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再擒

作品:《三国神隐记

    柳飞被祝融突然的温柔,搞得心神失守,竟是将手中提着的木鹿大王忘记了。手中放松之际,木鹿大王借势已是纵身往外纵去。

  柳飞在木鹿大王纵身之际,便已醒觉。目中神光一闪,洞内顿时一股威压弥生,周围空气一凝,木鹿大王顿觉身形似是落入了泥潭一般,举步艰难。

  心中大骇之余,再也顾不得别的,面上戾气一现,张嘴猛咬自己舌尖,“噗”的一口血已是喷出。这口血才出,顿时周身泛起一层黑气,空中只闻“啵”的一声响,他壮硕的身子已是闪入了旁边一个门户。

  柳飞大是讶异,实未想到,这厮竟有这般手段。这种功法类似于壁虎的断尾求生之术,实是异常高明。柳飞自己也曾研究过这方面的功法,只是既然是断尾求生,则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方可。想来想去,终是将之放弃。料想此世能逼自己使出这般手法的人物,却是没有。

  今日笃然见了这木鹿大王竟是使出这般绝技,让他大是开了眼界。虽然方才霎那间,自己便感觉到了,其所用仍是黑灵教的功法,但能如此决绝,看来这木鹿大王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眼见那木鹿已是窜了出去,当下不禁冷笑一声,便要追出。方要起步,却见祝融正自盈盈的看着他。稍一迟疑,口中轻喝一声“得罪”,随即伸手揽住祝融柳腰,脚下点处,身形展开,径往木鹿大王追来。

  祝融被他搂住腰身,靠在柳飞宽阔的胸膛处,鼻中全是男子的气息,不觉心神俱醉。待到觉得眼前景物变幻之快,方才发觉柳飞奔行之速,心中不禁骇然。

  柳飞自方才洞外窥见的门户追出,外间却是一个大厅,一把石椅高高在上,如同置身朝堂之上。放眼望处,却见厅中空无一人。大厅正前方有一门户,看样是同往第二层溶洞。柳飞也不多看,身形晃出,顷刻已至第二层。

  这里却有许多蛮兵,正自往来巡视。乍见白影闪现,一个男子正自搂着洞主擒回来的红衣女子,立于厅中。愣得一愣,不由齐声鼓噪。外间顿时响起一片金鸣号角之声。众蛮兵发一声喊,各挺手中兵器涌上。

  祝融眼见这许多蛮兵涌至,大惊之下,忙要挣脱柳飞搂抱,上前迎敌。却觉柳飞手臂纹丝不动,竟是挣脱不开,不由又是甜蜜又是焦急。心下惶急间,不由低声说道“且先放手迎敌,待退敌之后,再让你抱。”

  柳飞本是不将眼前这般蛮兵放在眼内,只想一掌打发了,好去寻那木鹿,故而并未放开祝融。此时忽听祝融说出这般话来,不由惊“啊”了一声。低头看去,却见祝融双颊晕红,眸中波光荡漾,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柳飞大感狼狈,哪成想自己歼敌心切,祝融竟是联想到了自己欲求不满上了。郁闷之余,张口欲要说明,却听祝融又是低笑一声,道“你这般抱我,我也是欢喜的。”轻轻挣挣柳飞的手臂,柳飞哪还敢搂,慌忙放开。祝融四下看看,又对他嫣然一笑,道“等退敌之后,你便再像方才那般抱我”

  乍闻此言,柳飞已是“啊”的惊叫了一声,顿时满面古怪的看着她。实是被这女子的大胆吓到了。眼见祝融已是抽出腰间银刀,凝神待敌,不由心中愈发郁闷。自己这急色的名头看样子是逃不掉了。只是这般稀里糊涂的,就落了这么个名号,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心下发作不得,眼见这帮蛮兵已是冲至,不觉将一股闷气,尽数发到这帮人身上。仰头清啸一声,双臂抖开,大袖猛地向前一拂。顿时一股凛冽绝伦的罡风生出,合该这帮蛮兵倒霉,竟在此刻来触柳飞的霉头。

  方自冲到二人近前,但觉狂风迎面撞来,裂肌刺骨。待得碰上,犹如撞到钢板上一般,惨叫声未及出口,已是骨糜筋断而亡。大厅中霎时腾起一阵血雾,众蛮兵的身体犹如被万斤巨锤砸上,倒撞而出,漫空人影乱飞。“噗”“噗”之声不绝,纷纷撞到墙壁上,变成一团烂肉。

  柳飞便是一招,大厅内顿时没了活口。祝融看的心旌摇动,浑没想到柳飞一拂之力,竟是如此刚猛。美眸中异彩迭现,竟是主动靠了过来,探手挽住柳飞腰身,螓首依偎在他肩上,满面迷醉之色。

  柳飞身子一僵,方待要将她推开,却猛见万点寒星闪烁,直向二人射来。顾不上再自多说,伸手再次揽住祝融细腰,脚下一顿,下一刻已是出现在洞外众蛮兵身侧。身后大厅内顿时响起一片密集的叮叮之声。

  柳飞心下恚怒,眼见此番与祝融实是说不清楚了。转目间,已是暼见木鹿大王正自立在后面大声呼喝指挥。当下,脚下使力,身子已是腾空而起,带着祝融直往木鹿大王扑去。

  祝融但觉身子一轻,已是处于半空之中,不由大是兴奋。转目看去,却见柳飞双目神采奕奕,紧抿的双唇,配上挺直的鼻子,将一张俊脸刻画的坚毅阳刚。心下柔情翻动,口中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便在这笑声中,柳飞已是一掌笼向木鹿大王。

  木鹿大王正在后面跳着脚大叫,呼喝众人齐上,冷不丁见柳飞自空中而来,直吓得亡魂皆冒,猛地一矮身,竟是贴着地面,连滚带爬的逃开。他身边的几个亲卫却是没那般好命,掌风临头,但见几人突然矮了一截,竟是头颅直接被掌风压入胸腔之中。闷闷的声音发出几声,手足乱舞的倒毙于地。

  木鹿大王远远逃出,眼见柳飞这般威势,哪还敢在此多留,口中呼喝着让人驭兽来攻,自己却惶急的往后跑去。他方才使出密法逃脱,实是大伤元气,此刻无论如何,也是不敢去面对柳飞。

  柳飞挥袖拒敌之际,眼见木鹿大王跑的甚是快捷,心下焦急,待见这帮蛮兵仍是不断而聚,远处亦是隐隐传来野兽嘶吼之声,知道若是给这帮人缠住,定会使木鹿大王逃脱。若他单只是逃了也就罢了。只是自己尚要去谋算黑灵教,若给这人跑去通了风,却是大大不美。

  祝融眼见木鹿大王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狼狈逃窜,而柳飞兀自不舍,尚以为柳飞是因自己被木鹿侮辱之故,心中顿时甜蜜充盈。眼见柳飞大发神威,孤身一人在满山的蛮兵之中,身法如电,大袖轻拂,直将众蛮兵打的如同滚地葫芦,莫能挡之。不由心中更是崇拜,不住的暗想:英雄,当如是也!

  柳飞此刻哪有心思去管她心里想些什么,只是若要知晓,只怕立时便能背过气去也不一定。此时眼见木鹿大王已是跑的临近谷口了,登时大急。不再留手,水神真气猛地提足,双眼中顿时爆射出寸许金芒。天地间忽的如同所有事物俱皆静止了一般,随着柳飞的一呼一吸间,微微波动起来。

  柳飞轻轻的断喝一声,身子猛地自原地消失,瞬即便突兀的出现在木鹿大王身前。这一式,正是瞬移。怀中的祝融只觉一阵难以言表的晕眩袭来,脑袋一昏,眼前便似看到了无数的星辰急速划过,而自己竟是于那流星对面穿过,银光耀目处,突地眼前又是一亮,却是已经到了山谷谷口之处。

  祝融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要知道这个地方距离方才二人站立之处,几有百丈远近。而两人只不过不及一息便是到了,这种速度实是匪夷所思,完全脱出她往日的所知。

  对面木鹿大王,亦是瞠目结舌,呆呆的看着柳飞,满目惊骇之色。柳飞却不管他二人如何想的,脚下微一跨步,已是直趋木鹿大王身前,探臂处,已是将木鹿大王拿住。

  木鹿大王面如死灰,只觉此人实是如魔如神,非是人力可抗,心中已是失了抗拒之意。便见柳飞伸手来拿,也是木然不动。

  柳飞眼见八纳洞众蛮兵尚未过来,心下暗喜。不再耽误时间,松开祝融,对她道“你可自行出洞,外面守卫已被我尽数除去了。豹子正在外面等你,快快去吧,莫要让他们焦急。”说完不再看她。

  祝融眼见柳飞冷冷的吩咐,心中不禁愣怔,闻听柳飞让她先行,心下不喜。默不作声的转身走至洞口边上,寻了一处山石,便自坐下等着。

  柳飞看的头皮一阵发麻,连忙收拾心神,不再管她。却将木鹿大王提过来,将手放到其头顶,冷冷的喝道“某今问你些事情,你若痛快说出,某尚可给你个痛快,如若不然,某定会让你知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语音冰冷之极。

  木鹿大王忍不住激灵灵打个冷战,抬起无神的眼睛,看了柳飞一眼,默然的点点头。柳飞问道“你可是黑灵教门人?”

  木鹿大王突然闻听柳飞说出黑灵教,不由大吃一惊,霍然抬头看向柳飞,眼中戾气大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