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荐书(第2/2页)

作品:《三国神隐记

能事之,某有此徒,真无颜见人矣。这等畜生,贤弟何须怜之,径自打杀了方是正理。却还要我与他书信,救他性命,焉有是理”说罢,恨恨不已。

    柳飞见童渊如此恼怒,哪知这老儿脾气是老而弥辣,嫉恶如仇至此。只得劝慰道“兄长且莫着恼。绣与此事虽有过错,却非其本心。况后来不也终是狠击了曹操吗。于今之世,男儿俱为能博取功名,而舍身提剑。而曹操今假天子以令不臣,其势大也,又有几人能谋算清楚?张绣初时虽少血性,然为其家族计,亦不为过。只是其不能想透人性之本恶,难免不为人算计。若其真能舍却自家名声而保其族,弟今日也不多言。只是我恐其空但恶名,却终始其族受累,反招祸事。也惜其一身武艺,这才要大哥修书与他,只望他能清醒,莫要行那糊涂之事。却望兄长也怜他心意,救他一救,权当为我华夏多保一份元气吧。”

    童渊闻言,默然不语,良久方长叹一声,无言点头。让柳飞于此暂坐,自己却回房,就灯下写了书信。却又将自己刚刚融会贯通的太清真气,与自太极秘要中所悟的柔术秘诀俱皆誊录成册,一并包了,出来交与柳飞。

    柳飞接着,童渊却是叹道“贤弟见了我那三个徒弟,且帮我好生管教。子龙处可将太清真气与柔术秘诀尽皆付之,张任处,则只教其柔术秘诀便可,以他之年龄,太清真气却是难以修习了。至于那个畜生,却甚么也莫要传授。免得日后但有反复,反成助其为恶。且日后若是他稍有二心,贤弟可代为兄清理门户,勿使其辱我门楣,切记切记”

    柳飞心下叹息,只得点头应了。此时月已偏西,天际微现青色,二人经此一事却也是失了再饮的心境。童渊心恨大弟子的所为,心中难过,自与柳飞指了安置的房间,便转身回房歇了。柳飞心知他此时心情恶劣,也不挑剔,自去房中静坐。

    坐于榻上,想及自己次日该是离开了,只是于兄长一番交往,除了几颗丹药外,却终是没留下什么。念及童渊亦是修习内家功法之人,白玉葫芦与晶石杯对他却是极有好处,便就乾坤界内取些晶石出来,为童渊炼出一只葫芦与六只晶石杯,自将葫芦内灌满玉露,拟待次日赠与童渊。搞完这些,方自闭目,由实返虚入定去了。

    翌日,柳飞自定中醒来,已是辰时时分。自房中出来,却见童渊已是早于院中练气,见他出来,方始收了势子,微笑道“兄弟歇息的可好,昨夜为兄却是失礼了”言语中已是不见昨日恼意。

    柳飞笑道“兄长却是多心,小弟哪有那许多心思。昨夜回房却是忙了半天,却给兄长做了几样东西”说着,将白玉葫芦和六只晶石杯取出,递于童渊。

    童渊见他如此,知他离去在即,呵呵一笑也不推辞,便接了过来。柳飞见他并不推辞,知晓他定是知道自己要离去之意,既是什么都不说,便是不想太过伤感。心中念头转动,却笑着对童渊道“弟于青城却有片基业,家中甚是热闹。兄长一人在此却是孤单,何不随弟往川中住些日子,也好让你弟妹们见过大哥,岂不胜却自己在此”说着,满是期盼的望着他。(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