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海上(第1/2页)

作品:《三国神隐记

        却说柳飞豪气顿起,二女看的目眩神迷,齐声娇应。柳飞哈哈大笑,心中大感畅快。正笑间,却突然发现前方一个灰色之物,忽现忽没的,仔细凝目看去,却是大喜,那正是被自己拽下的舱门。

    柳飞大笑道“嘿嘿,咱们运气看来不是一般的好呢,竟是有座驾送到”说罢,奋力向那舱门游去,二女见了,也是努力挥动手臂,随着柳飞往前游去。

    吴倩属于江南女子,对水性有着天生的禀赋;甘媚儿却是天生聪颖,二人在柳飞一番指点之下,更是在绝境之下,激发出了体内的潜能,竟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也勉强能帮着踩水划动,让柳飞大感轻松。

    不消多时,三人已是攀上了舱门。柳飞将绳索放松,只将三人维系在一起,却是空出一段间隔,将二女推到舱门上坐定,自己却在旁推动舱门顺着海流向前划动。

    此时四周俱是一片昏沉,哪里能辨的方向。三人便在这茫然而不可知的大海中,飘荡着。柳飞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盲目的划动是最最愚蠢的行为,一旦将体力耗尽,那么等着三人的,必将是死亡。虽然他功力精深,但此时实不知还需多久才能寻到陆地。如果让他一刻不停的划动,时间久了,也是支撑不住的。所以,他只是顺着海流的方向,轻轻摆动着。

    眼前白光闪动,却是白蛇玉儿眼见有了一块支撑之地,便自柳飞头上跳至舱板上,微微昂头,绕着二女急速的游动了一圈。二女本已是冻得面青纯白,此际,竟是突然感到一丝暖意,不由均是大感舒缓。

    柳飞见状,向着玉儿微微颔首,意甚嘉许。玉儿昂头嘶叫,状甚得意。此次出行,四兽亦是分别开来。金翅自是载着吴忠提前前往青城去了,金猱自跟着甄络同行。百草和玉儿便随着媚儿和柳飞。它俩都是体型甚小,本来俱是缩在各自主人怀中,待到落水后,却都是攀至主人头顶,只是百草甚是畏惧玉儿,并不和它稍有亲近。此际,虽见有了容身之处,却也不肯下来,只是又团身蹲于媚儿肩头,抖落浑身水渍,安静的呆着。它一身皮毛,放水性能却是极好。那玉儿却根本就是水火不惧。

    二女原本在水中尚不觉的如何,只是此时离水坐到舱板之上,被风一吹,却俱皆感到冷气森然。一身衣服被水浸湿,紧紧的贴在身上,曼妙无比的胴体尽皆显露无遗,幸得此处只爱郎在旁,二女虽感羞涩,却也并不避讳。若在平时,保不准是天雷勾动地火,自有一番旖旎,然此时此地,却是什么心思也起不来的,只觉海风吹拂之下,无尽的寒意滚滚而来,直冻得牙关抖颤,二女紧紧抱在一起,相互取暖。

    柳飞见状,提气纵声上了舱板立定,神功到处,浑身衣服不多时便已尽干。当下将外面大氅脱下,将二女包住。天空中虽仍落着小雨,但得了一件干衣上身,二女俱是感到温暖。尤其这大氅之上,满是柳飞身上的气息,二女鼻端闻着,俱是心醉。一时间,只觉这小小的舱板之上,却是世间最美之处了,于那身周恶劣的环境,直若视而不见。

    玉儿却是不停的绕着圈子,尽力的提供者些微的暖意,护着两个主母。柳飞自身真气鼓荡,双脚稳稳的立在舱板之上,如同钉住一般。周身一股淡淡的光晕罩住,雨水却是再也淋不到他。

    媚儿此时却是抬头向柳飞道“公子何不召金翅来,载着咱们离开,省却许多苦处”口中虽说着,心中却是极希望能就此一直这样下去。

    柳飞苦笑道“媚儿却说什么傻话。一来金翅如何载的动我们三人,二来,这等天气,却坐于金翅身上,飞到空中,那不简直就是自找雷劈吗。”

    甘媚儿闻听,不禁羞红脸颊。但眼中却是满蕴笑意,显是甚是开心。柳飞见她不气沮反而开心,不由一愣,转眼却是明白她的心思,心下感动,却不由斜睨了她一眼,道“你这丫头”便不再多言。

    甘媚儿被柳飞瞧破心事,脸颊愈发红晕,心中却满是甜蜜温馨。伸手使劲将大氅裹了裹,用力抱紧吴倩。吴倩见她眸光流转,红晕满颊,少女娇憨之态直是诱人,心中暗赞这丫头的美丽。转头跟柳飞的目光相接,见他眼眸中望着自己两人,也满是爱怜之意,不禁脸色一红,心中亦是涌满了甜意。

    漫天的风雨如潮,在海浪的颠簸之中,二女因为心神俱疲,靠在柳飞身上,却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柳飞轻叹口气,极目远眺,却是始终看不到什么。现下风浪虽是小了许多,但天色也是早就暗了下来。远处漆黑如墨,便是以柳飞的目力,也是不能及远。

    不知过了多久,吴倩先是睁开双眼,只觉浑身暖洋洋的,若不是身下海水时时带来一股凉意,真想就这么依着不动。天空瓦蓝瓦蓝的,懒洋洋的飘荡着一丝白云,阳光毫不吝啬的将温暖和光明,洒遍海面,暴风雨却终是止息了。

    吴倩思及那场突如其来的海啸,笃然一惊,慌张的直起身子,惊叫道“柳飞”,她身子一动,旁边甘媚儿亦是惊醒,听她惊慌的叫声,不禁心头一颤。却听得柳飞温和的声音响起“两只小懒猪,可是醒了”。

    吴倩听到柳飞的声音,一颗心方始落下,只觉自己尚是依靠在柳飞腿上。转头看去,正迎上柳飞戏谑的目光,里面却是满含温情。吴倩勇敢的迎着他的目光,怎么也不肯移开。她方才刚一醒来,一时未觉自己靠着什么,只怕柳飞突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