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飞云

作品:《三国神隐记

    柳飞毙了那狒狒,却忽闻几声惊呼响起。抬眼望去,只见下面林间,正有四五个蛮族装束的人,满面骇然的望着他。正自发愣之际,猛然眼前一花,白影闪动,柳飞已是立于面前。几人又是一惊,赶紧退后几步。

  柳飞暗暗打量,这几人俱是二十几岁的样子,浑身古铜色的肌肤,肌肉贲起。上身一件右衽大襟衣,披着一件大毡。下身裹着绑腿,或套着毡袜,或赤足。头上却以蓝色长巾盘缠,蓄一绺长发椎髻于头顶。蓝色长巾裹成一尖锥状,斜插额前。俱皆于左耳上挂着些金环银环之类的,手腕上亦是套着手镯。四个人俱皆背弓跨箭,手持长矛。

  眼见几人尚自没有回神,柳飞不由一笑,对着他们一拱手,道“几位何人也?为何到得此地?”

  那几个汉子闻听柳飞问话,方才惊醒,几人相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个汉子上前一步,亦是拱手道“我等乃是此间南去四十里飞云甸族人,来此亦是为这个山魈。敢问壮士何人?这山魈可是壮士所杀?”

  柳飞点点头道“我乃青城山柳飞。昨晚追踪一个贼人至此,恰遇这个山魈捣乱,使得贼人逃遁,故而杀之。”

  那几个汉子俱是面露佩服之色,那为首的汉子哈哈大笑道“壮士真英雄也。汉人之中却是少见。在下南中飞云甸阿扎,这几个是我的族人,莫坤、日则和豹子。俱是我繁多的好男儿。柳兄若不嫌弃,便随我等回寨中一叙,也让见见我等的恩人。”

  柳飞一鄂,道“阿扎兄弟这话从何说起?某怎么是贵寨的恩人了?”阿扎爽朗一笑,道“且莫着急,咱们先将这山魈扛上,边走边说如何。”另外三人俱皆极力邀请。

  柳飞见这几人皆为豪爽之人,心下也是喜欢。眼见盛情难却,遂抱拳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

  阿扎等大喜。几人寻了物事,将那山魈三足绑上,便用木棍穿了。莫坤和日则两人扛着,豹子却不甚喜说话,只是默默跟着。只是望向柳飞的眼中,满是感激之情。

  阿扎陪着柳飞走在头里,于路说起原委。原来,这飞云甸却是这南中数一数二的大寨子,人口和青壮极多。族长唤作吉杰,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了。这飞云甸本是羌人,早年迁徙于此,便于熊苍山下扎住。经过几代人的苦苦挣扎,终是到了如今的规模。只是在不断地与当地叟人相容过程中,早已不复当年羌人的纯正了,现在却正是属于南中八番九十三甸之一了。

  这飞云甸远离战火,加之族中青壮极多,几个别的寨子也自不敢来骚扰,一向过得甚是平静。直到前几年,有人在这山上发现了山魈,飞云甸的平静便被打破了。

  飞云甸的汉子们,平素多有出来打猎的,便是这打猎之人偶然发现了那山魈,惊恐之下,转身便跑,却被山魈发现,追上后,一番打斗,那猎人不敌山魈,被抓的肚破肠流。兴许是那日这山魈并不饥饿,虽将那人几乎凌迟了,却是并没吃他,摆弄一番后,便自走了。那人勉强回到寨子,将这个消息传出后便即死去。

  寨子中的人自是大惊,那人的亲人不忿之下,遍邀寨中好手,一起进山要灭了那个妖物,为家人报仇。怎奈那山魈极是狡猾,兼之其多是夜间活动,白日几乎躲在洞中不出。故而众人并没找到,只得悻悻而回。只是后来再去打猎之际,都是三五人一起,不敢独自前往。但便是如此,仍不断有人被这山魈伤到。所幸这畜生多是夜晚出现,否则恐是飞云甸伤亡惊人了。众人几次前往,均是无功而返。

  前几日,那山魈竟于夜间窜入飞云甸,生生的将两人抓死,将脑髓五脏尽皆掏空。其中之一就有豹子的父亲。豹子乃是飞云甸有数好手,眼见自己父亲的惨象,大哭一场,誓要报仇。阿扎几个素日于他交好,便相约于今早一起潜了过来。欲要准备一下,今晚便守候在外,好斩杀此獠。哪知柳飞于昨晚发现了那山洞,一场大战下来,直接将这山魈击毙了。

  阿扎说至此,摇头唏嘘不已。莫坤和日则均是默然。柳飞却在心中竖起了大拇指,要知那山魈行动如风,浑身刀剑难伤,这几人明知此来实是九死一生,却毫无退缩惧怕之色,实是了不起的汉子。豹子却突地走至柳飞身前,跪地磕头,满面流泪。

  柳飞大惊,急忙伸手扶起。豹子却不起身,向柳飞道“恩人帮豹子报了阿爹之仇,豹子无以为报,愿为恩人为奴。”说着又要磕头。

  柳飞苦笑,手上微一用力,已是将他拉起,诚恳的道“你莫要如此。某诛杀此獠,一来实属凑巧。二来便是为兄弟阿爹报了大仇,某又岂是那施恩望报之人?几位兄弟至情至性,某甚敬之。今日,便认了几位朋友。也望兄弟莫再说什么恩不恩的,免得辱了咱们的交情。”说着,又是用力握了握豹子的手臂。

  阿扎几人都是大喜,豹子满面激动,说不出话来。沉默半响,突然开口道“自今往后,无论生死,豹子与你共担之。”口中说着,已是满面坚定之色。

  柳飞心中翻动。他知晓豹子这般人,要么不说,一旦说出,必是一往直前,再也不会改变。拍了拍这个铁铸般的汉子,几人心中俱是激动。

  一路说说谈谈,颇是快捷。正走间,却忽闻前方传来一阵人声。几人停下,但见远处已是奔来二十余骑,马匹奔腾之间,尘头大起。

  柳飞微微眯起双眼,暗自戒备。却见阿扎几人已是面色大喜。原来来者正是飞云甸的族人。今早众人方始发觉阿扎几个人不在,略一寻思,便知定是来了这里。族长吉杰大惊,忙使人乘马去追。定要将这几个胆大包天的小子寻回来,免得白白送死。

  众人远远便已往见阿扎几人,眼见他们无恙,俱是欢喜。只是见他们旁边尚有一个一身白衣的汉人,均是不由奇怪。要知道他们南中大王孟获,此时正与汉人开战呢,此地柳飞的出现,自然让众人不解。

  及至奔近,有人率先看到了木棍上架着的山魈尸首,不由大声惊呼。众人看到,俱皆大惊。大惊之后便是几十人齐声欢呼。这山魈为飞云甸带来无数的悲痛,此时见此獠授首,其欢悦之情不言而喻。

  及至听阿扎等人说起这山魈乃是柳飞所杀,这才明白这汉人为何在此了。领头之人叫哈吉,乃是老族长吉杰的儿子,亦是个粗壮豪爽的大汉。待得阿扎介绍完后,已是哈哈大笑的过来就是一个熊抱。大声道“柳飞兄弟,你是汉人中的英雄,我们飞云甸的男儿,最佩服的就是英雄,今日回去,咱们不醉不归。”说着大笑不绝,言下甚是欢喜。

  柳飞也自笑道“某与诸位相识,亦是不胜之喜,哈吉兄之言,敢不从命。”哈吉大喜,让人让出一匹马来,拉着柳飞于他并辔而行。

  众人来时,忧急如焚,生怕看到的是阿扎几人的尸首。此时眼见几人无恙,且山魈已毙,一路欢笑不绝。不多时,已是驰回飞云甸。

  柳飞远远便见林木掩映间,现出一个大寨。寨内竹楼土屋鳞次栉比,多有高高的碉堡竖立。上有挎弓带箭之人巡哨。土屋却是由此地独有的细土夯成,与中原大不相同的是,屋顶均是平顶,多有妇女在上劳作。柳飞看的暗暗称奇。

  众人进的大寨,寨中人闻听山魈已死,静默了一下,随之便是哄然狂喜,四下奔走相告。飞云甸一时如同节日,处处欢声,喧闹异常。待得知晓这个汉人便是杀死山魈之人,尽皆往前挤来,争相来看柳飞。

  柳飞甚是有几分不自在。昔日虽亦曾统带千万大军,毕竟那是由他主导,满心的征伐杀戮。今日这般被人围观,却如同是看猴子,令他很是难堪。不由暗叹,后世那些明星恐其时心思,亦是如同现在的自己吧。

  哈吉眼见柳飞不自在,便哈哈大笑着走过来,拍了拍柳飞肩膀,宏声道“兄弟莫慌,咱繁多人便是这般,你乃我全族恩人,只管将这当成自家便是。被自家人看看又怕些什么。走走,咱们且去见我阿爹,阿爹定当开心。想来今晚却是要大贺一番了。哈哈”说这话,已是拉着柳飞,分开人群,径往中间一个大屋走去。阿扎等人哄笑,一起拥着。

  柳飞无奈,只得跟着。来至大屋,早见一个五十余岁的老者,捻须微笑着立于门前。见了几人过来,远远的便是一抱拳,笑道“柳壮士远来,老朽吉杰有礼了。未曾远迎,恕罪恕罪。”言语之中,一口官话,极是地道。

  柳飞微微一鄂,却感很是亲切。慌忙抱拳施礼道“怎敢烦劳老丈相迎。飞来的鲁莽,尚祈莫怪才是。这里给老丈见礼了。”说着已是躬身一揖。

  吉杰连忙扶住,眼见柳飞神采奕奕,气度不凡,心下甚喜。肃手相邀,二人互让一番,方一同而入。旁边哈吉却裂开大嘴,嘟囔道“柳飞兄弟豪爽之人,阿爹不需这般酸气,不若早早进去,喝上三坛,方是道理。”

  柳飞听的一乐,暗笑这哈吉耿直。旁边老吉杰却是瞪了儿子一眼,方与柳飞同入。哈吉被老爹瞪得脖子一缩,不敢再言,后面赶紧跟着。阿扎几人见的多了,偷笑间已是一起入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