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暗窥(第1/2页)

作品:《三国神隐记

        却说柳飞潜入孟获大营之中,来至中军大帐,却听得孟获正与人交谈。只是以孟获身份之尊,在和人说话的时候,语气居然异常尊敬,柳飞大是惊奇。遂偷眼看去,这一看,却是大吃一惊。

    正见正内火光掩映之下,一个粗壮的汉子正高踞而坐。一头卷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乱发上戴着一顶紫金冠,紧紧的扎束着。两个大大的金环,垂挂在两耳上。上身穿着一袭大红锦袍,从背影看去,甚是雄壮。这人却正是南蛮孟氏族长孟获。

    让柳飞吃惊的是,明明孟获在说话,但帐内却是似乎并没有其他人。难道孟获是自己在呓语不成?柳飞又侧耳听去,果然竟是还有一人的呼吸,只是微不可闻而已。顺着呼吸声看去,终是在一角的暗影中发现一个人。

    那人正站立于大帐的角落中,火光照射不到之处。又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故而乍一看,很难发现。再加上这人似是练有一种特殊的功法,呼吸声竟是微不可闻,而且呼吸节奏竟是与常人不同,总要隔上许久,方才换气一次。整个人便尽皆笼在一片黑暗之中,唯余一双眸子,闪烁着森森的冷光。只是那双眸子怎么看也不似活人该有的。眼中一片死气,波澜不生。

    此际闻听孟获问话,那人并未走出,依然是隐在暗处。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却是传出,“族长勿需打听这许多。只管专心于战事便好。本尊之事若需族长相助,自会开口。”这人话音一出,便是带着一股冰冷的意味,仿若自九幽之处吹出的寒风。且语气毫无尊敬可言。

    孟获身形动了动。柳飞在后见他放于案几下面的手,使劲握了握,想来亦是心中不忿。却见他长吸口气,仍是恭声道“获知道了。只是此次,觋尊随军而行,找寻灵媒,获只恐不能为觋尊尽力,故而相寻。绝无探听之意。还望觋尊恕罪。”

    那人口中“哼”了一声,道“如此最好。我黑灵教虽托身南中,然仍是属于客卿之位。族长若是知晓太多,亦是无甚好处的。本尊也是一片好意,望族长明白。”

    柳飞眼见孟获身形微颤,显是强忍怒气,闷声道“如此,多谢觋尊”那人又冷冷的道“若是族长再无吩咐,本尊这便告退了。”孟获起身,以手抚胸躬身道“恭送觋尊。”那人点点头,黑袍闪动间,已是出了大帐,径往后面一个帐子走去。

    那人一路行走,飘飘悠悠的,竟如风送浮萍一般。显然是一种独特的步法。只是在这月夜之下,暗影森森之中,浑不似生人。于路之上,但见到他的兵士,俱皆以手抚胸,跪地行礼,面上均是一片虔诚之色。

    柳飞目送着他,一直到了最后面一个独立的大帐方止。耳中听的这边帐内,传出一声陶器碎裂之声,接着便是呼呼喘气的声音。凑近一看,却是孟获正自在发着脾气。此时,孟获已是在帐中踱来踱去,显得甚是烦闷。身形转过,却是看到了这位蛮王的面目。

    隆眉豹眼,狮鼻阔口,虬髯满面,相貌甚是威武。只是此时正自满面怒气,眸中凶光闪烁。外面守卫的蛮兵闻听里面动静,连忙奔进,却被孟获挥手赶出。自己犹自踱来踱去的,嘴中尚自低低自语着。

    柳飞微微沉吟,纵目往那个觋尊的帐篷看去,却见那边似有着微弱的光亮。显见那个觋尊也是未曾歇息。耳听帐内孟获已是高声唤来守卫,吩咐洗漱,便是要安寝了。柳飞不再在这浪费时间,纵身往那觋尊帐子掠去。他心中隐隐觉得这个觋尊极是不妥,便要过去,一窥究竟。

    才刚至那帐子附近,柳飞便察觉到一丝能量的波动,空气中似乎有些奇异的震荡。似是有些天地元气,正往那帐中聚集。只是这股元气很是奇怪,并不是自己所修的那种,而是带着一股沉闷之气,隐隐有股腐败气息。

    柳飞心中暗凛,不敢贸然靠近。隐于黑影中,细细查看一番,方才展动身形,附于那大帐的暗影里。先是侧耳倾听,里面却并无练功之人所特有的吐纳之声,反而是方才于林间潜伏时,那种怪异的声音,低低的响动着。

    柳飞这才知道,原来方才这觋尊,竟是也隐藏在山林中。而自己竟是没有发觉,可见这觋尊隐踪匿迹的本领,实是非同小可。依着前法,仍是将大帐划开一个小缝。此次柳飞却是极尽小心,不敢弄出一丝声音。他暗暗觉得这觋尊有着不俗的本事,虽然不似武功,然其特异之处,自己也是摸不透,唯恐被其发现。

    凑近那个缝隙看去,却见大帐内一片黑色,连那燃着的烛炬,竟然也是黑色。火焰跳动之下,将那觋尊的身影,长长的映在帐篷上,犹如变身的恶魔,随着烛火跳动而飘动不停。

    帐内甚是整洁,除了一个蒲团外,便只有一个案几,再无他物。整个帐内地面之上,似是主人极其爱洁。铺着整块的兽皮,上面点尘不染。那觋尊此时却是现出面目,柳飞只看得一眼,心中便兴起一种极为古怪的感觉,便好似自己进了坟地,看到了一具死去多日的尸体一般。

    那人一张脸,呆板至极,面上竟是满布死气。柳飞若非见他行走自如,且亲耳听到他说话,几乎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个死人。此人看不出年岁究有多大,灰白的面孔上一丝皱纹也无。只是鬓角间,隐见几星碎白间杂。身上那袭黑袍布满弯弯曲曲的字样,却又不是常见的道士所谓的符咒。大袖之下露出的一双手,满是皱纹,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