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潼关(一)(第1/2页)

作品:《三国神隐记

        程银、杨秋二人得了潼关,便整饬关卡,分兵派守。使人往马超处报捷。不几日,马超大军赶至。厚赏二将,大军暂作休整。

    马超此次起兵,不消月余,已是攻城掠地。两路进发,克冀城,杀韦康,破长安,逐钟繇,取潼关。南路攻雍县,连败郝昭、曹仁、曹永,斩淳于导。更将曹仁赶至汉中方得安身。天下皆惊,马超威名震于华夏。

    消息传到曹操处,曹操亦是大惊。叹息道“马儿不死,孤不得安”遂聚众人商议。时郭嘉抱病,留在许都。曹操身边只程昱等人,闻听此事,也是挠头。此时袁氏几子正自各据一地,大军连番攻战,一时难拔。然此时若退,生恐其于后进击,则大事去矣。

    曹操心中自有一番思量,只是眼见众谋士似并不赞成退兵,亦是有些犹疑。遂作书使人往许都,问计于荀彧。荀彧得书,来见郭嘉。郭嘉得了曹操手书,看罢笑道“此天赐良机也,何得两难乎”遂亲做一书,让荀彧使人急递至曹操处。

    曹操得了回书,打开来看,看罢不禁大笑。遂令人即刻收拾行装,使人散布消息,便道西凉马超叛乱,曹军暂时收兵。令夏侯惇领兵一万,屯驻濮阳,韩浩领兵五千屯扎白马,监视袁氏。曹操亲引大军还京,点选将校,迎击马超。

    袁氏兄弟早闻马超兵犯潼关,此时得了曹军已退的消息,大喜。外敌即去,几个败家子却毫无重复老父基业的念头,自是开始相互算计,行那攘外必先安内之事。想必后世蒋某人定是袁氏高徒,秉承了此一传统。

    这边不说袁氏自相征伐,单说曹操回京后,即刻点许褚、李典、乐进、于禁、曹休、曹纯为大将,以荀攸、程昱、华歆等为谋士,又带了儿子曹彰、曹铄一起,起马步军五万径往潼关而来。

    那曹彰膂力过人,武艺精熟,能徒手与猛兽搏斗。自小立志为大将,尝为曹操所欣赏,此次便是让他历练一番。至于那曹铄,却是不好读书,整日便是随着曹彰学些枪棒武艺,虽亦是有些手段,然实是高不成,低不就,半瓶子醋一个。平常素于曹操手下之将讨教,众将知他乃是曹昂胞弟,曹操怜其兄早死,便有些放纵,便都是想让,每每总是平手结束,他便自觉不弱于乃兄曹彰。此次闻听曹操出征带了曹彰,便来请战。曹操被他一磨,且言欲要以其兄曹昂那般,为父亲争战,以死效之。曹操想及长子,心下难过,便自应了。

    大军出发,曹操令曹休为先锋,领兵八千,火速前往灵宝,据守涵谷,待后军赶至,再往潼关进发。曹休领兵去了。又使夏侯恩、夏侯杰为二路,领兵五千,接应曹休。使焦触、张南领兵五千,于潼关对岸,风陵渡扎营。征集船筏,虚作渡河之势。却暗从风陵渡上游十里处,以船筏度兵而过。以拊潼关之背,俟大军到时,可于潼关骊山山尾之处,便插旌旗为疑兵,以惑西凉军心。二将领命,自行去了。这边又唤过秦琪,叫其由商洛之间,间入汉中,以连曹仁。使其出褒斜栈道,偷袭长安。又使人往冀城暗暗连接杨阜,称便起事,截击马超后路。

    曹操分拨已定,自带大军出发。自许昌到潼关,不过十余日行程,如今军情紧急,曹操遂倍道而进,不过八九日间,已是到了。

    马超本拟直取函谷关,此时闻听曹操大军已到,只得先自迎敌。点起偏裨将军,带着马岱、庞德出了潼关,离关二十里处扎下大营。

    两阵对圆,曹操排开营列,自带众将,立马阵前,观看西凉阵营。但见西凉兵个个剽悍轻捷,士气甚高。旗门分出,左边一将,黑盔黑甲枣红马,掌中一柄厚背砍山刀,斜依身后,颌下一部短髯,面目黝黑,满面冷厉之色,背后大旗招展,上书左折冲将军,斗大的一个庞字,却是庞德庞令明。右边却是一个体型微胖的大将,一身玄铁甲,头上腰间皆系着白条,得胜勾上亦是挂着一把大刀,面色白皙,唇上蓄有微龇,此际正双目冒火的望着自己。背后大旗上却是右折冲将军,一个大大的马字,正是马岱。两排二十余员偏裨将军,俱各挺刀枪,怒目而视。正中间却是拥出一员年轻的骁将。长眉如剑,斜飞入鬓,目若朗星,顾盼生威。面如傅粉,唇红齿白;猿臂峰腰,宽肩背挺,七尺七八寸的身形,甚是英挺。

    此将二十四五岁年纪,头戴亮银盔,身穿白银甲,内衬素罗袍,腰系白丝绦。掌中一杆水磨点钢枪,胯下红鬃烈日兽,仰首踏蹄,声嘶如龙吼。威风凛凛,煞气滔天。那西凉军尽皆白旗白甲,漫山遍野,衬着这将如同雪里梅花。

    曹操看毕,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失声道“西凉锦马超,果然少年英雄也”!他这里失声而赞,却是恼了身边一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其爱子曹铄。此子正是年轻气壮之时,此际闻听父亲称赞马超,心下却是大忿。当下便是挺枪而出,直搦马超出战。

    曹操大惊失色,然此时又不能将其唤回,只是暗暗着急。急向曹彰打个眼色,曹彰见自家小弟跑了出去,亦是大惊,眼见父亲眼色,微微点头,暗暗紧了紧手中大枪,轻踢胯下战马,往前几步,为曹铄掠阵。

    马超于阵中正打量曹操,目中直欲冒出火来,却突见一员小将挺枪跃马而出,向自己叫战。也不叫部下出战,径自催动烈日,迎上前来。将手中水磨点钢枪一横,冷喝道“来将通名”

    曹铄在马上傲然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