷哼一声,甄姜面色煞白,蔡琰、貂蝉嘴角沁出一丝鲜血,甄络大乔眼中神光黯然。吴氏和甘媚儿却是齐齐喷出一口鲜血来,委顿在地。

  甄姜大惊,喝道“全部过来”众女不敢怠慢,急速到了甄姜身边,甄姜让众女手挽手,合力以接。面色凝重的道“我们且往山下稍移,外围大阵已破,我们在此多留无益”众女齐齐点头,缓步向山下移动。

  甘媚儿在旁大急,虚弱的道“那公子怎么办”甄姜看了她一眼,只是轻轻摇摇头,脸上却是甚是平静。众女均是平静。甘媚儿见众人俱不说话,不由泪珠儿在眼眶内滚动,紧紧的抓住身旁吴氏的手,却听吴氏也是平静的道“先生功参造化,应可无事。若有意外,他怎样了咱们边也怎样就是。何必惊慌”

  甘媚儿闻言一呆,随即了悟,脸上神情亦自平复。众女这边已是缓缓后退,只觉的似是突起大风,风声凄厉,一阵阵的波动不断随着她们后退。将至山脚方停,互相搀扶着,纵目往上望去。

  却见那边,蓝光虽是微弱,时闪时灭,却始终顽强的亮着,遂放下心来。甄姜道“众家姊妹,莫要松手,大家齐齐运功,先将各自伤势自行疗治一下”众女点头,俱皆盘膝坐下,运功疗伤。吴氏虽不会内功,此际处于众女牵成的环中,却是如同一个导体,自有真气在体内流过,缓缓修复所伤的经脉。

  众女虽是已处山脚,却仍是感到阵阵的气浪自山顶泻下,压体欲裂,如同鬼啸般的风声竟是无曾断绝,刮面生寒。

  精舍内,柳飞却是已经成功的收了第二颗丹药,此时,他也是呼吸粗重,遂内力仍是源源不绝,但身子却已是自脚腕以下,俱已没入地面,在神农鼎四周踩出一圈深深的印痕。

  他长吸一口气,又是打出一个阵决,神农鼎嗡然作响,又是一颗丹药跳出,柳飞赶忙摆动玉瓶,要收进瓶中,却猛觉心中猛跳,不敢怠慢。左手抬起,虚空画圆置于头顶,瞬间,便感到一股沉浑至极的压力压来,这股压力中竟是尚带着一股奇异的感觉,竟似是带着一股精神力,柳飞只觉压力大增,那颗丹药便停在玉瓶口处,滴溜溜的旋转不停,却是始终落不下去。

  正在此时,耳中却闻听一声脆响,如银屏炸裂,但觉心神巨震,护持之阵已是被瞬间击破。

  山脚下,甘媚儿首先醒来,抬眼往上望去,却猛地瞪大眼睛,惊呼出声。众女闻声醒来,齐齐看去,却顿时一片惊呼,肝胆俱裂。。。。。。。(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