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群英(第1/3页)

作品:《三国神隐记

        他两个只在屋内聊的欢畅,却是生生急煞了外间几人。原来大宴本是定在申时,一众宾客虽多在路上,但众文武却俱是在城中。文人们也还罢了,几个武将却是哪管得这许多,当即便在外高呼小叫起来。

    柳飞正听着司马徽畅论武帝之弊,却忽听得外间一阵喧哗,几个大嗓门已是轰轰震天的响了起来,仔细听去,顿时失笑,不是别个,却正是张飞与颜良文丑三人。

    这三人俱是粗坯,又都长相凶恶,且俱是好酒之辈,不几日便已是打成一片,几乎日日俱在一起,饮酒论武,好不快活。这三人凑到一起,却也有个大大的好处,那便是士卒少挨了许多拳脚。

    往日里,三人独自喝酒,酒醉之后耍耍酒疯,往往便是士卒遭罪,被寻个由头便是一顿鞭笞,后虽经刘备等人几番严令,收敛许多,但总要想些法子,找些事来做,那些士卒虽不用再挨鞭子,但日子却也是甚不好过。待要离开却又不舍,盖因三人都是清醒时,与下面士卒甚是相得,毫无架子,摸爬滚打俱在一起。可偏偏就是一饮酒,那罪却是实是让人难遭。

    及至后来三人相交,士卒均是大感解脱,非仅如此,反是多了许多乐趣。原来这三人聚在一起,若是喝的多了,却是耍酒疯有了对象,往往便是三人扭打成一团,一番混战。直到俱皆没了力气,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喘气为止。襄阳众文武对这三块活宝早已是人尽皆知,平常在一起甚是相恰,但一旦泛起混来,或者有拉人喝酒的兆头,大家便会三三两两的各找由头而走,时日久了,三人也是明白了,不怒反喜,遇到些不好说话之事,便使出无赖手段,让众人很是头疼。

    他三人闻听柳飞已到,俱是大喜。尤其颜良文丑,多年未见柳飞,甚是想念,更是想着柳飞的玉露。遂结伴先来寻柳飞,欲要先蹭上几杯。哪知一来便被告知,襄阳名士水镜先生正与柳飞在叙话,无奈便在外面等候,哪知等的许久也未出来,三人立时便刮燥起来,只是大声囔囔,说是闻听水镜先生最是好客,他日定要多带美酒,前去拜会司马先生,以聆教诲云云。众人尽皆暗笑,却是躲得远远的观看。

    柳飞在屋里听的明白,对司马徽苦笑了笑,道“先生还请稍坐,待某去打发了这三个夯货,再与先生畅谈”

    司马徽呵呵一笑,道“算了,这三位将军如今在襄阳,谁人不知。老朽却不想自己的水镜山庄遭罪,若被这三位寻了去,整日的寻着老朽饮酒,却是要了我的命了。咱们便待宴后再找时间吧”说着,已是站起身来,相辞而去。

    柳飞送至门口,施礼作别。那边三人眼见柳飞与司马徽俱皆出来了,登时收声,三颗大头却是凑到一起,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

    柳飞见状,不觉哭笑不得,笑骂道“那边三个杀才,如何竟这般失礼,竟敢在我门前喧闹,可是讨打”

    三人听的柳飞发话,登时俱是裂开大嘴,笑呵呵的奔了过来。颜良文丑跑到近前,却是眼圈先红了起来,脸上尚是带着笑容,只是那笑却实比哭还难看。来至近前,纳头便拜,待要说些什么,却终是以一声大哭开场。张飞在旁却是搔搔头,有些尴尬。

    柳飞微微叹了口气,上前将二人扶起,开口道“这些年来,你们做的很好,我都知晓了,不枉了当日咱们相交一场。”说着,轻轻拍了拍他们肩头。

    颜良文丑闻听,却是收了哭声,丑脸上现出激动,还有些扭捏,却是被柳飞赞的开心。柳飞呵呵笑道“行了,莫作此恶心的模样了。”转头对张飞道“翼德如今可是找到志趣相投的了,我听说你们三人,如今却是闯出了好大的名号呢”说着,笑看着三人。

    颜良文丑俱皆尴尬,张飞却是犹如没听出柳飞讥讽之意似得,洋洋得意的道“不敢当先生夸赞,咱却不能弱了先生的名头不是”这黑厮反应倒也不慢,这般说来,倒好像他们这般作为是柳飞所传似得。颜良文丑俱皆憋着笑,柳飞却是给他说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指着张飞笑骂“好你个张翼德,却是这样来坏我名声。好好,吾本欲和你等饮上几杯,这般说来,却是不行了,否则岂不是正顺了你的谣言。”

    张飞闻听大喜,连声道“对对,正是要与先生饮上几杯,咱们这便去吧”却是把其他言语尽皆过滤了。柳飞见他竟这般惫赖,只得苦笑摇头,笑叱道“都与我进来吧,不过却只能饮得一壶,多了没有。待到大宴之时,方由得你们”说着,转身进了屋里,后面三人俱皆满面喜色,喉头急动几下,颠颠的跟了进去。

    及至时辰将至,众宾客已是差不多到得齐了,屋中这三人也是已然微醺。到得下人来请,三人遂勾肩搭背,踩着虚步,跟在柳飞后面,径往大厅而去。到得厅口,便已听的厅内鼓瑟笙箫,热闹喧嚣。门口刘备带着太史慈、洪锐来迎师父。

    见了柳飞,三人忙自给柳飞行师礼而见,柳飞微笑颔首,让三人起身。刘备眼见张飞三人模样,却是狠狠的瞪了张飞一眼,张飞脖子一缩,连忙拉着颜良文丑二人,抬步便走,一头扎入武将堆中去了。刘备空自吹胡子瞪眼,柳飞却是哈哈大笑。

    几人抬步进了大厅,厅中顿时一静。这里却是前厅,厅中多是襄阳的一些官员武将,此时见了自家主公伴着柳飞进来,俱皆安静下来,齐齐躬身给柳飞和刘备见礼。刘备挥手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